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陆花】一日为师【18】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祝,食用愉快。
另:请大家记住这位虞先生^_^
最近实训,满脑子都是出库,入库,拣货,复核等等等等,更个新也是艰难无比了。
前文:【17】

————以下正文————

夜很深了,陆小凤忽然坐起来,喊了一声:“师父!”

花满楼准确无误地拉住陆小凤胡乱挥着的胳膊,柔声道:“我在。”

“师父。”陆小凤安静下来,声音还有些发哑,“我,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花满楼一愣,才带着笑意道:“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不会不要你的。”

花满楼是个极温柔的人,他的温柔藏在他的笑里他的话里他的动作里,润物无声。这世上能拒绝这种温柔的人很少。

陆小凤自然也陷入了这温柔里,还贪心的想独一份的占着,不给别人分丝毫。

陆小凤伸出小短胳膊搂住花满楼的脖子“你以后还会有另一个徒弟吗?”

花满楼心中失笑,小凤这是怕有人同他争宠?他把被子往上拉拉,围住陆小凤:“我哪里有别的心力再去照顾另一个徒弟?”

花满楼:“徒弟,有一个就够了。”

陆小凤的下巴磕在花满楼肩上,闻言,放心的略带着得意地点头,点得花满楼肩膀发痒。

花满楼拍一下他的背:“继续睡吧。”

陆小凤这才丢开手,安安静静地躺回去,不过在闭上眼睛之前,借着透过窗而来的月光,把自己的手塞到了花满楼手里。

花满楼回握住:“不怕,睡吧。”

陆小凤没心没肺,得了师父的保证,方才作的噩梦早已不知忘到哪里去了,不出一会儿,便睡熟了,还打着细微的小呼噜,可爱的不得了。

花满楼却是没了睡意,之前金九龄同他说的话闯到脑子里来。

金九龄:“你对小凤凰太溺爱了,你总不能管他一辈子。”

花满楼皱眉:“管一辈子怎么了?”

他很少烦躁,只是一想到自己养大的小徒弟要离开自己闯荡江湖,就莫名不悦。这种情绪在花满楼身上十分少见,金九龄对此很是诧异。

金九龄笑着道:“怎么,到时候小凤凰娶了媳妇儿,你也要管着?”

花满楼没有说话。

金九龄又摆摆手:“不聊这个。”随后他又一脸严肃,“你可查过小凤凰的身份?”

花满楼道:“不曾。”

金九龄叹气:“你怎么随随便便就往身边儿收徒弟?”

花满楼打断他:“小凤不是随随便便收的。”

“是是是。”金九龄急忙转了话风,“小凤凰这个徒弟你收的挺好,人聪明机灵,根骨又好。”

金九龄停了停,又道:“我现在忽然觉得小凤凰十分面善,像是我曾见过他。”

花满楼道:“但你不可能见过小凤。”

金九龄叹气道:“没错。所以我见过的是陆小凤的亲人,并且那个人在我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

花满楼已察觉到不对,他合起扇子:“你的记忆力没有这么差。”

金九龄道:“最有可能的就是我在小时候见过那个人,并且是跟着我师父追捕犯人时见过的。”

金九龄的师父是前任六扇门总捕,皇帝御封的第一名捕,武艺高强,在江湖中也是排得上名号的。但凡他亲自出手追捕的犯人,都是穷凶恶极犯有株连九族重罪的。

花满楼面色凝重起来,金九龄安慰道:“我明日回京查查我师父的手薄,看看有什么线索,你,还是先不要带着小凤凰去京城了。”

夜风吹来,丝丝凉意将花满楼从回忆里唤出,他掖了掖松散的被角,轻轻的握了握自己手里的小爪子。

无论如何,他会护好自己的徒弟。

翌日,花满楼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怀里钻进来一个小团子,他轻拍傻徒弟的背:“别钻了,起床了。”

陆小凤嘻嘻一笑:“真想每天晚上都和师父一块儿睡觉,不做噩梦。”

花满楼坐起来,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见他家傻徒弟说:“但是我要和孤城住在一起,省得他害怕。”

还在养病的叶孤城打了一个喷嚏,慌得束同差点儿丢了药碗。叶孤城面无表情地淡定地说道:“肯定是陆小凤在说我坏话。”

束同只当他的开玩笑:“小少爷出去一趟,倒是开朗了些呢。”

叶孤城皱眉,对此没作评价,他实在想像不出来开朗是个什么样子的情绪与表情。

“师父呢?”自他醒来,就没再见过西门吹雪,他有些慌乱,也有些迷茫。

束同接过空碗:“虞先生听说您病了,前来探望,庄主陪着呢。”

叶孤城眼睛里闪着寒星,可他却没有说话,束同也没有说话,拿着空碗就要玩外走。叶孤城这时却开了口:“让我师父离虞桐远点儿。”

“为什么呀,小孤城?”虞桐笑意盈盈地走进来,西门吹雪是一块儿过来的。

叶孤城冷笑一声:“没什么,讨厌你而已。”

虞桐倒是没有生气,只是笑意更深。他撞了撞西门吹雪的肩膀:“不是说万梅山庄规矩甚多吗?怎么你的徒弟这般没有礼数?”

他用着像是在开玩笑的语气,若是西门吹雪回护叶孤城,显得万梅山庄不会待客;若是他不回护叶孤城,那这话却是要像针一样扎到叶孤城心里。

“在自己家里还要受气,叔叔你真会开玩笑。”叽叽喳喳的声音,一听就是陆小凤,叶孤城微微露出个笑。

陆小凤顶着两个核桃眼跑进来,理都不理屋里的两位长辈,径自跑到床边,担忧道:“孤城,你没事儿吧。”一边儿说一边儿朝叶孤城眨眼睛。

叶孤城:“???”

陆小凤怒其不争地重重拧了叶孤城一把,生生给叶孤城疼出泪来。还没等叶孤城报仇,陆小凤就干嚎了起来:“孤城,你不要哭!谁欺负你,你说出来,让师伯给你做主!”

来晚一步的花满楼:“怎么了?孤城哭了?”他看向西门吹雪,责备道,“吹雪!”

西门吹雪脸上的冰霜稍稍退了些:“小凤看来是无事了。”

“我没事儿了,师伯!”陆小凤扬声回了一句,又开始叫唤,“可是孤城有事啊,他都被欺负哭了,您不管吗?”说完还不住地把眼神往虞桐身上飘。

虞桐不动声色地皱眉,看着花满楼,道:“阁下就是吹雪的好友花七公子吗?”

花满楼这才发觉自己怠慢了,忙拱手道:“方才有些急着看孩子,怠慢了。”

花满楼此话一出,虞桐倒是哑了口,不知该接什么。西门吹雪淡淡道:“七童,这位便是虞先生。”

花满楼道:“若不是今日正遇上,你打算什么时候介绍我与虞先生认识。”

西门吹雪道:“你并没有提。”

花满楼道:“我不提,你便不提吗?”

西门吹雪:“没有必要。”

花满楼不是会怠慢别人的人,但此时此刻他一直和西门吹雪说话,故意冷落虞桐的态势,在场的人都瞧得出来。

陆小凤趴在叶孤城耳边,低声道:“孤城小师弟,是不是这位虞先生欺负你了?”

束同扭头看去,他们家小少爷点了点头,承认了,束同硬是从那一张面无表情的小脸上看出了快点帮我报仇的委屈样子。

陆小凤嘿嘿一笑:“等我师父给你出气。”

TBC.

评论(8)
热度(53)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