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陆花】一日为师【23】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到此,一日为师上部完结。

下部大概会在暑假的时候开,七月份吧。本酒坑品有保证,绝对不坑!

前文链接:【22】

————以下正文————

皇宫宫墙砌得极高,初升的太阳斜斜地照进来,一排墙影将走在宫道的上人严严实实地罩住。

花满楼已经醒了,他的手摸上轿子。忽然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腕子,是金九龄。

金九龄掀开帘子看了一眼,道:“这里是皇宫,我前些日子才来过。”

轿子是八人抬的大轿,轿夫是给宫里贵人们抬轿的好手,走在宫里平坦的青砖宫道上,没有丝毫颠簸。

金九龄动了动胳膊,笑道:“托小凤凰的福,我也坐一回贵人轿子。”

花满楼却是笑不出来,他心里充满了担忧,他的小徒弟下落不明,不知生死。

也说不定,在他与金九龄说话的时间里,陆小凤的生命正在消逝。

金九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都在不言中。

花满楼垂头,用手捂住眼睛,声音还是那么温和,却又那么悲伤。

他道:“才答应陆先生好好照顾小凤,转眼我就把他丢了。”

金九龄不敢断定花满楼是不是哭了。

自他认识花满楼起,从未见过花满楼有任何不好的情绪,他乐观积极,对人世万物有着用不尽的热情。

他活得比眼睛正常的人还要快乐。

花满楼又道:“我还没有带他闯荡江湖。”

金九龄勉强笑道:“小凤凰是个机灵鬼,说不定他逃了呢。”这个勉强,是真的勉强。陆小凤虽跟着花满楼学了武,但他要面对的是一个成年人,一个武功不弱的成年人。

一个成年人想杀死一个小娃娃,再容易不过了。

小娃娃想逃,却是难如登天。

轿子停了,于公公甩了甩手里的拂尘,道:“金捕头,花公子,皇上等着呢。”

金九龄在轿子上坐得憋屈,听得此言,直接窜了出来,与黑着脸的宫九打了个照面儿。

金九龄抬了抬手:“世子。”

宫九笑了一声道:“定不了叶陆两家的罪,杀了那个小娃娃也算得上圆满了。”

“哟,我儿子年纪小,但得罪的人不少啊。”陆遇没有丝毫形象的扒在宫墙上,“太平王家的小崽子,倒是个狼崽子。”

花满楼忽然就放心了,陆遇是个什么人,能逃过皇室追杀的人。他会没有一定势力,没有一点儿本领吗?

陆遇手上一个使力,人已经越过了宫墙,悠哉地揣着手走过来。

于公公看了他好一会儿,用着不敢相信的语气,道:“陆大人……?!”

陆遇点头:“于公公。”

于公公的神色更加恭敬了,他的声音里也带着最真实的崇敬:“没想到您会来,您请。”

于公公在前面引路,陆遇走在花满楼身边,道:“小凤凰没事儿,花公子不必担心。”

花满楼这才彻底松了口气,他的嘴角又扬起了笑:“陆先生似乎很高兴。”

陆遇道:“马上就要给我的妻子报仇了,我自然高兴的很。”

金九龄凑过来,看着陆遇,啧啧惊奇道:“小凤凰长大也差不多是这么俊俏了吧,这得让多少姑娘挂心呀。”

陆遇离开京城已经有七年之久,这皇宫却是丝毫未变,一样的宫墙,一样的摆设,变的是住在里面的人。

皇上和花三哥早已不下棋了,花三哥坐着,看似不紧张,但他放在椅子上的手正在微微发抖。

花三哥终于看见了花满楼,完整无缺的花满楼。他再也顾不上什么君前礼仪,快步走过去,拉过弟弟的手,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着。

花满楼把手覆在花三哥手上,柔声道:“我好好的,三哥别担心。”

金九龄是朝廷官员,是皇帝的手下,给皇上行礼是断不会忘的。皇上却摆摆手,笑眯眯地免了在场人的礼。

陆遇道:“皇上让我来做什么?”

皇上道:“皇叔,多年不见,您还是这般清俊风雅。”

陆遇点点头,受了九五至尊的夸奖,道:“你要完成你父亲未完的事情?”

皇上笑着摇头:“我想做一个好皇帝。”

陆遇也笑了,笑得真心实意。

他道:“好。”

青藤和陆小凤是被禁军统领引过来的,陆小凤直奔花满楼,拽着花满楼的衣袖子,高兴道:“师父!师父!你没事儿真是太好了!”随后他拿着花满楼的袖子在自己脸上蹭,还傻兮兮道,“囫囵个儿的师父!”

花满楼弯腰把他抱起来,道:“恩,囫囵个儿的师父抱着囫囵个儿的小凤。”

陆小凤傻笑,模样娇憨。

陆遇不满道:“小凤凰,你是不是忘了你爹我还在一旁喘着气儿呢?”

陆小凤表示:听不见我听不见。

花满楼也发觉有些不妥,想松手放陆小凤下来,谁知陆小凤却死扒着他的脖子,嘴里还嚷嚷着:“我不离开师父!我不要那个老混蛋!救都不救我,还拿我当饵钓鱼!”他又委委屈屈道,“师父,那个面具男把我丢给一个特别恶毒的女人,那个女人要砍我胳膊,我差点儿就见不到师父了!”

陆小凤摆明了干嚎,脸上不见一滴泪。但花满楼只听得见声音,他是担心不已,只把人抱得更紧。

陆遇无奈:“算了。花公子抱着吧。”

花满楼歉然一笑。

皇上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可爱的陆小凤,对花满楼道:“能让朕抱抱吗?”

花满楼没来得及说话,陆小凤凶巴巴道:“不能!不给抱!只有师父能抱!”

皇上略有些失望,宫九声音不大不小的冷哼了一声。皇上扭头对他笑,道:“你私自行事,是不是要受罚?”

宫九拧着头:“随便!”

皇上道:“你现在回太平王府面壁思过,没朕的旨意,不许踏出王府半步,朕会让太平王叔监督!”

金九龄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陆遇也不是个厚道人,自然也跟着笑出了声:“狼崽子有人能管住,好事儿好事儿。”

皇上对着陆遇一笑,温和道:“陆家的事儿,朕会解决,小凤凰的王位朕也想好了。”

陆遇摆手:“皇上,京城是非地,我可不想再呆,我儿子一心只记着他师父,肯定也不会愿意。”

皇上脸上很是不舍:“朕是真的想要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兄弟。”

陆遇道:“小小的,小凤凰挺合适,但可爱的,这得在他师父面前才是可爱的。在其他人面前,是超凶的。”

被他爹编排的陆小凤,正和花满楼说着悄悄话,师徒两个开开心心的,仿佛周围没有人似的。

被忽略的花三哥和金捕头:“……”

陆遇从怀里拿出一沓子信来:“虞桐杀害叶家全族,老板娘杀害陆家家主夫人,富贵岛岛主贪图金银,谋财害命。铁证如山,希望皇上还清白与人世。”

陆遇又意有所指:“狼崽子也是要治罪的。”

皇上笑意盈盈,道:“谢皇叔鼎力相助。青天盟盟主就是富贵岛岛主,当诛。”

陆遇摸着下巴,嘟嚷道:“小狐狸。老狐狸生的小狐狸。”

皇上十分热情,非要流花满楼几人在宫里住一晚。陆小凤也吵着想见识一番,花满楼只好随他愿意。

皇宫的精致,美自不必说。

花满楼牵着陆小凤,在于公公的带领下,转到了御花园。

陆小凤拉着花满楼在亭子里坐下,于公公吩咐人上了茶店,远远的站在亭子外面。

花满楼摸着陆小凤的头:“你要和陆先生回去吗?”

陆小凤叼着一块儿点心,答非所问道:“我要给师父一个惊喜。”

花满楼微笑道:“什么惊喜?”

陆小凤吃吃笑了几声,神秘兮兮道:“我不告诉你~”

陆小凤笑倒在花满楼身上,花满楼扶住他,无奈道:“怎么一笑就止不住了?”

陆小凤拉住花满楼的手,稚生稚气道:“想起我正和师父在一起就高兴,高兴就要笑,高兴的不得了,笑就止不住。”

花满楼觉着,自家傻徒弟长大后,肯定是个会哄人的,甜言蜜语一套套的。

夜深了,花满楼睡得很熟,很沉。

陆小凤穿了衣服出门,花满楼没有醒,他不会醒,因为陆小凤早已在香炉里点了安神香,能让人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安神香。

门外,陆遇正等着。

他拿过陆小凤手里的小包袱,问道:“真的要走?你那小师父估计要伤心了。”陆小凤点点头。

他再三的问,陆小凤给了他一样的答案:是!要走!

陆遇摸摸陆小凤的脑袋,叹气道:“固执的脾气和你娘一样,劝不住。你只是不要后悔就好。”

陆遇把人抱起来,转身走进了茫茫黑夜。

而第二日醒来的花满楼收到了傻徒弟的惊喜。

一封信,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师父!我要离家出走了!陆小凤十分贴心的着了几重厚墨,生怕花满楼摸不出来是什么字儿。

离家出走。花满楼摸着那几个字,家呀,对小凤来说,百花楼算是家。

真好。

一切都好。

只是不知道,离家出走的小娃娃什么时候归家。

——上部完——

评论(10)
热度(55)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