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包办婚姻》(百粉点梗)番外01

陆花现代ABO
先婚后爱(?)
私设如山
军二代不务正业陆小凤×富二代超级会撩花医生(这是什么鬼设定?我也不是很清楚,摊手)
人物是古龙大大的,OOC是我的
观看需谨慎

梗见主页

前文:包办婚姻

————以下正文————

*CP粉:求同框!求合体!让狗粮来得更猛烈些吧!

*陆少爷:这个知识啊,要是不能活学活用,就等于白学的。


陆小凤被老陆踢到军部去了,一个月回一次家,这对于整天和花医生卿卿我我不能分离的陆少爷来说无疑是一种酷刑。


但前有老陆花式抡拐,后有陆母望子成龙,陆少爷只能乖乖呆在军部,苦等每月一次的见面机会。


花医生的诊所也越来越有知名度,一些老首长都会来这里讨要养生的法子,花满楼是忙得不得了。


距离上次洞房已经一个多月了,花医生身上还是散发着浓浓的Alpha信息素,让一些Alpha病人很不适应。无奈花医生只能呆在办公室里,只接待Omega病人。


现在谁都知道,陆小凤是多么厉害的一个Alpha了,加上他平易近人的可爱的性格和俊美的长相,多出了一大票迷妹。


小赵站在前台,掰着手指头数日子,陆少爷在军部的第37天,也是花医生独守空闺,CP粉期待同框合体的第37天。


一个阴影罩在她头上,随后是一只好看的手,轻轻的扣了扣桌面。小赵抬头,就看见一个裹得像恐怖分子的男人,她一激灵,抓起手边儿的电话就要报警,那个人胳膊一伸,摁住了电话。


小赵:“!!!”现在的恐怖分子都这么猖獗了吗?!不行,她要镇定!她要保护花医生!


那人低声道:“小赵,你们花医生在哪儿?”


这个声音很耳熟了。


小赵眼睛一亮,刚准备喊陆少爷,立刻又住了嘴,只是一脸我懂地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


陆小凤道:“你通知大家早点下班吧。”


小赵疯狂点头,下班下班,给CP谈恋爱的空间和时间!


陆小凤溜达到办公室,也不敲门,直接进去,顺手还锁了门。黄昏至,屋里有些暗,陆小凤按开了灯,道:“花医生这是给谁省电呢?”


花满楼起身,道:“凤凰!?”他也十分想念陆小凤,“你回来了。”


陆小凤走过去,隔着桌子,抓住花满楼的医师服,往自个儿的方向一拽,亲上了日思夜想的Omega。



办公室有一个大的窗户,面对着诊所的小后院,院子里种着花,平时除了小赵去浇浇水,没旁人经过。



花满楼好容易退开稍许,道:“窗帘。”


陆小凤松手,笑着道:“我让人提前下班了,你放心,不会有人看见的。”


说着,他绕过桌子,站在了花满楼面前。花满楼被他一步又一步的逼近挤得无法站立,只能坐回椅子上,仰着头,看向陆小凤。


他的眼睛很漂亮,即使陆小凤知道他看不见,但还是觉得这样的注视像是在自己身上点火。


陆小凤将两只胳膊撑在扶手上,俯身,把花满楼困在自己和椅子之间。花满楼笑着问道:“你要做什么?”


“洞房呀。”陆小凤回了一句,脸一侧,叼住了花满楼的耳垂,“……实践是唯一真理。”


花医生莞尔:“爸要是知道你将这句话用在这种地方,肯定要揍你。”



陆小凤跨坐在花满楼身上,搂着他的脖子,道:“知识学到手里,就要活学活用。”


花满楼伸手,扶住陆小凤的腰,道:“在军部还适应吗?”


花医生一点儿也不紧张,还有心情关注丈夫的学习情况。陆少爷表示,是我不够吸引人?于是扭了扭腰,一副小妖精的样子。


花满楼低喘了一声,道:“回家。”


陆小凤解着花满楼衣服的扣子,在他的锁骨上舔了一口,道:“等不及了。”


小赵想着要给后院的花花草草浇个水,谁知道就随意那么一瞟,看见了陆少爷勾引花医生的现场。


这种体位,难不成陆少爷就是传说中的A受?小赵想着,要流鼻血。


陆小凤朝小赵挥了挥手,笑得一脸娇羞。小赵觉得人生有点灰暗,被逆CP的痛谁人知!?


看着小赵一脸生无可恋的离开,陆小凤笑倒在花满楼身上。


花满楼把人从自己腿上拽下来,道:“回家再说。”


在办公室挑战太大,花医生开始慌了。


陆小凤蹲在花医生两腿之间,道:“七童,我们老师还讲过,男人有时候要学会低头。”


花满楼:“……”

陆少爷在军部最大的学习成果大概是一箩筐的下流话。

【不要在子博处点赞评论!
【不要在子博处点赞评论!
【不要在子博处点赞评论!

跟我念,不在子博处评论点赞!念完,点我,少女(ಡωಡ)








身体之间的碰撞,原始而生动,发出的声音像催情剂,让两个人都陷入情欲,无法自拔。


也不知过了多久,花满楼声音都已经嘶哑,眼角挂着生理性的泪水,小腹上还有白色的液体。


他大口喘着气,陆小凤弯身,温柔地抚开他被汗浸湿的发,在他额头上吻了吻,道:“睡吧,我给你清理一下身体,我们就回家。”


花满楼还有些迷蒙,伸出手,摸到陆小凤的脸上,笑了几声,上身微抬,在陆小凤脸上落下一个吻,嘟囔道:“到家记得叫醒我。”

然后他就安心睡了过去,陆小凤搂住滑下椅子的花满楼,心里怜惜不已,情不自禁,又吻了吻花满楼红彤彤的嘴唇。

窗外夜已经降下,星星忽明忽暗地缀着,似一幅画。

陆小凤想,怀里人也似一幅画。

END.

深夜福利GET

评论(30)
热度(112)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