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陆花】一日为师【19】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祝,食用愉快。
走起剧情线的栀酒是个疯酒,爆更是正常滴,大家不要方。剧情线是要走的!秀恩爱也会有的!
快说,你们爱我!
前文:【18】

————以下正文————

虞桐整了整自己的袖子,道:“花公子和吹雪果真是至交好友,亲密无间。”

花满楼微笑道:“不过是一同教徒弟罢了。”

虞桐看着西门吹雪:“当真?”

谁都知道,西门吹雪从不撒谎。他道:“恩。”

的确,他与花满楼说好各自教授对方的徒弟。

虞桐勉强一笑,就要告退。花满楼却挽留道:“虞先生不如留下用餐?明日吹雪就要和孤城到我那里小住,今日你们不妨多说说话。”

西门吹雪道:“束同,吩咐厨房。”

束同领命退下。

虞桐不好再推辞,只能瞧着传闻里脾气温和,见谁都是三分笑的花满楼和西门吹雪说着教徒弟的事儿。

尽管一直都是花满楼再说,西门吹雪再听,时不时回一句恩。但西门吹雪和谁说话不是这个样子,大部分人连一句恩也收不到。

花满楼说了会儿,便转身去瞧陆小凤和叶孤城。他已放了饵,这鱼怎么钓,端看西门吹雪是怎么想的了。

陆小凤欢欢喜喜地拉住花满楼的手:“师父。”

花满楼揉揉他的脑袋,低头询问叶孤城:“身体好些了吗?”

叶孤城点头。

花满楼道:“今日天气不错,孤城带着小凤转转万梅山庄怎么样?”

陆小凤仰头:“师父去哪?”

花满楼笑道:“我去挖你师伯埋在梅花树的梅花酒。”

虞桐将视线收回:“你与花公子……”

西门吹雪却是转身出门:“我们到别处去,别扰了他们。”

虞桐心中愈发不安起来,难道他错了,西门吹雪在乎的不是他那个小徒弟,而是花满楼?

而后他又是一哂,正好,一举两得。

西门吹雪不是个善于交谈的人,也不是个能倾诉心事的人,他的沉默,是雪山上的冰,冷飕飕的。

他的朋友也不多,能忍得了他的怕是除了花满楼这样温柔和善的,就剩下陆小凤这样插科打诨没心没肺的。

只是,陆小凤年纪尚小,所以西门吹雪真正的好友算起来也只花满楼一个。随着花满楼附赠过来的金九龄也勉强算得上是另一个。

虞桐以为他也能算是一个了,可惜,这是个错觉。他笑了一声:“你知道吗?”

西门吹雪:“没有必要。”

虞桐问道:“没有必要知道?因为你不在乎,是吗?”

西门吹雪道:“不。”

虞桐一愣。

西门吹雪冷冷道:“因为我不想知道。”

虞桐捂着眼睛笑了起来:“你不想知道,我却偏偏要说。”他猛然拔高了声音,“我不喜欢梅树,但因为你,所以我培育了一山一山的梅树苗子!什么爱梅成痴的虞先生,我只是爱而不得的虞桐!西门吹雪,让我瞧瞧你的心有多冷!”

虞桐抽出一把匕首来,刺向西门吹雪。西门吹雪拿起剑鞘对上,旋身一躲,避开了匕首。

他面色平静道:“走吧。”

虞桐苦笑道:“不忍心杀我?”

西门吹雪眼睛里带着悲悯:“我的剑只杀该杀之人。你只是爱一个人,不该杀。”

虞桐道:“但我爱的是你!”

西门吹雪道:“爱我和爱别人都没什么不同。”

他语气平淡,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他不会因为虞桐爱的是他就多给他一丝别的情绪,在他眼里,虞桐只是个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通人。算不上朋友,算不上仇人,算不上对手,也算不上该杀之人。

虞桐知道这些,正是知道,才无比嫉妒那个叶家的孩子,也嫉妒花满楼。

他却迅速收敛了情绪,笑着道:“花公子留我吃饭,吹雪赶我走,要怎么和他交代?”

花满楼却从游廊地拐角处走了过来,道

:“要趁机对我下手吗,虞先生?”

虞桐嗤笑道:“花公子果然聪明。我得不到别人自然也不能得到。”

花满楼温柔一笑:“何苦呢?爱是这世上最美的事,虞先生为何要让自己过的这么苦呢?”

虞桐反问道:“花公子有过嫉妒吗?”

花满楼笑着回道:“没有。”

虞桐往后退了一步:“嫉妒是疼的,疼得人心里难受。只有做些什么,这难受才会缓解。我只是,不想让自己那么难受罢了。”

花满楼垂眸,失望道:“但你也不能对孩子出手。”

虞桐“哈”了一声,讥讽道:“孩子?占去吹雪注意力的人,在我眼里,都该死!”

西门吹雪拧着眉,面色不愉。

虞桐像是站不稳一样,又后退了几步,扶住一旁的柱子才堪堪停下。他笑着一字一句道:“叶孤城,为什么,没有死呢?”

西门吹雪拔出剑来,朝他刺去。西门吹雪的剑招朴实无华,并无多少花哨,但剑锋一出,凌厉非常。

西门吹雪的剑,是要人命的剑。

但,虞桐并没有死。

花满楼将扇子掷出,打歪了西门吹雪的剑招,该刺向心脏的剑偏了些许。

西门吹雪抽出剑,血从剑锋上滑落,剑身依旧光滑细腻。他收剑入鞘,冷冷地瞥了虞桐一眼,没有说话。

虞桐神色凄然,捂着流血的伤口,狼狈退场。花满楼捡起自己的扇子:“幸好孤城无事。”

束同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庄主,小少爷吐血昏迷了,陆小少爷,被一伙人劫去了!”

TBC.

小剧场

【1】

虞桐:嘤嘤嘤,吹雪不爱我,我失恋了。

花满楼:给你花氏心灵鸡汤。

虞桐:冷漠脸.jpg

【2】

虞桐:叶孤城,一定会死!

西门庄主:抽出了剑。

花满楼:为何要对孩子出手?

栀酒:对不起,城主和主角陆小凤是绑定队友,有主角光环加持,死,有点难。

虞桐:……mmp!

评论(8)
热度(46)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