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一日为师下【8】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陆花年龄差师徒操作,私设如山,谨慎观看。

熊徒弟陆小凤×温柔师父花满楼

前文:一日为师

————以下正文————


这里是个窄小逼仄的地方,而且很暗,没有一盏灯,也没有一点儿声音。若是把一个人关在这里,关上五六天,那这个人肯定是要疯的。



但西门吹雪没有疯,就连一点儿急躁也没有。



门外那个人又来了,十分准时,每晚这时都会过来和西门吹雪聊天。她是个不怕尴尬的人,虽然她说十句才会得到西门吹雪一句回答。但是她仍旧说得起劲。



说什么呢?有时是话本上的故事,这种时候是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有时是讲些坊间的下流话,西门吹雪也是不理的,仿佛睡着了一样。但玉娘知道,西门吹雪并没有睡着。



她终于讲完了下流话,娇笑了几声,道:“叶小少爷又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官差和一个瞎子。”



西门吹雪道:“何时让我离开?”



玉娘道:“等咱们抓了叶小少爷,西门庄主自然就可以离去了。”



西门吹雪道:“抓他做什么?”



玉娘道:“自然有用处。”



西门吹雪知道玉娘已经走了,他坐在椅子上,手边是自己的剑。



难道他不想离开吗?



他恨不得立刻赶到叶孤城身边,把人带回万梅山庄。可他不能,西门吹雪向来是别人的噩梦,现在却被困在一个狭小的屋子里,动弹不得,这是谁也不敢想的事情。



金九龄推开门走进来,拍掉肩上的落雪,快步走到炭炉旁,伸着手取暖。花满楼给他倒了热茶,问道:“可有什么消息吗?”



金九龄撩炮坐下,将茶一饮而下,叹气道:“我已问了,镇上的人在这几天没有见过西门。就连几天前的在镇上闹事的青天盟的人也没了踪影。”



临溪镇的百姓都十分热情,但热情里藏着排外,金九龄只是多问了一句琴苑的事,就被人礼貌的赶了出去。这个琴苑在镇上百姓的心里似乎不仅仅是保护神那么简单,也像是一个底线。



花满楼拿开陆小凤偷摸摸搁在他腰上的手,道:“看来我们必须要去一趟琴苑了。”



陆小凤道:“那个叫故人苑的琴苑很干净,凤凰谷的人没有发现别的。”



金九龄道:“但这种情况下,太过干净反而值得怀疑。”



叶孤城也不知是何时出去的,挟着风雪的冷意回来。陆小凤起身拉住他坐下,问道:“大晚上的,你去哪了?”



叶孤城道:“我去找师父。”



他面色比风雪还冷,还带着些恼意。



青藤将披风披在他肩上,道:“孤城少爷,虞先生让您回谷,寻西门庄主的事情就交给公子他们。”



叶孤城抿着唇,良久,道:“不。”



青藤道:“若您不回去,虞先生不日将过来亲自带您走。”



陆小凤看青藤一眼,青藤闭嘴,后退一步。



陆小凤道:“虞叔向来不管事,这回是怎么了?”



青藤道:“我也不知。虞先生只是来了一封信,其他什么也没提。”



陆小凤拍拍叶孤城的肩膀,道:“没事儿。等虞叔来了,我和他说。”然后他问道,“你有什么线索吗?”



叶孤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道:“不必去故人苑了,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陆小凤和金九龄对视一眼,在彼此眼里看见了相同的疑问。叶孤城是否认识故人苑的苑首?又或许叶孤城是否和故人苑有关系?



他们不必问,因为叶孤城已经说了。



他道:“整个临溪镇的百姓都是前朝贵族或者将士的后代,而故人苑是管理他们的地方。”



这个秘密实在是让人震惊。



花满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那么,他们肯定很高兴你来了这里。”



金九龄瞪大眼睛,道:“他们想造反吗?!”



他又看叶孤城,也想起叶孤城是什么身份。



前朝皇族,更是最直系的血脉,是复兴前朝最好最恰当最名正言顺的领袖。



花满楼按住金九龄,道:“若是要复兴前朝,孤城不会去找皇上。”



叶孤城低声道:“我只想好好呆在我师父身边。”



陆小凤道:“那师伯……”不想你呆在他身边呢?



西门吹雪不是花满楼,他从不心软,也缺乏温情。面对徒弟犯上的情意,他大概不会像花满楼这样纵容。



叶孤城打断他,道:“没有师父,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人在迷茫的时候最容易走上歧路,如果西门吹雪再不出现,保不准叶孤城就要受了苑首的蛊惑,举起复兴前朝的大旗了。



花满楼道:“你师父的武功世间难有敌手,他一定会回来。”



“而且,他很在乎你。”



叶孤城像想起了什么,忽然情绪很激烈,道:“所以他把我送到凤凰谷,要和我断绝师徒关系吗?”



陆小凤上蹿下跳,急得不行,抚着他的背,道:“哎呀呀,你别激动!别激动!你的病要是复发了,就只能回谷了!想想师伯还没找到,你冷静!”



“吹雪当年送你到凤凰谷,是因为陆谷主可以医治你的病。”



“那断绝师徒关系呢?”叶孤城已恢复冷静,他盯着花满楼,“凤凰也回谷了,师叔你并没有和他断绝师徒关系。”



陆小凤挠脸,心里想到:要是知道有一天师徒关系会成为他喜欢花满楼的阻碍,他一定要断绝一下的!



花满楼起身,走到叶孤城身边,拍拍他的发顶,声音温柔,道:“吹雪如果真的不想要你这个徒弟,你出谷后就根本不会找到他。”



故人苑的苑首是一个走路都十分缓慢的老头子,姓钱。瞧见叶孤城来,十分高兴,脸上笑出一道道褶子。他神情殷勤喜悦,招来琴娘上茶。



叶孤城抬手阻止他的动作,道:“我已说得十分明白,我并不想复兴前朝。”



钱苑首没想到叶孤城会在这个场合下说出这样的话,他看了看神情并没有变化的陆小凤三人,叹气,脸上的喜悦也全换成了忧愁。



他道:“小主子,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前朝活着,您一句话,便否了我这一生。”



花满楼道:“你的一生还没有完。”



钱苑首道:“很快了。”



陆小凤道:“你们小主子想好好过,你非要把他扯进旧事里。”他看着钱苑首,眼神凌厉,“你不是在毁了他的一生吗?”



钱苑首大声道:“他体内留着先祖的血,就要背负这种责任!”



这位老人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复兴故国,不知该说他伟大还是可怜。如今他神情激动疯狂,仿佛下一刻会扑到陆小凤身上,和这个否认复国的人同归于尽。



花满楼对人的情绪十分敏感,他准确地拉住了陆小凤的胳膊,把人拉到自己身边。他笑着道:“不如,我们先喝一杯茶。”



金九龄已经在琴苑里走了一圈,没有客人,只有一些琴娘两两三三的站在游廊底下说话。琼娘是新来的,长着一张稚嫩的脸庞,小小的个子抱着一把琴,垂着头小步地走着。



金九龄拦住了她,笑着道:“姑娘要去哪?我送你去。”



他已经将琼娘怀里的琴拿到了自己手上。



琼娘点点头,细声道:“谢谢公子。”琼娘要去琴阁练琴。



琴阁是一个两层的小阁楼,这个时间,练琴的人还没有来,很空,还有昨夜的凉意残留。金九龄跟着走了进去,将琴放下,又将炭炉与灯燃了起来。



琼娘道:“公子真是个温柔的人。”



金九龄道:“那姑娘可愿为我弹一曲?”



琼娘羞愧道:“我弹得并不好。”



金九龄已找了位置坐下,笑着道:“谢谢姑娘。”



琼娘从没见过这么俊朗温柔的公子,便是有,也是瞧不上她。苑里的姐姐们不仅长得好看,琴艺也是绝佳的。让一个女子喜欢上一个男子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琼娘已经认为金九龄是世上最好的人,想捧着自己的一颗心给他。



心中有意,琴声也缠绵悱恻起来。



金九龄并没有感受到,男子总是粗心的,在无意中得了姑娘芳心,偏又不知。他起身在琴阁里走了起来,停在了一幅画面前,那是一幅美人图。



他将画掀起一角,是墙。这并不稀奇,挂在墙上的画,后面自然是墙。金九龄伸手摸上墙,摸了一阵后,曲起手指敲了敲。墙的稀奇便显出来了。



琼娘站在不远处,疑惑道:“公子在做什么?”



金九龄收回手,道:“只是想瞧瞧这琴阁的墙有什么魔力,在此弹出的琴声竟如此美妙。”



琼娘被他逗笑了,道:“那公子找出是什么魔力了吗?”



金九龄一脸遗憾道:“这墙不过是普通的墙。琴声这么动听,完全是姑娘弹奏的好。”



琼娘羞红了脸,手足无措。



金九龄道:“我的朋友还在等我,我就先行告退了,希望下次能有荣幸再听姑娘弹一曲.”



故人苑的茶是好茶,花满楼是个爱茶的人,不自觉便多喝了一杯。陆小凤瞧在眼里,眼中笑意盈盈,想着回去便让青藤打听打听这是什么茶,让凤凰谷买些放在各处的客栈里。



无论花满楼在哪,都能喝上。



陆小凤道:“钱苑首认为复兴故国只需要喊喊口号就行吗?”



钱苑首道:“自然不会!只要小主子愿意,我立刻将藏宝图双手奉上!”



叶孤城道:“藏宝图?”



钱苑首眼睛里闪着光芒,像是在为故国骄傲。他道:“我朝藏起的财富可以比得上大庆现有的!由历代皇上积累而成,藏在一个绝密的地方,只有拿到藏宝图才能找到它!”



他又道:“那副图便是‘故人问途’!只能由皇室后代亲自找寻,才能安全无虞的得到宝藏!”

 

TBC.


评论(15)
热度(3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