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包办婚姻》01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以下正文————

※陆小凤:老爸,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吻!

※陆父:终于把混小子推销出去了。

※陆母: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吗?

陆小凤要结婚了!

有了酒就不需要性生活的陆小凤要结婚了!

摘星娱记爆出这件事儿后,陆小凤的手机就被打爆了。

他将手机随手一扔,继续咸鱼躺。

不躺不行,他爹为了防止他逃婚,拿着拐杖没差点儿把他的腿给打残。

陆少爷现在只能看着墙角早前收拾好的跑路行李无语凝
噎。

“少爷,老爷让您收拾一番下楼。”老管家扣了几下门,“您的未婚夫正在来的路上。”

陆小凤翻了个身,无力道:“老余,我爸之前是不是说过我们家里不兴包办婚姻!?”

老余笑着道:“老爷说等您自由恋爱还不如指望夫人再生一个小少爷。”

陆小凤语气激昂:“老余,包办婚姻是封建残余,你劝劝我爸去。”

老余道:“少爷,天才刚亮,您做什么梦呢?”

陆小凤:“……”

老余又道:“哦,对了,老爷说您的腿是自己滚下楼梯摔的,和他手上的拐杖没有任何关系。”

陆小凤:“……我一定不是亲生的。”

陆家在上京市地位超然,便是陆老爷子打个喷嚏,人们也能猜出好几个意思来。

陆小凤刚出生那会儿,长得漂亮,十足像个Omega,陆老爷子是把他当眼珠子来疼,谁知道,陆小凤继承了陆家不按常理出牌的优良传统,十五岁那一年觉醒成了一个Alpha,还是个拥有超强基因的Alpha。

陆夫人高兴的合不拢嘴,陆老爷子宠孩子宠惯了,没忍心把陆小凤往部队里踢。谁知一时心软,竟培养出个满嘴溜火车满心都是酒的不孝子。

陆小凤的头衔早已从帝国最强基因Alpha变成了帝国齐天剩A。

陆小凤身为陆家的独苗苗,不参军不涉政,端着一副有酒万事足的样子,但急着抱孙子的陆老爷子恨不得敲死这个不孝子。

仿佛小时候的疼爱都喂了狗。

并且把自己早前教导给儿子的自由恋爱观忘的一干二净,雷厉风行地来了一个包办婚姻。

以前陆小凤有多受欢迎,现在的陆小凤就有多遭人嫌弃。上层Omega圈都知道陆少爷是个性冷淡,眼里心里只有他的酒,且没有一丁点儿的上进心,没人愿意嫁给他。

陆老爷子在上京市的好友都被找了个遍,也没能把陆小凤给推销出去。直到多年不见的故交花如令找上门来,说是家里最小的Omega至今未婚,想托陆老爷子说一门亲事。

陆老爷子见花满楼长相端正且性情温和,虽说眼睛瞧不见,但比他那不省心的儿子好上许多。一寻思,便把自己儿子介绍了出去。

花老爷也寻思着,与其把儿子随随便便嫁出去,不如找一个知根知底的,出了事他也好管。

两位老父亲一拍即合,就这么定下了亲事。

花满楼得知自己被包办婚姻后,没什么过激反应,只是追求花医生的青年才俊们伤透了心。

花满楼到陆家时,陆小凤正一瘸一拐地艰难下着楼,陆父也不管,只招呼着花如令和花满楼入座。

陆母是瞧着花满楼,越瞧越满意,越瞧越觉着自家混小子占了天大的便宜。

陆小凤一抬头,正和看过来的花满楼对上,他心跳一快,差点激动地扶不住楼梯扶手。

正,太正了!

这个样子就是他未婚夫应该有的样子啊!

陆小凤内心猥琐花痴着,脸上的不情愿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一瘸一拐到花满楼旁边的座位上,坐下。

花满楼笑:“是陆小凤?”

陆小凤摸摸自己的脸,自己长得这么不起眼吗?

花满楼又补充道:“我瞧不见。”

陆小凤恍然大悟,急忙道:“是!我是陆小凤!你可以叫我……”亲爱的。

陆母笑眯眯地插话:“小凤凰。”

被哽住的陆小凤:“……妈,你喊我做什么?”

陆母白他一眼,道:“没和你说话。”而后慈祥地拉着花满楼的手,“七童呀,你可以喊他小凤凰,咱们家里都是这么喊他的。”

花满楼一笑,喊了声:“小凤凰。”

陆小凤控制不住自己,应道:“诶!七童再喊两声呗~”

陆母在桌子底下踢了陆小凤一脚,使眼色。

当着你岳父的面调戏他儿子,你想不想结婚了?!

陆小凤气势顿时一弱,闭嘴,成了个锯嘴葫芦。

花如令与陆父叙完了旧,才打量起陆小凤,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与七童倒是相配。

他道:“虽说我们两个老的自作主张为你们定下了婚,但你们若是看不上对方,我们也没法子,也不会逼迫你们。”

陆父点头,附和。

陆小凤:爸,你装得倒是像那么一回事儿。

花如令看着花满楼,道:“七童眼盲,但他性子要强,从不让人多加照顾。若是他哪里做得不恰当尽管与我说,但若是他受了委屈,陆兄,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陆父笑了几声,道:“如果小凤凰惹了七童不高兴,不用花兄,我先打断他的腿!”

陆小凤腿一哆嗦,觉得婚后还是出去住比较妥当。

花如令问花满楼:“你满意吗?”

陆小凤十分紧张,陆母和陆父更加紧张,生怕花满楼说出一个“不”字。

花满楼点头:“恩。”

陆小凤一高兴,不等问,嘴一秃噜,道:“我很满意!”

陆父哼了一声:“你本来就没有发言权!你是被挑的一方!多大脸!”

陆小凤:我委屈!

饭后,陆小凤带着花满楼去了自己的房间,想着培养培养感情。

花满楼搀着陆小凤,关切道:“腿是怎么回事儿?”

陆小凤想了想,总不能说为了逃婚被他爸打得吧!

于是他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喝了点酒,没注意,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花满楼笑了出来,道:“以后当心些,少喝酒。”

陆小凤乖巧道:“听七童的。”

偷听的陆夫人:果然要结婚了就是不一样,小凤凰都要戒酒了!简直有生之年!

陆夫人抹了两把泪,老余递上手帕,道:“少爷竟然要戒酒了!世界末日估计不远了!”

陆夫人:“……”老陆!你瞧瞧你选的好管家,要把你儿子埋汰死了!

陆小凤的房间很大,还放着两个书架子,上面满当当地全是书。陆小凤给花满楼介绍房间的格局摆设,一边儿把脖子上的玉摘下来,戴到花满楼脖子上去。

花满楼动作一顿,道:“定情信物?”

陆小凤:瞧着七童的长相应该是动不动就要害羞的类型,可为什么这么会撩?

陆小凤恩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花满楼摸了摸脖子上的玉,又伸手摸上陆小凤的脸。

陆小凤一呆,脸迅速升温。

毕竟我们陆少爷前二十七年的人生单纯的只剩下酒,被花医生这么一撩,动不动就要害羞。

花满楼:“让我记一下你的长相,定情信物下回给你补上。”

陆小凤眼睁睁看着花满楼顶着一脸无辜的笑,拿手把自己的脸摸了个遍。他觉着,这个包办婚姻实在是太好了!他要给他老爸一个吻!

楼下和花如令讨论婚期的陆父打了一个冷战。

陆小凤坐在床上,花满楼蹲在他腿边,手抚上他的小腿,陆小凤腿一缩,被花满楼给抓了回来。

陆小凤十分娇羞:“我怕痒。”

花医生十分正经:“我给你看看,如果伤的太重,要去医院。”

陆小凤仰着头开始想,花医生穿着白大褂,一脸正经,想着想着,二十七岁的老处A有点儿把持不住,鼻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花满楼起身,往他脸上摸:“怎么了?怎么流鼻血了?”

陆小凤抓起被子就往自己脸上抹,有些心虚:“没事儿没事儿,最近比较干,上火了上火了。”末了,还尬笑了两声。

花医生扶着他的胳膊:“去洗手间冲一下。”

陆小凤胡乱点着头,花满楼瞧不见也是手忙脚乱,二人无意间互相给对方使了绊,一下子翻倒在床上。

于是陆夫人看到的场景是:花满楼压着陆小凤,陆小凤压着床,花满楼一手血,陆小凤一脸血。

陆夫人已经魂出九天了:“……还没结婚呢,就这么激烈啊……”

陆小凤&花满楼:“……”

花满楼反应快,先站了起来,他解释道:“小凤凰流鼻血了,伯母带他去冲洗一下吧。”

陆母点头点得快,关门离开的动作也很快。陆母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继续!”

陆小凤:妈!你回来!你这么脱线会把我未婚夫吓跑的!

花满楼微笑:“伯母很活波。”

陆小凤满脸血但还是要坚强地尬笑:“呵呵,呵呵。”

TBC.

第一次写ABO,我并不清楚设定
车是开不起来滴
这个设定在我这篇文里的作用,大概只是为了能名正言顺地结个婚?
哈哈哈哈,我也不是很清楚。

另,一日为师的大纲有改动,近期在整理情节,马上会更。



















评论(58)
热度(17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