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包办婚姻》13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前言是没有前言

 


鹰眼老七死了,死在监狱里。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凭空消失,金九龄急的嘴上冒泡,临近退休的霍休也是火冒三丈,拍着桌子要肃清人员。老陆刚进警局门口就听见霍休的声音,他道:“霍休,上这么大火做什么?”



霍休摆摆手,让人散会,对着老陆道:“小凤凰呢?你把小凤凰给我藏哪儿去了?”



老陆指了指身后跟过来的花二哥,道:“被他带走了,所以我让他过来替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做。”



“霍局长。”



“哦,对了。”老陆放下手里的杯子,“听说警局出现了内鬼,花二抓内鬼最在行,可以帮你大忙,不用谢我。”



霍休笑着道:“我看你是成心来看我笑话的。”



老陆抬了抬手,老余将一个保温盒放在霍休面前,道:“这是夫人熬的汤,给霍局长降降火气。”



霍休脸上高兴,拧开盖子,香气扑鼻而来。他哈哈一笑,道:“奇怪,怎么一股酸味。”



老陆一拍桌子:“你别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随后他让老余关了门,又道,“凤凰被绑架时离奇失控害死的那两个人你还记得吗?”



霍休点头:“两个孤儿。”



老陆垂着眼道:“那你知道严家的人全死光了吗?”



霍休道:“怎么可能?”



老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怀疑凤凰的绑架案有人从中动了手脚。”



金九龄被怀疑是内鬼,暂时停了职待在家里陪司空摘星。司空摘星从卧室里抱出一个箱子,扔到金九龄怀里:“小凤凰让我交给你的。”



金九龄道:“什么?”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些档案文件和录像带。



“他说这是可以帮你揪出内鬼的东西。”



金九龄已经认真看了起来,是陆小凤被绑架的案件留底,当时凶手被认为是严家的人,严家由于绑架并致使信息素不稳定的未成年人失控,被帝国议会判罪流放出上京市。



当然其中不乏陆父的推动。



当时负责这个案件的人是霍休,他也是因此荣升为了上京市警局的局长,一些笔录都是霍休亲笔所写,笔录上记载的是严家对罪行供认不讳。



还有的是霍休未荣升局长前破过的一些案子,案子大部分都是缉拿贩毒团伙,霍休每次都能完美的为案子画上句号,简直是在缉毒上点满了天赋点。履历出奇的完美,仕途也出奇的顺利。



金九龄已经觉得不对,他大致的将东西翻了翻,在最下面翻出一封信。



信是陆小凤写的,是一个地址。笔迹潦草,看得出写的匆忙。



录像带已不用看,金九龄将箱子重新装好,对司空摘星道:“将箱子放好,好好在家里,不要出门。”他又抓过司空摘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你还是带着箱子回司空家吧。”



说完,抓起外套,一阵风似的走了。



严独鹤已经在此等了半个月,他在等陆小凤,但最后来的是金九龄,神情狼狈的金九龄。他道:“金队长。”



金九龄直接抓着他的胳膊,出了门,把他塞进了车里,而后金九龄将车子开得飞快,严独鹤住在一个十分窄小的巷子,巷子纵横交错,路旁还有居民摆放的杂物,道路十分难走。



“别说话,我带你去陆家。”金九龄说完,一打方向盘,拐进了一个小胡同,“到了之后,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陆将军。”



严独鹤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后面追来了两辆车。他道:“为什么陆小凤不亲自过来见我?”



“他不见了!”金九龄大叫着回答道,“我不知道那个混蛋去哪了!”



陆小凤在哪?



陆小凤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被绑在椅子上,四周是一片雪白,面前是一个玻璃窗,窗外站着的是宫九和上官飞燕,看见他醒,宫九朝他摆了摆手。



陆小凤喊道:“宫先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他又看了看上官飞燕:“还有情敌小姐。”



宫九屈指在玻璃窗上敲了敲,笑着道:“陆少爷真是一点儿也不紧张。”



陆小凤哎呀了一声,道:“宫先生都能在军部手里把我绑过来了,我紧张也没有用,不如配合一点。”而后他扭了扭脖子,“宫先生希望我怎么配合?”



宫九推开门走进去,上官飞燕拉住他,道:“先生。”



宫九道:“飞燕,乖,我一个人进去。”



上官飞燕松开手,瞪了陆小凤一眼,退回玻璃窗面前。



宫九站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桌子面前,戴上了橡胶手套,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管药剂,他神情庄重,就像在进行什么重大的仪式。陆小凤看着那尖细的针头,忽然笑了笑:“宫先生,在给我注射之前,能先告诉我药效是什么吗?”



宫九的脸被口罩遮了大半,他的眼睛弯了弯,他在笑:“‘T’药剂能够最大限度的开发个人的潜能,副作用是注射后十分钟内会强制发情,无论是A还是O,甚至是B,都会被强制发情,如果找人一度春宵,副作用等于没有,反之,则会变得和你丈夫一样,没有发情期,也感受不到信息素。”



陆小凤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当时为什么要选择我丈夫?”



宫九道:“因为他的身体情况和信息素都十分适合来做药物试验。”



陆小凤道:“好了,我没有问题了。”



宫九一只手推着陆小凤的脖子,一手将药剂缓缓地推了进去,陆小凤道:“有点儿凉。”



宫九摘下口罩,道:“一会儿,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他在针眼处吻了一下,虔诚的像个教徒,“你是唯一一个不依靠性交安全度过发情期并激发了潜能的人,我不清楚你当年回去发生了什么,现在我要亲眼看着奇迹的发生,然后复刻奇迹。”



药剂里的成分很复杂,陆小凤已经没有了力气,抬起手指对现在的他而言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宫九解开了陆小凤身上的绳子,除了房间,隔着玻璃窗道:“若非霍休的反水,我早就可以见到这一个奇迹了。”他朝上官飞燕挥挥手,“我要自己一个人独享这份奇迹。”



陆小凤还有力气笑:“那我被绑架也是你和霍休策划的吗?”



宫九摇头:“不,那只是一个美丽的巧合。”

 

TBC.

第一更GET

来自 奇迹是个人热点  客户端

评论(12)
热度(7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