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一日为师下【6】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陆花年龄差师徒操作,私设如山。

前文:一日为师

————以下正文————




常氏已经在李家呆了二十年,手上的银钱已足够她过完余下的生活,她不愿再为奴为仆。于是,她从老东家手里买回了自己的卖身契,回了自己的家。



陆小凤他们来的时候,常氏正在逗弄自己一岁的小孙子。看见他们来,让儿媳妇抱着小孙子回屋,她起身:“几位是来找老婆子我的?”



“我们有些事情问大娘你。”花满楼先开口,面带几分笑意,“平日里李小姐可有与其他什么人有来往吗?”



常氏给他们倒了茶,装茶的是粗瓷碗,茶也并不是什么好茶。陆小凤倒是不介意,直接干脆的喝了一碗,那袖子抹了一把嘴,道:“李小姐的房间里并没有被劫的痕迹,反而十分整洁,就好像是谁离开前还收拾了一番。”



常氏垂头,叹气:“我就知道,总会有人要找上我。”



沈鲤放下碗,道:“那大娘是知道些什么?”



常氏道:“我离开李家的银钱是小姐给我的,她托我照顾一个人,昨天他们已经离开了。”



陆小凤眼睛一亮,急切问道:“是个男人?”



常氏点头。



陆小凤又道:“有什么证据?”



常氏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陆小凤:“这里有一封信,小姐交代我在她离开一个月后把信送到府上去。”



花满楼问:“那大娘可知他们朝哪个方向去了吗?”常氏指了指南边。



“往更南方去了吗?”沈鲤自言自语,从陆小凤手里拿过信,“我们回去将此事告知顾伯父,毕竟这关乎着亦临的婚事。至于追不追人,就要看顾伯父了。”



事情到此已经十分明朗。李小姐有一个情郎,并不想嫁给顾亦临,但在明面上又说服不了父亲,只能伪造出一个绑架案。到时候,等着生米促成熟饭再回来,李员外总不会不认自己的女儿。



常氏的儿媳妇哄睡了儿子,掀帘走出来,疑惑道:“娘,我们家里什么时候住过外人,我怎么不知道?”



常氏瞪她一眼,道:“不许胡说!我说有人住过就有人住过!”她又缓了焦急与惶恐,放柔声音道,“不要出去胡说,去做饭吧。”



陆小凤挨着他师父,两个人擦着肩走在一起。陆小凤忽然问道:“师父,你觉得李小姐这种做法对吗?”



花满楼道:“如果小凤找了一个姑娘,我不同意你和她在一起,你会这样做吗?”



陆小凤想也不想道:“师父不让我和她在一起,我就不和她在一起!”



花满楼笑着道:“但是你很爱她,非要和她在一起呢?”



“怎么可能?”陆小凤瞪大眼睛,看着花满楼,“我最爱师父了,谁也比不上师父啊!这种假设不成立的!”



花满楼被小徒弟的甜言蜜语说的高兴,拍拍小徒弟的腰,道:“这是不同的,算了,等你遇见了就明白了。”



沈鲤忽然说了一句:“有点儿想亦临。”



花满楼看了沈鲤一眼,又继续和陆小凤说话。他低声问道:“你这位沈大哥为什么离谷?”



“我爹一直让他娶秀秀,他不想娶,就跑了。”陆小凤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咬着唇笑的开心,“秀秀那么好!沈大哥真是太不给我爹面子了。”



沈鲤面无表情道:“若是你师父让你娶一个猴子,你愿意吗?”



陆小凤笑得更大声了,笑得喘不过气,笑得直不起腰。花满楼总算明白秀秀是何方神圣,陆小凤道:“秀秀是我爹养的宠物,是一只可爱的小猴子,特别黏沈大哥,我爹就做主要把秀秀嫁给他!哈哈哈,想起当时沈大哥的脸色我就想笑。”



花满楼抓着他的胳膊,道:“你已经在笑了。”



得知真相的顾青山很生气,他认为自己被耍了,拿着信就要找李员外理论,顾亦临拦下了他。顾亦临似乎更疲倦了,他道:“爹,李世伯也不知情,你不要迁怒。况且李小姐也没有做错什么。”




顾青山还在气头上,道:“他教的好女儿!我自然要找他理论!”



顾亦临看着他父亲,道:“爹,算了吧。退了婚就算了吧。”



父子二人互相看了许久,最终还是顾青山败下阵来,他摆摆手:“好,爹听你的。你去休息吧。”



顾亦临抓住沈鲤的手腕,道:“我休息的够久了,我和沈兄说会儿话,父亲好好与李世伯说,不要生气。”



顾青山道:“小沈多劝劝亦临。”



顾亦临喜静,所以他的院子并没有什么下人,静悄悄的,为了婚事准备的红绸还挂在上面,很喜庆。顾亦临拉着沈鲤进了屋子,沈鲤靠在门上,拿出一个玉佩:“看这个玉佩,与我送你的那个是不是很像?”



顾亦临伸手接过玉佩:“什么叫很像,这就是你送我的那个。”



沈鲤一把将顾亦临压在门上,笑着道:“我送你的东西怎么能随意乱丢?要受罚的。”



顾亦临紧紧握住住沈鲤的胸前的衣服,呼吸一下急促起来:“罚什么?不如,我嫁给沈大侠?”他凑过去要吻沈鲤。沈鲤却忽然松开了他,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看着贴在床上的喜字道:“倒是应景。”



他躺倒在床上,问道:“你把李小姐藏在哪里?”



顾亦临笑着道:“你不是说李小姐和他的情郎跑了吗?怎么又成了是我把人藏起来了,鱼,你在说什么?”



顾亦临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沈鲤,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沈鲤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手轻抚怀里人的脊背。他道:“我恨不得立刻带你回谷成婚。但是,”他动作一停,抬眼,静静地凝视着顾亦临,良久才道,“不能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子。”



“那封信是你的字,左手字。”沈鲤拿起顾亦临散在前面的头发,“别人认不出,但我能认出。玉佩是我在李小姐闺房的房梁上捡到的。”



顾亦临没有一点儿被拆穿后的窘迫,仍旧十分从容。



沈鲤继续道:“给李小姐扣了一个和情郎跑了的罪名后,你准备怎么处理她呢?”



“当然是,杀了。”顾亦临不慌不忙地回答。



沈鲤叹气:“你杀了一个,你父亲会给你安排另外一个,你杀得完吗?”



顾亦临在沈鲤的下巴上亲了一口,眯着眼笑,像一只慵懒地猫:“我可以装作心灰意冷的样子,再不娶亲。”然后他拉开沈鲤的衣领,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胸口,道,“鱼,我的新娘子和人跑了,你不安慰安慰我吗?”



沈鲤没有回应他,说道:“你放了李小姐。不然等到小凤凰发现了端倪,就不好玩了。”



顾亦临看着沈鲤,眼睛里竟然带着悲伤。沈鲤吻吻他的眼睛,道:“我原本准备抢亲的,没想到你竟自己搅黄了自己的亲事。”



顾亦临惊讶地看着沈鲤,沈鲤一笑,咬住顾亦临的喉结,含糊不清道:“安慰完之后,把李小姐放了,我当劫匪,劫你回凤凰谷。”



陆小凤已然呆在屋顶上,手里的瓦片差点儿拿不住。暧昧压抑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身体忽然热了起来,一浪一浪地袭来,越来越热。他捂脸,无声的干嚎了一声,急忙离开。



花满楼正在看书,就听见有些无章的脚步声,他道:“小凤?”



陆小凤俊脸通红,拿着茶就往嘴里倒,一边道:“师父!”



花满楼担忧道:“你不是说沈大侠有点儿不对劲儿,前去跟踪了吗?怎么这么着急地就回来了,可是发现了什么?”



“恩,唔,那个。”陆小凤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来。花满楼更加担心,走过来,抓住陆小凤的腕子,把脉:“你可是受了伤,脉象很奇怪。”说着他又把陆小凤摸了一遍,语气焦急,“没有外伤!是受了内伤?”



陆小凤抓住花满楼的手,道:“我看见沈大哥和顾公子在做那些事情。”



“哪些事情?”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一咬牙,直接吻住了花满楼。



花满楼一愣,推开陆小凤,道:“小凤,你在干什么?”



陆小凤懊恼地揉乱自己的头发,道:“我看见他们就在做这种事情!”



“那你告诉我就可以,为什么非得演示一遍?”花满楼也是心乱如麻,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会对自己的徒弟起了那种心思,他皱眉,“先不说我们同为男子,我们是师徒,这样做有悖人伦!”



“可是沈大哥和顾公子也都是男子。”



“闭嘴!”花满楼呵斥道,然后又觉得不妥,深吸一口气,缓了声音道,“你年纪小,不懂。你将来要娶妻生子,师父也要娶妻生子。”



陆小凤拉住花满楼的袖子,语速急促道:“之前师父为什么不娶妻生子,偏要这个时候娶妻生子?我可以不娶妻生子!”



花满楼甩开陆小凤的手,严厉道:“胡闹!”



花满楼素来把陆小凤当成眼珠子疼,这么严厉还是头一回。陆小凤一怔,低声问道:“只要我留在师父身边,就想对师父做那种事情,师父是不是很讨厌?”



花满楼的手攥住自己的袖子,道:“是。你若还当我是你师父,就改!师父还等着抱小徒孙呢。”



陆小凤道:“我怕师父生厌,恐怕我又要离家出走了。师父,你告诉师公,我有时间会来看他,师父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我不想改。”



“师父,你能不能,不那么讨厌我?”



“能不能,还想上次那样一直等着我回家?”



“能不能,回答我一句?”



花满楼背对着陆小凤,不发一言。陆小凤眼中的光逐渐暗淡下来,说了句师父再见后推门离开。花满楼独自在屋子里坐到了黄昏,有人敲门。



是沈鲤。



他身后跟着一个全身都裹在斗篷里的人,那人拿下帽子,是顾亦临。



沈鲤道:“我要和亦临回谷了。”



花满楼道:“小凤和你们一块儿回去吗?”



沈鲤道:“他不知去哪了,只让我临走前过来看你一眼。”



花满楼点头,不知在想什么。



“李小姐已经安全回到家中了,真相还要请花公子去说明。”沈鲤揽住顾亦临的腰。



花满楼问道:“沈大侠想要一个怎样的真相?”



沈鲤还没说话,顾亦临就开口道:“我不想娶李小姐,买通其奶娘下药迷昏李小姐并将其绑架,且欲杀了李小姐。沈大侠大公无私,在我要杀死李小姐的时候,杀了我这个凶手。”



沈鲤无奈道:“我们原本不是这么说的。”



顾亦临看着他,道:“真相的确如此,不过是我没有死而以。”



花满楼道:“好,我会把这个真相告诉顾员外和李员外。”他停顿了一会儿,又道,“祝你们幸福。”



临出门前,顾亦临转头对花满楼道:“花公子,不要被世俗所囿。还有,你的想法不一定是侠探的想法,说不定他很乐意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侠探,哪怕不被江湖认可。”



花满楼:“……谢谢。”



TBC.

第二个案件完结,其实也不算案件吧,就是个过渡章,给小凤凰助个攻,祝小凤凰早日抱得师父归。

 

 


评论(14)
热度(51)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