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一日为师【22】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3000+
倒计时
攒人品,祝我六级过!!!
前文链接:【21】

————以下正文————

雪一从未以真面目示人过,今日他第一次摘下了面具,如果陆小凤没有昏迷,他一定会惊讶。

惊讶于,雪一的面貌和西门吹雪有九成像。

雪一把陆小凤裹在斗篷里,抱着,像是抱着一个熟睡的娃娃,守城的士兵并没有丝毫起疑。

他将陆小凤扔在了一个赌坊。

赌坊老板娘是个漂亮的过分的女子,她软软地靠在雪一身上:“雪一小哥儿终于想起我来了?”

雪一面无表情道:“解决掉这个孩子,你就可以自由了。”

老板娘扒着雪一肩膀的手一顿,道:“虞桐说的算吗?虞岫呢?”

雪一道:“我只认虞桐。”

老板娘后撤一步,将半落的纱衣笼上肩膀,有些不满意道:“雪一小哥儿还是如此不解风情。”随后她摆了摆手,赶人,“慢走不送,这个小娃娃我一定让他死得漂亮,尽管放心。”

雪一恩了一声,丢给老板娘一块儿玉佩:“先生让我交给你,说是留作念想。”

老板娘看了玉佩好一会儿,骂道:“虞岫这个老混蛋,巴巴地留一个男人的玉佩,当作宝贝似的。现在不还是到了我的手上。”

她好似出了气,又攒起笑道:“替我谢谢虞桐。”

花三哥被召进了宫,已和皇上下了五盘棋,喝了茶若干盏,跑了茅厕数次。面对着笑眯眯的皇帝,花三哥坐如针毡。

皇上是个仁君,德行良善。

至少,花三哥以前是这么认为的。

但此刻,他有些怀疑。

皇上落下一子白棋,随口问道:“听说花爱卿家里还有一位幺弟。”

花三哥额间冒汗,回道:“臣家中共有七个兄弟,幺弟自幼眼盲,居在金陵,不喜外出。”

皇帝哦了一声,便真的不再问了。

花三哥又道:“皇上怎么突然问起臣的弟弟了?”

皇上吃了花三哥的黑子,随手扔到棋篓子里:“花爱卿下棋不专心,在想什么?”

花三哥道:“想臣的弟弟。”

皇上道:“不急,一会儿,宫九该带着人回来了。”

花三哥眼睛猛地睁大,手里的棋子也没拿稳,掉落在棋盘上,最终滚到了一个十分不利的位置。

皇帝嘟囔了一句“不许悔棋”,眼明手快地又吃了花三哥一枚棋子。

花三哥收回手,许久不拿棋落子。他忽然跪下,道:“臣入朝为官,是为民请命;入职刑部,是为世间清白正义。若是皇上想让臣以权谋私,给叶家与陆家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臣宁愿一死!”

皇上也不琢磨棋了,直起身体,道:“原来宫九的条件是这些。”

花三哥一愣。

皇上笑眯眯地把人拉起来,道:“朕一会儿肯定好好教训宫九那个臭小子,爱卿还是先陪朕把这局棋下完吧。”

宫九刚准备把花满楼和金九龄带回太平王府,就被皇上身边儿的于公公拦住了。

于公公行了礼,道:“世子,皇上请您入宫。”

他斜了一眼被打昏的花满楼和金九龄,又道:“顺便带上您请过来的客人。”

宫九沉了脸,满脸不高兴地上了轿。

陆小凤未睁眼,就闻到一股香气,他打了个喷嚏,想坐起来。

但他被绳索困在床板上,四周的柜子里,摆放着各种刑具。

“小娃娃,醒了?”

陆小凤侧头,才看见悠哉喝着茶的老板娘,老板娘走过来,俯视着陆小凤,吃吃地笑了几声,道:“我原本想让你死个痛快,但现在想让你死的漂亮一些。”

陆小凤苦笑道:“都是死,有什么不一样?”

老板娘眼睛里突然迸发出光彩,她说起杀人,就好像女子看见一件华美衣裳,一只精致发簪,一盒红如霞的胭脂时,满心欢喜与期待。

老板娘笑着道:“一刀给你个痛快,你甚至都来不及痛呼一声,就没了生息;死的漂亮点,把这些刑具都用一遍,你可以痛呼,可以叫喊,死之前的生命才会迸发出活力,多漂亮。”

陆小凤狠狠道:“你这个毒妇!”

陆小凤原本是什么都不怕的,他独身一人,在死与生之前徘徊,生没什么意思,死也没什么可怕。但现在,他认了一个师父,千般好万般好的师父,他不想离开,他想活着。

有了想,就有了怕。

他想活着,便惧怕死亡。

老板娘被他的模样逗的发笑,道:“你瞧瞧,你父亲抢了我的心上人,我杀了他的儿子,多公平。”

陆小凤道:“你认错人了,我是个孤儿,没有父亲!”

老板娘道:“也是,当年虞岫把你偷出来,本想养着你,但最后却只把你交给了一个乞丐。你大概还不知道你有一个父亲吧。”

她捏了捏陆小凤的脸颊:“若不是你和陆遇长得实在太像,我也以为你死了呢。”

陆小凤眼珠子一转:“你就不怕我父亲找到你,替我报仇?”

老板娘摇摇头:“陆遇肯定早就死了,不然虞岫怎么会那么安生,不去找他。”

虞岫,虞桐,老板娘,陆遇,老乞丐。

陆小凤很聪明,是天赋一样的聪明,不是学识积累起来的聪明。

他在心里大概描了一个故事。

故事里,他父亲有很多人爱慕,虞岫是其中一个,或许是最有份量的一个。老板娘喜欢虞岫,虞岫对他父亲执着不已,老板娘由爱生恨,对他父亲痛恨非常,现在想让他父债子偿。

如果花满楼在这儿,一定会温温柔柔地纠正道:小凤,由爱生恨不是这样用的。

陆小凤道:“其实,我父亲没死。”然后他看着老板娘难以置信的表情,又道,“冤有头债有主,他抢了你的心上人,你就去杀他,这多公平。”

老板娘掩唇笑了起来:“你这性子真讨喜,那你告诉我陆遇他在哪?”

陆小凤微笑道:“你先把我解开,我才能好好想。”

老板娘也不怕一个小娃娃,便给他松了绑,陆小凤坐起来,活动着手腕,乖巧地对着老板娘笑:“他现在是凤凰谷的谷主,我可以带你去凤凰谷。”

老板娘面有难色:“但我不能离开这里,只能让陆遇自己过来。”

陆小凤惊讶道:“你这样一个美人竟然愿意一直呆在这里?真是可惜。”

他老成地摇头叹气。

老板娘笑着问道:“可惜什么?”

陆小凤微笑不语。

老板娘又道:“杀了你,我就能获得自由,弥补这份可惜了。”

陆小凤退后两步,道:“但杀了我你就找不到陆遇了。”

老板娘想了想,慢悠悠说道:“杀了你,再放出消息,陆遇会自己找上门来。”

陆小凤忽然扑过来抱住老板娘的腿,撕心裂肺地哭喊道:“别呀!我就才被那个老混蛋认回来,他一点儿也不关心我,只把我丢给我师父养!我师父是个好人,长得清俊,人又温柔,啊呀,比陆遇老混蛋好太多了!姐姐,你人美心善,别杀我呗,咱俩联手,我带你去找陆遇,你送我回去见我师父,好不好呀?!”

老板娘从没见过这么赖皮的小娃娃,一时间竟答不上话。陆小凤又干嚎道:“你瞧瞧,我都丢了这么长时间了,陆遇也没来,他现在肯定在哪里逍遥快活,早就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可怜的儿子在这里!”说着他又抹了一把莫须有的眼泪,“我师父他肯定很担心我!姐姐,联手吧!联手吧!”

老板娘蹲下来,身上的香气钻到陆小凤鼻子里,陆小凤又开始打喷嚏,喷了老板娘一脸口水。

老板娘脸一黑,拎起陆小凤就往外走:“若是你找不到陆遇,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杀了你那清俊又温柔的师父!”

老板娘拉着陆小凤到街上的时候,已换了一张平凡的妇人脸,就连陆小凤也被她换了一张脸。

陆小凤摸了摸脸,很不适应。

老板娘道:“走吧,带我去找陆遇。不要想着骗我,一天找不到,我就在你身上捅一个窟窿。”

陆小凤仰头朝她一笑:“是。”

心里早就把老板娘骂了百八十遍。

陆小凤一边儿寻思着怎么逃跑,一边儿把老板娘往之前的茶馆里引,若是师父还在那里等着自己呢。

还未到茶馆,陆小凤就遇见了熟人。

正是青藤。

青藤扛着刀,像是个劫路的。他咧嘴一笑,粗声道:“哪里来的小娘子,生的不错,留下来给爷当婆娘吧。”

趁着老板娘没注意,陆小凤一口咬在老板娘手上,老板娘吃痛,胳膊一甩,把陆小凤甩了出去。陆小凤就地一滚,滚到了青藤脚边。

青藤连忙把人抱起来:“小公子,您没受伤吧?”

陆小凤抹了一把脸,道:“没有,你怎么在这儿?”

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青藤抱着陆小凤一闪身,到了一棵树上,同时,老板娘被一群青衣面具人团团围住。

青藤做了一个手势,面具人们甩出锁链,配合默契,将老板娘绑了个严实。

青藤被陆小凤盯得心虚,道:“都是主子吩咐的,和我没有关系!”

陆小凤笑出一口小白牙:“仔细说说。”

青藤道:“虞桐想要你的命,老板娘想要自由,他们合作了。”

陆小凤点头,抓着青藤的衣领子,狠狠地晃了几下,生气道:“告诉我全部!我师父呢?!”

青藤被晃的眼晕,急道:“宫九想用花公子威胁花尚书,虞桐想除去花公子,他们也合作了。”

眼瞧着陆小凤又要揪自己的衣领子,青藤不敢停顿,继续道:“宫九想让主子和您死,所以就有了这么些事儿。”

陆小凤道:“这么多人想让我死,都是因为那个老混蛋吧?!”

青藤不解:“老混蛋?”

陆小凤翻了个白眼:“陆遇呀!”

青藤:“……”

TBC.

评论(2)
热度(35)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