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包办婚姻》12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花•护夫宝•满楼


鹰眼老七是无名帮的一个头目,最近春风得意,颇得无名帮帮主小老头的青眼,指定他来和贵人交易。但贵人只是将他们安排在另外的包厢,十分钟后又让他们带着毒品迅速撤离,一出门,就被埋伏好的便衣抓了。



鹰眼老七看着手上的手铐,道:“我认罪。”再问他其他却是不肯开口了。



金九龄道:“你真的是对小老头忠心耿耿。”



鹰眼老七冷笑一声,道:“不忠心,我就是一个死人。”



鹰眼老七原本的名字已经没人记得,档案的状态也是“亡”。对这个世界而言,他已经死了,是个不存在的透明的人,但实际上他却是活生生的呆在无名帮,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



“无名帮里的人都是和你一样的吗?”



鹰眼老七没有回答金九龄,而是自己说了起来:“他们曾是死刑犯,还是公开处刑过的死刑犯。”说到这,鹰眼老七忽然奇怪的笑了笑,声音说不出的阴冷“说不定,你们当中就有无名帮的人。”



欧阳情惊出一身冷汗,手一抖,好好的笔录平白多出突兀的一道黑墨。金九龄转头关怀的看了她一眼,欧阳情摇摇头,继续拿起笔。



“好好说话!”金九龄难得这么没耐性,他也心惊,能将死刑犯偷梁换柱的人,地位一定很高,在他们整个系统内有很大的权限。这个人会是谁,他不敢猜,不想怀疑与他共事多年的同事。



鹰眼老七桀桀怪笑起来:“你们的人真的都回来了吗?”



欧阳情抬起头,道:“陆小凤还没有回来!他不会……”



  金九龄沉声道:“别乱想!好好记笔录!”



  鹰眼老七没有看着金九龄,而是很执拗的盯着审讯室的右上角,道:“陆少爷之前的绑架案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也知道你们当中谁是——鬼!”



那个鬼字出口,仿佛用尽了鹰眼老七全身的力气,欧阳情似乎还能听见那个鬼字未散去的余音在逼仄的审讯室里回荡。



金九龄揉了揉眉心,道:“带他下去,好好看管。”



陆小凤没有回警局,而是直接去了花满楼的诊所,花满楼正在和一个小孩子说话,声音神情都十分温柔,旁边站着一位女士,看见陆小凤来,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陆小凤笑笑,停在了门口,目光温柔的看着花满楼。



小孩子刚打完针,哭得止不住,花满楼已经安慰了他好长时间,刚刚安抚下来。那位女士把孩子抱在怀里,对着花满楼道:“花医生,您真幸福。”



花满楼不解,陆小凤喊了声:“七童。”



花满楼脸上也现出更大的笑意,他道:“凤凰。”



陆小凤转身关门,花满楼已经走到他面前,手落在他的脸上,吻也随后而至,轻轻柔柔的一如花满楼的性子。陆小凤没有霸道的反客为主,而是任由花满楼行动,吻了好一会儿,花医生才退开,道:“上官飞燕来过,给了我一张名片。”



陆小凤看着名片,道:“他还真是对你不死心。”



花满楼:“恩?”



陆小凤用拇指擦着花满楼的嘴角,道:“那位先生,是导致你失去发情期的元凶。”随后他又笑了几声,“七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T’药剂的第一个使用人就是我,我们就该在一起。”



“‘T’药剂?”



花满楼想到了名片右下角的T字母,他一把抓住陆小凤在他身上作乱的手,道:“你是第一个使用人,这是什么意思?”



陆小凤拉着人坐下,道:“我见到了那位宫先生,他告诉我当年我被绑架的时候他见过我,并给我注射了最初的‘T’药剂,他很奇怪我为什么没有受到副作用的影响,所以想和我达成合作。”



“他要你给他当试验品?!”花医生紧紧地抓住陆小凤的胳膊,担心又生气。



陆小凤拍拍花满楼的手臂,道:“是我们两个。”



花满楼:“他的野心很大。”



陆小凤忽然笑着道:“花医生,翘个班吗?”



翘班的陆少爷带着翘班的花医生回了家,刚进大厅,就和花二哥对了个眼。



陆小凤:“……二哥。”



花满楼:“二哥来了?”



花二哥:“七童不是应该在诊所吗?”他瞪了陆小凤一眼,结婚才一个月,就带坏了乖巧可爱的七童!



花满楼问道:“二哥怎么来了?”



花二哥:“来看看你,还有花云栖那个臭小子让我给他貌美如花的小叔父带句话。”



花云栖貌美如花的小叔父:“啊?什么话?”



花二哥道:“他说他想你了,让你去看看他,不然他来看你也行。”



真的不能低估脑残粉的战斗力,花云栖原本是死活要跟过来的,花大哥好一番劝,劝得人要离家出走,还是花六哥聪明,想出带话这一出,才让花云栖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老陆突然出现,看见陆小凤先是松了一口气,而后绷着脸,训斥道:“霍休说你在归去酒吧没回来,怕你出事,你他妈是给老子翘班了是吧?”



陆小凤往花二哥身后一躲,道:“我是完成任务才回来的,应该……不算翘班吧?”陆少爷十分心虚。



老陆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完成任务要回去汇报,你长这么大是白长的啊!快给老子滚回去汇报工作!”



陆小凤生怕他家老父亲气出个好歹,应着就要回警局。花二哥却拉住了他的胳膊,对着陆父道:“首长,您现在把他赶回警局,我一会儿会到警局去找他,不如在家里说。”



老陆瞪他一眼:“把你教出来就是来和我作对的!”



花二哥难得的笑了笑:“我也是迫不得已。”



花满楼动作快于意识,将陆小凤拉到自己身边,道:“二哥,你要带凤凰去哪?”



花二哥:“去军部。”



“做什么?”



“七童,二哥没有权限告诉你这么多。”花二哥走近一步,花满楼却带着陆小凤后退了好几步,花二哥无奈道,“我还能把你丈夫卖了不成?”



“你们是不是要研究‘T’药剂。”虽然是疑问句,但花满楼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我不同意。”



“我知道你一向很聪明,但有时候,你也要学会装糊涂,七童。”花二哥在和花满楼说话,迫人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陆小凤,“我向你保证,会好好地把陆小凤给你送回来。”



花满楼十分冷静的开口:“你们只是想要一个研究对象,我也行,我也中过‘T’药剂,我和你过去。”



花二哥惊骇不已,声音陡然拔高:“你再说一遍!?”



陆小凤一巴掌打开花二哥伸过来拉花满楼的手,道:“二哥,我以为你会到警局去,你为什么不到警局?”



花二哥冷笑一声道:“在警局会找到你吗?”



花满楼在陆小凤怀里还不忘帮腔道:“他会回去!他早就做好跟你回去的决定了,带我回家应该只是想和我说出真相,和我说完之后,他就会回警局。”



花满楼将陆小凤的心思猜的透透的,陆小凤情不自禁喊了一声七童,花满楼却把脸埋在陆小凤的脖颈处,不再说话了。



老陆叹气:“花二,你跟我过来!”



陆小凤道:“别担心。”



花满楼道:“我在家里等你,和爸妈一块儿在家等你。”



陆小凤笑着道:“好,想去诊所就去,爸和二哥会派人保护你。”



他又道:“我一定会回来,我们还没有洞房呢。”



花医生:“……”


TBC.


我要骑着小电动车突突回家了,回家前给大家把今天的发了,就当我日更了(捂脸哭)

明天的看缘分和奇迹(笑哭)

来自 坚强发布 客户端


评论(26)
热度(101)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