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一日为师 下【7】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陆花年龄差师徒操作,私设如山,谨慎观看。

熊徒弟陆小凤×温柔师父花满楼

前文:一日为师

————以下正文————

林溪镇是个很繁华的小镇,也是一个很传奇的小镇。镇上的百姓都多多少少会些武艺,互相也都认识。镇里的兵器打得一绝,常有初入江湖的少年到这来打一把趁手的武器。

林溪镇的百姓一点儿也不惧怕持刀拿剑的江湖人,时不时还有未嫁的姑娘羞答答地递给过路的侠士一方香帕,想结成良缘。

江湖人来来往往,却从不敢在林溪镇犯事,因为一个琴苑。

这个琴苑只占了很小的一片地方。在主街的尽头,一个风雅的招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几个美貌的琴娘。那里就是琴苑。

镇上的人也不知道琴苑是何时建的,只知道主街的房屋结构动了又动,只有琴苑岿然不动,仿佛是跟着林溪镇一同出现的。

林溪镇在,琴苑便在。

早些年的江湖人可没有这么安生,仗着自己会武,欺男霸女,扰得林溪镇不得安宁。那时便是琴苑老板出手教训了几个人,才换得林溪镇现在的安和繁荣。

昨天下的雪还未化,冬意藏在每一个角落,但街上已有许多行人走动。

镇上常来侠客,不稀奇。但今日来的侠客却是让人不得不关注,一个面若冰霜的持剑少年、一个相貌英挺的男子和一个温润如玉的瞎子,这样的组合很难让人不好奇。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孤城、金九龄和花满楼。

自陆小凤走后,花满楼在江南呆着也很是无趣,便到了京城花三哥的宅子暂住。住了十天左右,一纸诏令,花满楼就被皇上打发到林溪镇来调查一件事情。

原本皇上中意的人是陆小凤,谁知陆小凤竟不在。皇上想着,跑得了徒弟你跑不了师父,花满楼去了,陆小凤不管在哪肯定是要找过去的。

这样既让侠探办了事,又不用欠人情。皇上十分满意。

从京城赶来林溪镇花了足足两天时间,陆小凤并没有出
现。叶孤城很失望,花满楼也很失望。

金九龄问他陆小凤去了哪,花满楼答不出;问陆小凤为何离开,花满楼还是答不出。

前一个答不出,是不知道;后一个答不出,却是不知如何说出口了。

是答陆小凤对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被他赶跑了,还是答他对陆小凤的感情越过了师徒的线,因为心虚把人气走了。这两种回答,都说不出口。

花满楼只能沉默以对。

前些日子来了一群人在林溪镇闹事,与正巧在镇上的西门吹雪起了冲突,等叶孤城收到消息赶来时,西门吹雪已没了踪影,只剩下地上的血迹与一块儿青天令。

青天盟原本服务于皇族,由虞岫创立,专门替皇帝做些不方便大肆宣扬的事情,也在暗中维护皇帝统治。

自九年前宫九利用青天盟欲杀害陆小凤一事之后,皇上便毁了所有的青天令,解散了青天盟。现在青天令重出,让人担忧不已。

花满楼问道:“吹雪他到镇上来做什么?”

叶孤城道:“我自出谷便一直跟着师父,做了一些事情,他是来找我算账的。”

金九龄十分好奇,什么样的事情会让西门吹雪生气?难不成把他的剑给丢了?

客栈在一个窄小的巷子里,招牌有一半已经松动,斜斜的挂着,上面的字已看不清,只能看见客栈两个字。

金九龄仰头瞧着破败的招牌,叉着腰道:“整个林溪镇就这么一个客栈吗?”

金九龄是个很挑剔很会享受的人,他实在瞧不上这么一个客栈。但叶孤城和花满楼已经进去了,拿着行李的花平道:“金捕头,您要到别处去住吗?”

最后金九龄还是进了客栈。

客栈里没有小二,只有一个神神在在拨弄键盘的中年掌柜,见着人来也不迎,站在柜台后面,抬手往楼上一指。

他道:“叶小少爷的房间没有动过,您还住在那,至于叶小少爷的两位朋友,便住在天字一号房与天字二号房吧。”

金九龄道:“你们竟还有天字号房?”

掌柜斜了他一眼,道:“自然。”

“金捕头是觉得我们凤凰谷已穷得叮当响了吗?”青藤站在楼上,手撑着栏杆,满脸笑意。

花满楼听出了青藤的声音,青藤一向是跟着陆小凤的。

那么,陆小凤也在这间客栈吗?

花满楼道:“青藤先生,小凤在吗?”

青藤道:“小公子不见踪影,只留了信让我在此保护花公子。”

花满楼道:“若他来找你,告诉他,我在等他回家。”

天字号房果然很不错,与客栈破败的外表一点儿也不衬,也算是内里有乾坤了。

花满楼住在一号房,屋里的摆设竟与百花楼的一模一样,只是因着冬日寒冷,地上铺了一层毯子,屋里还摆着一个炭炉。

花平拿出一件斗篷,道:“少爷,林溪镇比京城还冷上许多,您若是外出,一定要穿上斗篷。”

斗篷是花三嫂给做的,天青色的,上面绣着暗纹,帽子上还滚了一圈白狐毛,瞧着就暖融融的。

青藤敲门,也拿着一件斗篷进来。

看见花平手上的斗篷后,笑道:“都说小公子这心要白操了,花公子的随从肯定都会考虑周到,那这斗篷我便拿回去了。”

花满楼才听出青藤是来做什么的,他起身,接过青藤手里的斗篷,手在上面摸了摸。

他笑道:“不能让他一番心思白费。”

青藤耸肩,道:“花公子,我们家小公子一向脾气倔,要人哄。到了您这,倒是纵得更狠了些,小公子这臭毛病怕是改不过来了。”

花满楼道:“你说他坏话,不怕他找你麻烦?”

青藤一愣,道:“小公子不知在哪,怎会知道我说了他坏话?”

花满楼道:“他不就在这间客栈里吗?”

青藤道:“花公子真爱说笑,若是小公子在,怎会不来见您?”

花满楼微微侧头,道:“那,就要问小凤了。为什么不来见我?”

隔壁房间偷听的陆小凤急忙站直,拍着胸口,惊魂未定。

“你在我房间做什么?”叶孤城不知刚从哪回来,身上一股凉意。他坐下,倒了杯热茶,抬眼看陆小凤。

陆小凤把食指放在嘴边,一脸着急。

他离家出走不到一天,就没忍住又折回去了,但却得知花满楼去了京城。他想大概是花满楼太生气,连百花楼都住不下了。死皮赖脸撒泼打滚也要重回花满楼身边的勇气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一点儿不剩。

花满楼在京城的时候不喜出门,整天就呆在屋子里,陆小凤就也呆在花三哥宅子附近,哪也不去。

叶孤城到京城求援,和猥琐躲着偷看师父的陆小凤碰了个正着,他说明来意,陆小凤心生一计。

然后皇上嘴上说着找不着徒弟就师父上,和他可爱的小兄弟把花公子骗到了林溪镇。

这一切花公子全不知情,只以为是凑巧。

“师叔并没有生你的气。”

“不成不成,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能随意行动。”

“死皮赖脸你不是最擅长?”叶孤城放下茶杯,微微笑了笑,“你惯会撒娇,你一撒娇,我保证师叔拿你没辙。”

陆小凤还在犹豫。

叶孤城继续道:“先在他身边,然后伺机而动。”

“不然等他身边有了姑娘,你后悔也无用。”

陆小凤惊奇地看着叶孤城,道:“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孤城吗?今日话好多,还充满了关怀!我好感动!”

叶孤城拍掉他伸过来摸脸的爪子,道:“我师父他有一个未婚妻。”

陆小凤不说话了。

叶孤城又道:“我去找了麻烦,师父生气了。”

“唉!”陆小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然咱们回谷和秀秀过吧。”

叶孤城瞧着他,像瞧一个白痴一样。

有人敲门,花平在外面道:“小少爷,少爷让你和叶公子

聊完天后回来吃饭。”

被抓包的陆小凤:“……”聊的太入神,忘了他师父耳力极好。

陆小凤只能应了一声:“好,花平,我知道了!”

客栈的菜色很好,金九龄也在,看见灰溜溜进来的陆小凤,他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打招呼:“小凤凰也在啊,真巧。”

金九龄不知道这师徒二人是怎么了,只是瞧见焉了吧唧的陆小凤,心里好笑。

花满楼笑着道:“孤城怎么不过来?”

陆小凤道:“他有心事,单独用餐。”

师徒两个是都在装糊涂,谁也不提那件事。花满楼是怕一旦越了界,会毁了陆小凤,可他又不想小徒弟离开自己。陆小凤则是怕再提起惹花满楼不高兴,他也会心里不痛快,索性不提,先这么放着。

等找准时机,一击必中。

花满楼恩了一声,道:“你觉得吹雪会不会有事?”

陆小凤道:“不会。”

“如此肯定?”金九龄道。

陆小凤道:“师伯的功夫有多高深不必我说,师父和金叔叔一点儿也不担心,我就可以肯定师伯不会有事。”

花满楼给陆小凤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碗里:“你之前在哪儿?”

陆小凤扒拉着饭,道:“我啊,我回了一趟凤凰谷。知道师父来林溪镇后,便跟过来了。师父怎么知道我在客栈?”

花满楼笑道:“青藤一向只跟着你,便是说来保护我,也断不会丢下你;其次,你在孤城房间里说话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想着要藏下去。”

陆小凤摸着后脑勺:“嘿嘿,嘿嘿。师父果然是师父。”

花满楼叹气,道:“师父也有做不到的事,不要再任性乱跑了。”

陆小凤垂着头,哦了一声。

金九龄:气氛好奇怪。

TBC.




评论(20)
热度(46)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