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包办婚姻》15 完结章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跟你们说个秘密:zjkaichezhuanyong

*嘘。

陆小凤困极了,在看到救援的那一瞬他就向睡意臣服,睡死过去了,怎么回的家他都不知道,更不要说知道花满楼是什么时候坐在床边,看着他了。


他想动一下胳膊,被扎的伤口隐隐作痛,他皱着眉,轻轻的痛呼了一声。撑着头睡着的花满楼被吵醒,伸手抓住陆小凤的手:“你醒了,哪里有不舒服吗?”


他好像有些惊慌,手足无措地将手又松开,道:“妈说你胳膊上有伤口,我看不见,没有碰到伤口吧?”


陆小凤笑着道:“没有,伤口很轻,没有关系。”


他伸出手指,勾住花满楼的手指,道:“我没事,只是困,上来再陪我睡一觉吗,花医生。”


花医生抓起陆少爷的手,放在嘴边,吻的郑重而怜惜。他道:“不,你睡吧,我守着你睡比较安心。”


镇定下来的花医生自动开启了撩凤凰技能,甜言蜜语说得陆少爷心头发痒,不想睡觉,只想拉着花医生上床。


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T药剂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褪去,强制发情使得他的身体一下子负荷过重,整个身体都在叫嚣着:休息!休息!


陆少爷迷迷糊糊道:“看够了上床一起睡……”说着就没了话,他又睡了过去。


花满楼将手放在陆小凤的脸上,能感受到细小的胡茬。他站起来,俯身,在陆小凤的脸上亲了亲,低声道:“祝好梦。”


宫九被抓,无名帮也被老陆亲自端了老巢。小老头畏罪自杀,留下一个烂摊子没有人管,帝国方面要修整无名帮所在的区域。本来这任务是要派给陆小凤的,但陆少爷现在是个病号,所以任务就落在了和西门吹雪正处在热恋期的叶孤城身上。


没有Omega陪伴的西门吹雪,一天三趟地往陆家来,也不做什么,就是坐在陆小凤面前嘲笑他。


今天也没有例外。


“一个A,这么娇贵,吃个饭还要人喂。”


陆小凤厚着脸皮,吃着花医生喂过来的粥,道:“我不和欲求不满的人计较。”


西门吹雪奇怪道:“你在说你自己?”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陆少爷是个怂包,结婚一个多月了,还没有标记花医生,而且还是个可怜的老处A,更可怜的是,还被人用药物强制发情。


陆少爷羞愤不已,赶人:“滚蛋!”


西门吹雪例行嘲笑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


花满楼道:“明天要庭审宫九和上官飞燕。”


宫九他在国内作恶多端,但却拥有很多失去理智的狂热信徒,上官飞燕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研究“T”药剂,并将不成熟的药剂作为毒品贩卖,以此敛财,支撑研究,循环往复,害人无数。


庭审,只是走一个程序,他们的下场只会是死刑。


花满楼又道:“明天我们一起去。”


陆小凤点头,道:“我要作为证人出席。”陆小凤作为“T”药剂的第一个受害人,是要出庭作证的。本来花满楼也是要作为证人出席的,但是陆小凤并不想外界的言论影响到花满楼,便使了个手段,免了花满楼的出席。


庭审上作为证人的霍休被警察押送到了法庭,穿着破旧的狱服,手上带着手铐,面目疲倦,一下子像老了十来岁。


花满楼在进法庭之前接到了陆砚书的电话,匆匆离去。


陆小凤百无聊赖的坐在证人席,低头扣着手指,也不听庭审内容。老陆坐在旁听席,看着自己的拐杖,觉得手痒。


宫九对罪行供认不讳,他在被抓到之前正将最完美的“T”药剂往自己的体内注射,混合了陆小凤血液的药剂与宫九的身体产生了排斥,他陷入了发情期,来得疯狂的发情期,散发出的是属于Alpha的信息素,他成功了。


但也被抓了。


上官飞燕是绝对跟随宫九的,她认罪认得也是干脆利落,但在被带下之前她要求和陆小凤对话。


陆小凤笑道:“上官小姐想对我说什么?”


上官飞燕问道:“陆少爷的丈夫呢?”


“是不是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陆小凤黑了脸:“你做了什么?”


上官飞燕笑了一阵道:“做了一件好事儿。”


陆小凤骂了一声,转身往外跑,边跑边拨花满楼的电话。


陆砚书是来向花满楼辞行的,他要去国外了,花满楼道:“祝你一切顺利。”


陆砚书拉住起身要离开的花满楼,道:“陪我吃最后一顿饭,可以吗?”


花满楼抽出手,坐了回去。两个人全程无话,安静的吃着饭。


一阵热在身体里出现,逐渐走遍全身,花满楼只觉得难受,筷子掉在地上,他已察觉到不对。


他在发情,一个没有发情期的人,竟然被强制发情。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已经被全部销毁的“T”药剂。


他扶着桌子站起来,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却跌进了一个怀抱,是陆砚书扶住了他。


他道:“上官小姐告诉我只需要重新给你注射药剂,并永久标记你,你就会恢复正常,我把药剂倒进了饭里。”


“我是在帮你。”陆砚书的手要摸向花满楼的衣服,正在这时,花满楼的手机响了。


陆砚书拿出手机,“凤凰”两个字在跳动,他皱着眉掐掉了手机,将其扔到一旁。他道:“他有什么好?你们不过只认识了一个月!我们认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


花满楼推开他,手在桌子上摸索,将酒瓶子拿在手里,道:“因为他从来不觉得我没有发情期是不正常的。你刚才说让我恢复正常,我告诉你,我很正常。”


他听到脚步声,将瓶子胡乱挥舞一通,脚步声停了之后继续道:“我觉得自己过得很正常,正常的家庭,正常的婚姻,之后也会有正常的性生活。”


陆砚书冷笑一声道:“你在说谎!没有发情期的Omega一点儿也不正常!”


他觉得自己看透了花满楼,看透了他在强装镇定。陆砚书笑着道:“七童,不要在欺骗自己了,我帮你恢复正常,然后好好过日子。”


陆砚书抓住了花满楼,他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刚准备将花满楼压倒桌子上,就被瓶子砸了后脑勺。


花满楼喘着粗气往门口跑,门被粗暴地踹开,花满楼正跌进陆小凤的怀里。


花满楼道:“揍他。”


陆小凤把人横抱在怀里,道:“好的,花医生。”


陆小凤感受到了花满楼的信息素,花香萦绕在的鼻尖,好像在勾引他。但他还是要先把陆砚书揍得走不动路,谁让这是花满楼的要求。


陆小凤一脚将倒在地上的陆砚书踢出去好冤枉,撞倒好几个凳子,陆砚书只是一个医生,平时也不锻炼,他早已晕了过去。


陆小凤在花满楼额头上吻了一下,道:“花医生,择日不如撞日,我们洞房吧。”


花医生被身体里的情欲折磨地受不了,也不忘撩一把,道:“回家,比较能尽兴。”


陆砚书定的地点是一个私人餐厅,隐蔽性好,更妙的是这里是司空家的产业,陆家有参股,这件事瞒得十分容易。


甚至不会有人知道花满楼和陆小凤来过这里。


陆小凤载着花满楼往家里赶,愣是把一辆破车开出了跑车的效果,花满楼躺在后座,热的扯开了衣领,陆小凤都不敢抬眼看后视镜,就怕自己把持不住。


只是听着花满楼不小心漏出的声音他就浑身发热。


陆小凤开着车直接冲到了小楼前,抱着花满楼刷刷几步到了卧室,还不忘将房门锁的死死的。


花满楼刚触到柔软的床铺,就往后挪了一下,对着陆小凤道:“凤凰,洞房了。”


陆小凤扔掉西服外套,扯开领带,单膝跪在床上,咬住花满楼伸过来的手指,含糊不清道:“花医生,这个时候你还要撩拨我吗?”


说着,牙齿在花满楼的手指上摩挲轻咬。


花满楼道:“我说过,我、我没有撩。”


陆小凤轻笑出声,道:“是,七童没有撩。是我自己对你有不轨之心,看着你,就觉得你在撩我,在勾引我。”


陆小凤吐出花满楼的手指,吻住了他的嘴。花满楼只觉得唇上一热,随后他感觉到陆小凤的舌头伸进来了,随之而来的是霸道的信息素。


独属于陆小凤的信息素包裹住花满楼整个人,无孔不入,寻着机会便往花满楼身体里钻。花满楼的信息素也在回应,甚至因此变得更加浓郁,他体内的热也更加的强,横冲直撞的,变成了痒。




【提示:不要在子博点赞、推荐、评论,不然文章可能会挂】


【有什么想说的在这下面说哦】


【各位少女,请配合】

看完提示了吗? 看完的话,点我,少女









做到最后,花满楼已经没有什么力气,连记忆也似乎空白了,只记得无尽的欲望和喘息。他不知道陆小凤到底做了多少次,只是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陆小凤抱着他进了浴室。


陆小凤看着迷蒙这眼睛的花满楼,拿被子盖住被印满情事痕迹的美好身体,将人抱在自己怀里,在花满楼泛着薄红的眼角轻轻地温柔地吻了吻 道:“晚安,花医生。”

花满楼似乎在回应他似的轻恩了一声。

陆小凤笑笑,闭上了眼睛。

天的确已经暗了,该入睡了。

END.

《包办婚姻》完结撒花
番外可能会有

之后会主要更《一日为师》,也请大家支持,谢谢。

恩,还有那个影帝×总裁的梗,文章名为《谈情》,只是在策划中,没有动笔

毕竟,我还有个《一日为师》的天坑还没填😂

这么多天,谢谢大家的喜欢,因为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我才有了更文的动力,再次谢谢你们(鞠躬)

最后一句,开了车,我不会掉粉吧?(惊恐脸)















评论(57)
热度(16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