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包办婚姻》07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先定一个小目标,能亲几口是几口

*一个被自己儿子信息素欺骗的可怜老父亲——老陆

*在拼爹上永远不会输的男子——小凤凰

 


花满楼醒的时候,习惯性往床头柜上摸,却摸到了还在睡的陆小凤脸上,花医生一愣,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结婚了,现在并不是在自己家。



陆小凤一睁眼,就看见半坐着发呆的花医生,笑着道:“七童,你想什么呢?”



花满楼道:“在适应婚姻生活。”



陆小凤刺溜一下坐直,连人带被子的把花满楼搂到怀里,嘿嘿笑道:“时间长着呢,慢慢适应,不着急。”刚起的花医生,头发微乱,睡衣也有些散乱,略带着迷糊的样子,无辜又性感。



陆小凤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忽然凑过去要亲花满楼。花医生动作极快,拿手推着陆小凤的脸,道:“还没有洗漱,不许亲。”



“那洗漱过就能亲了吗?”



“不能。”



新婚夫夫说着毫无营养的对话,一块儿挤在洗漱间刷牙,陆小凤突然夺过花医生手里的杯子,另一只按住花医生的后颈,吻住了花医生。花满楼被吻的措手不及,脚下不稳,只能搂住陆小凤的腰来支撑自己,他发现婚后陆小凤已经不掩盖他的不要脸了。



大清早这个时间点,人非常容易兴奋。原本还只是在脖子以上的吻,慢慢就到了脖子以下,陆小凤也不紧张了,兴奋盖住了紧张,他一转身将花满楼压在洗漱台上。



花满楼一惊,道:“爸妈还在楼下等着呢!”



陆小凤没有感受到花满楼的信息素,只能留恋不舍的在他脖子上亲了几口,揽着花满楼站直:“唉,好不容易不紧张了……”



花满楼安抚的拍拍他的腰,又在他下巴上亲了几口:“没事儿,时间还长。”



陆小凤又叹了几口气,道:“那我等七童的发情期吧,到时候我们肯定都顾不上紧张。”花满楼手一顿,道:“好啊。”



陆小凤的信息素很霸道,只是一个亲吻,花满楼身上的就沾满了他的气息,十分浓郁,像是永久标记那样的浓郁。老陆赞赏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天真的以为儿子上了全垒打。



陆小凤面对着老陆赞赏的目光,莫名其妙,道:“爸,你一直看我干什么,我脸没洗干净?”



老陆不想承认这是他儿子,扭头哼了一声,没说话。陆母拉着花满楼入座,动作小心翼翼:“妈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让厨房按着金陵那边的口味做了几道菜,你尝尝合不合胃口。”一筷子菜夹到碗里。



花满楼低头吃了一口,笑着道:“很美味。我在吃上没什么偏好,妈不用将就我,按着你们的口味来就行。”



陆小凤给花满楼夹菜,道:“你家里的摆设都是按照你的习惯和喜好设置的,我已经画了图,就只等着装修了。”他见花满楼不解,解释道,“我们住在后面的小楼里,省的打扰爸妈恩爱。”



陆母一巴掌拍在陆小凤背上,玩笑似的,嗔怪道:“胡说什么呢?满嘴溜火车!”而后她温温柔柔地对花满楼道,“你们年轻人还是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比较好,原本后面那幢小楼是给陆小凤当嫁妆的,谁知道他竟然觉醒成了一个A,就改成婚房了。”



花满楼笑了起来:“嫁妆?”



陆母捂着嘴笑,笑够了,道:“小凤凰觉醒前长得漂亮,又是个小哭包,我们都以为他是个Omega,你爸是早早的就开始给他准备嫁妆,谁知道十五岁觉醒,一下子就成了Alpha,把我和你爸吓得不轻。”



花满楼道:“现在小凤凰也很可爱。”



陆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道:“什么可爱?是混不吝吧!”



花满楼又是一阵笑。



陆小凤显然被挤兑习惯了,面带微笑,仿佛说的不是他。陆父忽然道:“七童准备做什么?”



花满楼道:“我想开一个小诊所,离家近一点儿,比较方便。”



陆父点点头,道:“把事儿交给小凤凰去办吧,他的酒友也要有点儿用处。”而后他瞪向陆小凤,“结了婚了,准备做点什么?还是在家鬼混?”



陆小凤摆手,道:“当然不是!我去七童诊所扫地!”



陆父转身去拿自己的拐杖,陆小凤大叫一声,拉住吃好的花满楼就往外走:“爸!我带七童去看看我们的新房子!”



陆家所在的小区是司空家的产业,划分出几个别墅区,拢共也就住了那么几户人家。陆家的占地面积比较大,后面还有另一幢小楼缀着,很有意趣。小楼就是简单的两层小楼,外观看上去简单大方,屋子里空空的,只有一组沙发。



陆小凤拉着花满楼的手从门口走了两步,停下,道:“离门口两步远的地方会放鞋架子。”然后他将厨房、浴室、书房的位置一一用这种方法告诉花满楼,“家具的摆放,就按照你的习惯来。”




他又带着花满楼到了楼上卧室:“我们卧室的大小和你的卧室一模一样,我会把他布置的和你的卧室一样。”




花满楼反握住他的手,问道:“你什么时候记住的这些?”



“昨天去接你的时候留心看了一下,记住了。”



“过目不忘?”花满楼惊喜道,而后笑着说,“那我还真是捡到一个宝。”



花医生的情话说到了陆少爷的心坎儿上,陆少爷又抱着人啃了一口,道:“七童,你为什么这么会撩?是不是撩的人多撩出了经验?”陆少爷自己假设着,忽然醋坛子就打翻了,脑袋直往花满楼脖子上蹭,十分委屈,非要个说法。



花满楼痒的缩脖子,好笑地推开陆小凤的脑袋,道:“什么是撩?”原谅我们花医生活得像个老干部。



陆小凤长叹一口气,道:“就是撩拨的意思。”



花满楼:“那我没有。”



陆小凤无奈,什么才是撩的最高境界,这就是啊,轻轻松松把人撩的晕头转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撩。陆小凤死乞白赖胡搅蛮缠:“七童,你勾引我,你要对我负责!”



花满楼脸红红的,笑着道:“谁勾引你了?”



“你对着我笑,就是在勾引我!”



花满楼:“……”花医生无言以对。



陆少爷把人压倒墙上,手从衣服下摆钻进去,轻轻地抚摸着花医生的腰。花医生腿一软,急忙搂住陆少爷的脖子,他又感受到了那强势的信息素,像是塞外狂风的味道,带着塞外的野气和风的自由,具体描述不出却让人敬畏着迷。



陆小凤咬住花满楼的耳垂,低声道:“花医生,我想在你的诊所当个清洁工,可以吗?”



花医生道:“你在贿赂我?”



陆少爷笑:“恩。”



花医生侧头,吻上陆少爷,吻了一下又撤开少许距离,笑着道:“这点儿程度的贿赂是不是有点儿少?”而后又猛地吻上去,还十分主动的撬开了陆少爷的嘴巴。长了胆子的陆少爷高兴不已,瞬间就掌握了主动权。



陆小凤的胆子也就到亲亲摸摸了,更进一步还是紧张,更重要的是花满楼的信息素十分微弱,还时隐时现,这点儿让陆小凤很担心。他把大口喘着气的花满楼抱在怀里,轻抚他的脊背,道:“我们不急,暂时标记就暂时标记,谁敢不长眼欺负到我头上?”他顿了顿,又道,“我爸是陆将军!”



他能感受到和花满楼的急切和焦躁,虽然他还不了解花满楼的过去,可他愿意包容他的现在,直到得到花满楼足够的信任,直到花满楼愿意与他分享过去。



花满楼还有些失落的心情被最后一句话逗得烟消云散,两个人对着脸笑,阳光透过窗洒在两个人身上,一切都是那么好。

 


TBC.


评论(25)
热度(12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