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一日为师下【5】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陆花年龄差师徒操作,私设如山。

前文:《一日为师》

————以下正文————

冬日的冷在江南总是不显的,人们有说有笑的走在街上,街边的小摊也摆的多,陆小凤那瞧瞧这看看,十足孩子心性。

二人没有回百花楼,而是直接朝毓秀山庄去了。

往常这个时候,花如令会在书房整理账簿、处理花家的生意,但今日他没有做这些,而是穿着一新有些紧张的坐在正厅,眼睛一直往外瞧。

花贵道:“老爷,七少爷是带徒弟回家,您紧张的像是在等着见儿媳妇儿。”

花如令吹胡子瞪眼:“去外面瞧瞧人来了没有?”

“爹。”

花满楼和陆小凤已经到了,身后却多了一个人——被喊来当小厮的青藤。

陆小凤上前见礼:“师公好,我是师父的徒弟,您可以叫我小凤凰。”

陆小凤生的讨喜,又拿出了在花满楼面前的乖巧劲儿,可把花如令喜欢坏了。花如令笑着朝陆小凤招手:“过来,让我仔细瞧瞧。长得真俊。”

青藤朝花贵勾手:“这些是我家小公子送给他师公的礼物,拿下去吧。”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花如令拉着陆小凤的手,“若是觉得闯荡江湖无趣,可以和我学做生意。”

花满楼道:“爹,你往日推崇十分的侠探来了。”

花如令惊喜道:“在哪?”

花满楼带着笑意道:“您不正拉着他劝人家弃武从商吗?”

花如令怔了一瞬,瞪着眼看陆小凤,实在不敢相信这么乖巧的孩子是那个大名鼎鼎的侠探。

“师公,我是陆小凤,侠探是其他人喊出来的,和我没有关系的。”

花如令忍不住再次问道:“你真的是侠探?”

陆小凤点头。

花满楼难得见他父亲这般样子,笑了几声,道:“爹,见着了侠探,你有什么想说的?”

花如令满眼笑意地把陆小凤上下打量了几遍,愉悦道:“我真不敢相信侠探竟然是我儿的徒弟。”

他现在真想摆上一天的宴席,告诉他那些在江湖上的朋友,侠探是他儿子的徒弟!

陆小凤喊了声师公,说:“我以后和师父住在一起,一块儿孝敬师公,师公不会嫌弃我吧?”

花如令笑的见牙不见眼,道:“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青藤在后面瞧着他家小公子成功登堂入室,觉得谷主后继有人。

顾青山是江南有名的大善人,家中只有一个妻子,没有后院争纷烦扰,膝下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儿子,家庭幸福美满,按理说他不应该有什么烦恼,但此刻他却烦恼的三天没能吃下饭了。

他的儿子顾亦临早前在外游学,才回家不到一年,但他早已为自己的儿子定下了一门亲事,是城西李员外家的小女儿。可就在婚礼前五天,新娘子竟然被劫了,李员外生怕坏了女儿的名声,并不报官,只是暗中差人找寻,婚事仍照旧准备着。

但已找了三天,却还是毫无头绪。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一个好友——江南首富花如令。花如令的江湖朋友很多,说不定有哪位能人异士可以帮助他们救出被劫的新娘子。

他来时,陆小凤正在给花如令讲述燕双飞案:“我当时碰巧经过落霞村,身边还有一个好管闲事的朋友,于是便趟了回浑水,谁知道竟还得了个名头。”

花如令听着打斗场面,一直揪着心。第一次听的花满楼,也不住皱眉,原来那一次竟那般凶险。他摸了摸腰间的玉壶坠子,想起三年前面色疲倦但眼睛发亮的陆小凤拿着这个坠子送到他面前的样子,不觉嘴角的笑更温柔了些。

“顾兄,你怎么来了?”花如令起身迎接,陆小凤趁机窜回花满楼身边。

顾青山走过来,叹气:“我有事相求于花兄,请花兄务必答应我!”

花如令道:“顾贤侄即将成亲,顾兄还有什么忧愁?”

顾青山道:“正是因为犬子的婚事啊!”

顾青山看了看四周的小厮丫鬟,花如令摆手,花贵带着人全数离开。花如令带着顾青山坐下:“留下的是七童和他的徒弟,并不是外人。”

顾青山拿起茶杯,没喝,又满是忧愁的放了回去:“新娘子被劫了!这婚事还怎么办?”

他面露乞求之色,看着花如令:“还请花兄一定要帮我!”

花如令沉吟道:“这种事情的确不好报官,顾兄是想让我帮你找一个能人吗?”

顾青山点头。

花如令看陆小凤,陆小凤朝他露齿一笑。花满楼道:“爹,让小凤去吧,能帮上一些忙也是好的。”

顾青山看着小娃娃似的陆小凤,迟疑道:“花兄,这……”

花如令一笑,道:“这位是侠探陆小凤!”

一股子炫耀自己儿子的骄傲感。

顾青山自然也是不敢相信,陆小凤装模作样的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道:“阁下为什么不信,因为我看着年纪小吗?阁下应该知道一句话,英雄出少年,以貌取人是万万不能的。”

顾青山被他说的羞愧,道:“是我浅薄,烦请侠探帮我!”

陆小凤挽住花满楼的胳膊,道:“我同师父一块儿过去,顾员外不介意吧?”

顾青山当然不会介意。花家七公子他是知道的,虽有眼疾,但活得比谁都快意幸福,这种幸福不是金钱美女好酒堆砌的,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幸福。他十分敬佩这位贤侄。

顾亦临有一个好友,在江湖上很有名头的好友,此次他特地将人请了过来帮忙。那位好友陆小凤认识,是个熟人。

沈鲤抱着胳膊斜倚在顾亦临身上,挑眉一笑:“小凤凰~”

陆小凤走过去,沈鲤张开胳膊,陆小凤也张开胳膊,两人抱在了一起。陆小凤似乎很高兴:“沈大哥!你什么时候回去?父亲说他想你了。”

沈鲤道:“他是想逼婚吧!”而后他看向花满楼,低声道,“这便是你那个小师父?”

陆小凤扭头拉过花满楼,道:“师父,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沈鲤,我父亲的徒弟。”

花满楼道:“你好。”

沈鲤很欣赏儒雅的男子,他笑着道:“小凤凰给你添麻烦了。”

花满楼道:“不麻烦,我的徒弟,怎么会麻烦。”

沈鲤摸了摸鼻子,怎么觉得这位公子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温柔啊。

顾亦临拍了拍沈鲤的肩膀,笑着道:“不给我介绍一下吗,鱼?”

顾亦临是个书卷气很重的男子,五官清秀,看起来弱不禁风,他脸上带着疲倦,但并不损风采。沈鲤顺势虚扶着他的手肘,道:“这就是我常和你提起家里调皮的弟弟,至于弟弟的师父,亦临应该比我熟。”

花满楼和顾亦临都只是听说过对方,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两人的气质是有些相仿的,难怪外人总是拿他们二人相比。花满楼常住在百花楼,顾亦临偏爱出外游学,让想看二人相比一番的人们很是遗憾。

花满楼道:“在下花满楼,久仰大名。”

顾亦临笑:“我也是久仰花公子大名了。”

花满楼谦和,顾亦临不争,若是他们早些见到,定会成为挚友。

沈鲤轻拍顾亦临的侧臂道:“你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快去休息吧,我和小凤凰去查探消息。你不用担心,我这个弟弟探案是一把好手。”

顾亦临也不推辞,与陆小凤和花满楼道了谢后,便回屋休息了。

沈鲤对着陆小凤道:“他这两日过得不安生。”

陆小凤点头,表示理解。他道:“先去新娘子的家里瞧瞧。”

沈鲤道:“果然,一提探案,你的眼睛都在放光。”

花满楼道:“他在谷中很调皮吗?”他想起沈鲤对陆小凤的称呼——调皮的弟弟。

沈鲤嘿嘿一笑,道:“说实话,见到小凤凰在花公子面前这么乖,我是很惊讶的。”

“小凤凰刚被谷主接回去的时候,还乖巧了几天,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小天使。”沈鲤脸上表情难以表述,“谁知道,他会把谷里的大家都恶作剧了一遍,就因为谷主罚他抄《圣贤集》。问他,他说这是连坐!”

花满楼笑着道:“的确调皮。”

陆小凤道:“我那个时候年纪小!事后我都道歉了!”

沈鲤道:“还不是因为被谷主揍了一顿,不得不道歉。”

陆小凤:“……沈鲤,你闭嘴!”

花满楼轻抚陆小凤的后颈,道:“我想知道你之前的生活,乖啊。”

沈鲤取笑了陆小凤一阵,继续道:“自从小凤凰回来,谷里就一直很热闹,他整天和摘星在谷里搞破坏,谁也管不住,谷主也没法子,只能把他踢出来了。”

花满楼听得直发笑,沈鲤口中的陆小凤和在他面前的小徒弟是截然不同的,但无论哪一个,他都很喜欢。

顾青山早已和李员外打过了招呼,他们三人直接从后门进了李府。

李小姐的闺房很整洁,不见一点挣扎的痕迹,完全看不出是被劫走的。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这个劫匪是李小姐认识的人,李小姐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劫走的。

第一个发现李小姐失踪的是她身边的丫鬟烟儿。

烟儿垂着头,道:“小姐说她想吃燕窝,我便去厨房,待回来时小姐已经不见了。”

陆小凤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疑惑道:“没有一点儿痕迹,难不成又出来一个和那个猴精一样厉害的人物?”

沈鲤忽然跃上房梁,道:“有没有可能李小姐是和她的情郎跑了。”

烟儿急切道:“不可能!我家小姐一直待在深闺,府门都极少出的,怎么会认识其他男人?!”

陆小凤道:“沈大哥发现什么没有?”

沈鲤叹气:“若不是我了解摘星,我一定认为是他把人偷走了。”

花满楼道:“如果是劫匪买通了府里的下人,迷昏了李小姐,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运出府呢?”

沈鲤道:“有这种可能!”他对烟儿道,“府里除了你,谁还和你家小姐比较亲厚?”

烟儿瞪大眼睛,道:“小姐的奶娘!她昨天才离府回老家!她一定是做贼心虚!”

陆小凤伸了个懒腰,靠在花满楼身上,道:“那我们去奶娘家里看看吧。”

 

TBC.

评论(17)
热度(45)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