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包办婚姻》14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晋虎:说实话,这个牌子的狗粮还不错。

 

陆小凤不知所踪,军部过来传消息的人差点被老陆一拐杖给打瘸,他拍着桌子:“我那么大个儿子交到你们手上,还没有一天,就给我弄丢了!是不是最近我在家太闲了,让你们以为我什么也不是了?”



陆母也是伤心担忧的呆在房间里,谁也不见,就连霍休过来探望,也被老余婉拒了。知道陆小凤去军部的人不多,知道他被劫的人几乎没有。金九龄带着严独鹤到陆家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怔,随后道:“霍休!霍休一定知道他在哪!”



老陆让老余关了门,将陆母喊了出来,对着严独鹤道:“严家的孩子?”



严独鹤点头。



陆父道:“谁让你过来的?”



严独鹤:“陆小凤,他半个月前忽然找上我,向我了解了一些当年绑架案的事情,然后让我等。”



陆小凤全身已经燥热起来,信息素不受控制在房子里乱窜,站在外面的宫九感受到了那股信息素,激动又紧张,他的两只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眼睛死死的盯着陆小凤。



陆小凤的手抓着椅子的扶手,脸部因为过分用力的咬牙而变得狰狞,额头青筋暴起,他在和身体里的欲望抗争。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一层又一层的叠加起来,愈来愈强,似乎在找一个突破口。



宫九的神情越来越狂热,他喃喃自语着:“难道是因为他的血液吗?”



宫九推开门,丝毫不受信息素影响的走进陆小凤,他的手里拿着针管,他要抽血。



陆小凤挥开他的手,宫九道:“陆少爷为什么这么不配合?”



陆小凤费力的睁开眼,道:“不如宫先生也试一下强制发情?”



宫九摇头:“我没有发情期,‘T’药剂的长期实验者就是我自己,并且我已经对‘T’药剂免疫了。”



“我想变成Alpha,不想当一个受发情期控制的Omega。”宫九一只手摁住陆小凤的胳膊,将细小的针头插进了他的血管,“我有预感,有了你的血,‘T’药剂才会变成我最想要的那个,而不是只限于让人发情、性交、激发潜能。”



陆小凤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疯子!”



宫九道:“谢谢夸奖。”



他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他将抽好的血放入密封的试管内,快步离开,门业没有关。陆小凤的信息素找到了突破口,在空气中肆意流走,惊动了上官飞燕。她铁青着脸:“老师呢?”



陆小凤已经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尽管还站得不稳:“你的好老师应该在实验室吧,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过去。”



上官飞燕并不是一个会听劝的人,她转身就跑走了。陆小凤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当年花满楼也是这样自己一个人扛过了发情期,他就恨不得能早点遇到花满楼。



“都说让你不要过去,我要逃跑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抓过桌子上的镊子,一咬牙,直接在自己胳膊上来了一下。疼痛能使人清醒,浑噩的大脑瞬间醒了过来,陆小凤的力气也恢复了些许,他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也不知道是宫九太自信还是怎么样,一路上并没有遇上什么人,陆小凤也是走了狗屎运,安全逃了出来,他身上的信息素也在淡去,强制发情的药效已经过了,随之而来的是抵挡不了的困意。



陆小凤朝四周看了看,最终让自己倒在了一大片草丛里,他抓着镊子的手在发抖,他勉力将镊子握的紧了些,又在胳膊上扎了一下,血液流出,顺着胳膊,滴落在草叶上,困意稍退。



“九龄啊,老爸啊,快点来。”



在七童知道他失踪之前把他带回去。



花满楼今天有一个长期病人在,两个人算是旧相识,看病聊天的过程十分轻松愉悦,诊所的周围藏着陆家和花二派来保护的他的人,诊所十分安全,花满楼不担心自己,也不担心陆小凤,因为陆小凤说他会回来。



而他相信陆小凤。



陆母脸上并没有太过深重的悲伤,她面对疑惑不已的金九龄,笑了笑,道:“演一出戏,揪一个人出来。”



老陆道:“我已经派人去找小凤凰了,现在要做的是揪出内鬼。”



陆母低着头,道:“我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他。”



严独鹤道:“当年我们并没有绑架陆小凤,想要辩解,但死在绑架现场的的确是严家的人。尽管当时陆将军一在逼迫,严家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可惜那时无名帮的小老头和突然冒出来的宫九频频针对严家,而霍休在审问时以严家上下十几口的性命威胁,逼我父亲认罪。谁知我们被流放出上京市不到一年就受到了追杀,我侥幸逃出。”他语气平淡,伤口已旧,虽然时不时还是要疼,但疼得已经没有那么尖锐。



老陆叹气:“霍休到底是什么时候和无名帮勾结在一起的,若是绑架小凤凰也是他的主意,那我这些年交的就是一个白眼狼!”



金九龄道:“凤凰查到不少东西,放在摘星那里。”



“问一下霍局长,一切就全都清楚了。”花二哥带着面色灰暗的霍休走了进来,霍休抬眼看陆父和陆母。



陆母道:“你,你对凤凰好,是因为心怀愧疚?”



霍休道:“不,只是爱屋及乌。”



陆母道:“既然爱屋及乌,又为什么给他注射那个药剂?”



霍休对不上话。



花二哥道:“霍局长在不是局长的时候就和无名帮有联系,小老头给他立功的机会,他给小老头内部消息,”他在警局抓住了和小老头互通消息的霍休,便直接带着人来了陆家。



想立个功,争取一下弟弟的原谅。



据霍休的招供,他在很早之前就和小老头联手了,他出身寒门,没有门道,想要在警局熬出头只能立功,但功,没那么好立。一次行动,他被小老头抓住了,小老头提出合作,霍休欣然同意。



陆小凤绑架的确只是巧合,那时他和无名帮的人在交易,绑匪停留的地点正巧在那儿,霍休恐被发现,要杀人灭口,而宫九想趁机吞掉严家,就借机诬陷,并在霍休不注意的时候给陆小凤注射了当时只是作为毒品的“T”药剂。



而陆小凤的失控让宫九看到了“T”药剂改良的希望,在吞并了严家之后,他低调出国研究“T”药剂,并在上官飞燕的帮助下研制出了第二代“T”药剂,并找了花满楼作为试验品。



花满楼送走长期病人之后,就听见门口吵吵嚷嚷的,嘈杂中“陆小凤”三个字传到他的耳朵里。他转了方向,想往外走,晋虎拦住了他:“七少爷,外面有些状况,您出去不安全。”



花满楼道:“我听到了凤凰的名字,是不是他回来了?”



晋虎道:“少爷在家里,您下班就可以见到他了。”



花满楼皱眉,道:“是不是他出事了?”



晋虎道:“没有。”



花满楼绕开晋虎走到门口,一瞬间声音冲进他的耳朵里,说话声,拍照声,脚步声,那么多声音,花满楼只听到了一句话。



“陆少爷重伤昏迷,花医生为什么还能在诊所安然工作?您一点儿也不担心吗?”



花满楼转身又回去了,他对晋虎道:“我要回家。”



晋虎道:“少爷真的只是太困了,他睡着了,外面媒体惯会捕风捉影。”



花满楼已经换下了医师服:“我想回去看着他睡觉。”



晋虎:“……”我是不是猝不及防地被狗粮糊了一脸?



花二哥看见花满楼回来,一脸惊讶与担忧,急忙道:“当时我没在护送的队伍里,首长让我去警局卧底了!”所以,你丈夫受伤这个锅二哥不背。



再次背锅的陆首长:“……”



花满楼问道:“凤凰怎么样了?”



陆母拉开门从里面走出来,对他道:“七童进去守着吧,他醒过来第一眼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



她拍拍花满楼的手:“小凤凰只是力气用尽,累得睡着了,不用担心。”



老陆道:“上官飞燕已经被抓了,七童要见见她吗?”



花满楼道:“谢谢爸。等凤凰醒了,我们一块儿去。”他笑了笑,“不然他会吃醋的。”

 

TBC.

第二更GET

来自 缘分也是个人热点  客户端

评论(47)
热度(105)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