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包办婚姻》05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集齐花家六个童送七童一个。

*花二哥:我是故意的。

*天空一声巨响,大舅子们闪亮登场!

 

婚前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但陆家不缺人也不缺钱,老陆将军更是卯着劲地要把自己儿子的婚礼办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原本还在观望的名流们纷纷往花家递拜帖,想借机攀关系。

花如令家里没有主母,只他一个单身老父亲,借此推了不少邀请。名流们见老的这里行不通,便将目光转到了花满楼的六个哥哥身上。

花大哥是个奸商,来者不拒,好处老了不少,消息半点没透,让人有苦说不出;花二哥是个当兵的,曾在陆老爷子手下呆过,他一黑脸,谁在他跟前儿也站不住;花三哥开了个酒吧,想见他必须要亲自到酒吧里,到了酒吧呼啦啦一群男男女女围上来,钱花的不少,花三少的面仍旧是见不着;花四哥是个画家,想见他容易,买他一幅画,但花四少坐在你面前能和你扯一天的画画技术与手法,你跟他提别的话题,他就跟你急,说你不是真的爱画,要把画再拿回来;花五哥是个教书匠,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看着好欺负,一旦你跟他提陆家的话题,他就开始对你进行思想教育,换谁也受不了;花六哥压根就是个无业游民,一心待在家里,誓死当个宅男,是个长相都要靠联想的男子。

花家七个孩子,数下来,也就花医生最好相处。但陆少爷把花医生看得严实,名流们是攀高枝也找不着突破口,只能铩羽而归,无奈认命。

想遇到花家哪一个孩子都是一件难事,更不要说一下子遇上六个,那运气简直可以去买彩票了。

陆小凤皮糙肉厚,是个抗打的,脸上的红印子第二天就下了,又是潇洒帅气的小凤凰一只。原本推后的结婚照拍摄又如期进行了,陆小凤和花满楼穿了正装,在摄影师的要求下摆出各种POSE。

陆少爷搂着花医生的腰,下巴放在花医生肩膀上,花医生侧头微笑着,好似在说悄悄话,摄影师嘴里不停的念叨:好配!太美了!像画一样!

但花大哥只看见了环在花医生腰上的凤凰爪子。

花大哥: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围笑。

摄影师拍的起劲,大胆建议道:“要不要拍一套制服的?花先生扮成医生,陆先生扮成军官,一定很搭!”花大哥脸上的围笑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他咳了两声,众人的视线都放在了他身上。

花满楼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大哥?”

仅凭咳嗽就被弟弟认出来的花大哥笑得各种开心,道:“我恰巧来上京市谈生意,听爸说你在这拍结婚照,过来看看。”

花满楼也很高兴,走过去,道:“在这呆多长时间?”

花大哥道:“就是抽空儿过来的,一会儿就走。”他看一直站在后面的陆小凤,笑,“那位就是陆将军的儿子?”

陆小凤让摄影师等人先离开,才走过来:“大哥。”摆出了在老陆面前都没有过的乖巧姿态。花大哥还算满意的恩了一声,问道:“结了婚还住在老宅?”

陆小凤道:“是,我爸想一家人在一起,热闹。”

大哥果然是抽空儿来的,还没聊什么,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摄影师再次安利:“拍一套制服的吧,有新意,还有纪念意义!”

陆小凤有点心动,花满楼最后拍板道:“拍吧。”

刚换上衣服,画好妆容,花二哥也来了。花二哥是带了礼的,看样子是专程过来的,身上的军装还从换下来,严肃的很。穿着艺术军装的陆小凤对上花二哥的眼神,腿肚子有点发抖,他打招呼:“二哥好!”条件反射的敬了个礼。

花二哥一个没绷住,笑了。他拍拍陆小凤的肩膀,道:“七童就交给你了,要是你敢欺负他,我可饶不了你!”

也不知道花二哥是不是故意的,一掌比一掌用力,拍的我们陆少爷想吐血。但陆少爷坚强的撑住了,除了脸上的笑容有点儿扭曲:“二哥放心!我一定会对七童好的!”花二哥这才满意地走了。

花三哥和花四哥是结伴来的,花医生也看出来自家的六个哥哥怕是商量好的,也不提醒陆少爷,倒是优哉地捧着咖啡听着歌,惬意的很。

偏偏花四哥不给花医生看戏的机会,喊他:“七童,来和凤凰拍张照片让我带回去,我给你们画一张画,婚礼的时候当礼物送出去,省钱。”

连着被老大老二明着暗着算计恐吓的陆小凤听到这句话真的感动到热泪盈眶,三哥和四哥竟然还送礼物给我,但在那之后,陆小凤就感受到了来自花三哥和花四哥的恶意。

那张作用是礼物的画上只有花医生一个人,陆少爷的存在就只是一个写在右下角的“赠 陆小凤”,花三哥还留言道:敢对七童不好,我就让你连名字也没有。

陆少爷:瑟瑟发抖.jpg

今天不是休息日,花五哥在学校教书。但五哥人虽没到,视频通话却是来了。花五哥看向陆小凤,一副班主任打量坏学生的表情,良久,道:“虽然你是陆将军的儿子,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

等,你最好不要被我看见你哪里对不起七童。”

陆少爷除了点头回是是是,什么也不能做。

花六哥是最后一个来的,虽然是个宅男,但问的问题十分犀利,一针见血。

六哥问:“凤凰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陆小凤懵了,有点儿说不出口,做了好一会的心理建设,才支支吾吾道:“无业游民算吗?”

花六哥拊掌笑道:“算,怎么不算?我也是做这个的。”随后,花六哥一下子冷了脸,“但是我貌美如花,才可以不去赚钱养家,你呢?!”

陆小凤:六哥原来这么不要脸吗?您怕不是凭着貌美如花,是凭着脸厚如墙吧。陆小凤无言以对。

花医生英雄救美道:“小凤凰也是貌美如花,我赚钱养家。”

亲弟弟的胳膊肘已经完全拐到了他的未婚Alpha那里,花六哥脑内放着“寒夜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的BGM,飘然回家了。

被几个大舅子单方面碾压的陆少爷心里苦,扒着花医生:“七童,哥哥们太吓人了!”

花医生亲亲陆少爷的脸,道:“结了婚又不和他们住在一起,别怕。”

花医生还是那么会撩,陆少爷不得分就是在失分。

摄影师看着眼前这一幕,更大胆的建议道:“不如,陆先生和花先生互换身份拍一套?陆先生当O,花先生当A,很带感!”

陆少爷面无表情的看着摄影师,摄影师干笑两声,道:“一点儿都不带感!我们还是拍制服,拍制服。”

然后,陆少爷充分展现了他惊人的意志力,在拍摄过程中,看着禁欲帅气的花医生,没有流鼻血。陆少爷认为,这是一次主观上的胜利,也就是陆少爷自己认为的胜利。

TBC.

坚强日更get

评论(43)
热度(11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