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包办婚姻》10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情敌这种东西就像杂草,要时常清理。陆少爷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

*陆少爷:简单点,抡拐杖的方式简单点。

 

陆小凤在警局混日子的第三天,司空摘星发给他一个视频。视频是在花满楼的诊所拍的,视频里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正和花满楼说笑,那眼神,陆小凤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个情敌。



为什么要用“又”?因为这三天有不少人过来朝他挑衅,据晚上预习的时候花医生的招供,这些人都是之前追过花医生并被残忍拒绝的人。陆小凤是哭笑不得,只能在预习的时候使出更多花样,让花医生累得没力气再撩人。



司空摘星的信息随之到来:这个人好心机,你再不来,你家花七就要被拐了。



陆小凤扔下手里的笔,拿起外套,风风火火地往外走。抱着一叠资料的欧阳情拉住他的胳膊,道:“有一些资料要你整理。”



陆小凤抽出胳膊,边往外走边道:“先放我桌上吧,我回来就看。”



欧阳情看着他的背影,神情似嗔似怒,末了只能跺跺脚,把资料放到桌上,气冲冲的出来,和拿着一杯速溶咖啡的金九龄撞了个正着,金九龄笑着道:“你没见过凤凰的丈夫吧?”



欧阳情脸色一变,勉强笑道:“金队想说什么?”



金九龄喝了一口咖啡,指了指工作区,道:“咱们部门多得是优秀的单身Alpha,你又是咱们局的警花,为什么非要看上陆小凤一个已婚的?”



欧阳情笑笑,转身要走,金九龄也不拦她,只是慢悠悠的加了一句:“就算他不结婚,你们也没有可能。”



欧阳情站住,问道:“为什么?”



金九龄道:“因为没有他丈夫,他压根儿就不会来警局,你们也根本不会有见面的机会。”



欧阳情叹气,道:“他真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为什么不让我早点儿遇见他。”



陆砚书是花满楼的同门师兄,都是金陵大学职教授的得意门生。他自认为比任何人都了解花满楼,也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一个又一个追求者向他告白然后被拒绝。而他则是以着师兄的身份和他谈笑风生。



他拒绝了国外医院的邀请,留在金陵,和花满楼成为同事,只是为了能离花满楼近一些。他们认识的时间已经很长,长到他认为可以向花满楼求婚了,但是就在他出国参加研讨会的时候,花满楼结婚了,结婚对象还是帝国闻名的废物Alpha。



他以前只是瞧不起陆小凤,而现在则又多了一份厌恶。



司空摘星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看着陆砚书和花满楼讨论一些他听不懂的医学问题,心里急得不行:陆小凤那个棒槌怎么这么慢!



他刚吐槽完,陆少爷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花满楼起身,看着门的方向:“凤凰?”



陆小凤的目光在陆砚书身上划过,应声道:“诶。”



花满楼笑着问:“你翘班了?”



陆小凤有些心虚,道:“我和九龄请假了。”



司空摘星笑眯眯地插话:“花七,我有事儿先回家,改日我们再一起吃饭。”不等花满楼挽留,司空摘星朝陆小凤眨了眨眼,就迅速离开了。



花满楼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师兄——陆砚书。”



陆小凤和陆砚书握手,笑着道:“你好,我是陆小凤。”



陆砚书似打趣道:“认识,帝国谁不认识陆先生。”



话里带针带刺的,花医生一听就听出来了。他皱眉,想开口说点什么,陆小凤却抢先一步道:“您不也是陆先生?”他眼含笑意看着陆砚书,脸上嬉笑的表情也没有破绽,似乎只是接一个无伤大雅的调笑,是社交的幽默。



陆砚书收回手,扶了一下眼镜,道:“真的是巧呢。”



陆小凤道:“既然这么巧,不如一起吃个饭。”



花满楼握住陆小凤的手,笑着道:“师兄一会儿还有预约的病人要来,不方便和我们一起吃饭。”



陆小凤装模作样的遗憾道:“那就只能改日了。”



陆砚书笑的勉强,离开了花满楼的办公室。陆小凤走过去,锁了门,将花满楼压在办公室的桌上,花满楼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猝不及防之下撞了腰。花医生推着陆少爷的胸膛,道:“撞着腰了。”



陆少爷一惊,急忙松手,撩起花医生的衣服查看伤势。花医生按住他的手,笑着道:“没多严重,只是晚上要禁预习了。”



陆少爷懊恼不已,挤在花医生身上腻歪道:“那简单的亲亲摸摸呢?”



花医生走到衣架旁,换下医师服,在满脸欲求不满的陆少爷脸上亲了亲,道:“不行。我们去吃饭。”



诊所的前台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好巧不巧就是在电影院说陆小凤是个傻子的那位姑娘。她在诊所都蹲点蹲了三天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夫夫合体,激动地脸红。



“花医生,陆少爷来接你啊?”



花满楼笑的颇有深意,道:“他来看墙角。”



陆小凤厚颜无耻的解释道:“我听说有人要在医院挖墙脚,不放心,过来看看。”随后他板着脸道,“小赵可不能被挖走啊!”



小赵急忙表忠心,道:“您和花医生在哪我就在哪!”这是每一个CP粉都应该做的!小赵心里慷慨陈词,手上拿着手机对着相携离开的夫夫两个一通拍。



陆少爷直接带着他家墙角回了家,老陆正气势汹汹的不知在和谁讲电话,一只手把桌子拍的震天响:“怎么又让人跑了?!我养你们是吃干饭的还是看着好看的!啊!?”



陆母朝两个人比了个“嘘”的手势,让他们静悄悄的过来,省的不小心踩了地雷,引发爆炸。那边的人又说了什么,老陆直接摔了杯子:“你再说一次要让谁过去?!”



“不行!我儿子在刑警队,不便离职!”然后气冲冲的把电话摁了。



老陆一扭头,看见站在那里的陆小凤,脸上的表情好一番变换,道:“你个兔崽子,怎么跑回来了?”



陆小凤道:“我去接七童回家吃饭。”



老陆哼了一声,又和颜悦色对花满楼道:“诊所那里还好吗?顾得过来吗?”



花满楼说顾得过来,不用担心。陆小凤拍拍花满楼的腰,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先去吃饭吧,妈等着呢。我和爸说点儿事情。”



陆小凤一脸谄媚的给老陆倒了一杯茶,道:“消消气消消气。”



“你在刑警队好好呆着,把我给你的任务办好就行,其他的不用你管,你也轮不上。”



“是是是。”陆小凤笑着应话,“都听爸的。”



老陆哼了一声,心里却是美得不行,万年没见过陆小凤这么乖巧。



“我就是想问问上官飞燕能不能交给我处理。”



老陆:“……滚!”老陆把拐杖抡出了花,往陆小凤身上砸,“处理你个头!等抓到人你连见她一面的资格也没有!”随后老陆又炸道,“你关注她干什么?你想出轨?!”



陆小凤被他爸的脑洞吓到,一时没说出话,老陆觉得自己猜对了,起身就要给陆小凤来一套军体拳:“我打死你个小混蛋!”



陆小凤捂着脸乱窜,哀嚎着:“别别别打脸啊!我冤啊我!爸,我对七童那是坚贞不渝,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可是你亲儿子!能不能多点信任!”



陆母冲过来,拉住陆父问:“你打小凤凰干什么?”



花满楼关切问陆小凤哪里伤着了,担心的要命,又扭头问陆父:“爸,您先别生气,什么事摊开说,别动手。”



陆父道:“他都结了婚了,还一直关注人家小姑娘,我不抽他抽谁。”



陆母一听,这还得了,挽着袖子就要上。花满楼站在陆小凤前面,道:“妈,这一定是个误会。”陆少爷揉着胳膊,委屈巴巴的赞同。



陆母道:“既然七童这么说,那好,陆小凤你给我好好说说是谁家的姑娘。”



陆小凤老老实实道:“上官家的二小姐,七童的初恋。”



酸味要多重有多重。



花满楼一愣,好笑不已,道:“妈,那位上官小姐是Alpha。”



陆母一巴掌拍在老陆身上:“听到没有,那位小姑娘是个Alpha!”



老陆怒背所有的锅:“是是是,怪我没问清楚。”一边瞪陆小凤。



陆少爷正享受着花医生的嘘寒问暖,根本没时间理他背锅的可怜的老父亲。

 

TBC.


评论(41)
热度(11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