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一日为师 下【10】

这里栀酒,更新奉上

陆花年龄差师徒操作,私设如山,OOC预警,谨慎观看

前文:一日为师

————以下正文————

钱苑首已死,林溪镇群龙无首,将全部希望都放在了叶孤城身上。

叶孤城扶着西门吹雪,看着聚集在琴苑门口的人们。这些人中有眼含热泪的白发老人,也有神情不一的中年人,还有半知半解的青年人与懵懂的孩童。

叶孤城道:“各位在林溪镇安稳生活,我会派人过来管理琴苑。我是大庆人,各位也是大庆人,明白吗?”

镇长是个魁梧的中年人,他上前一步,道:“小主子说什么便是什么!”

金九龄将此事的结果写了信,连同陆小凤给他皇帝兄长的小礼物,一同送去了皇宫。

皇上却没有心思看信,他正被一个黑衣人摁倒在寝宫的床上,龙袍也被人扯开。

皇上没有慌乱,也没有喊来侍卫救驾,因为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他道:“宫九。”

他又道:“朕很想你。”

宫九停下动作,翻到一边,坐在床上,摘下面罩,露出一张精致艳丽的脸。他笑道:“你知道我没死?”

皇上也坐起来,将衣袍合拢,道:“才知道不久。”

他看着宫九,像在看着自己的孩子,道:“朕的弟弟也长大了,真好。”

宫九冷笑一声,道:“皇上是在说陆侠探吗?可惜陆侠探心里只有他的师父,没有皇上你。”

皇上笑了笑,道:“你在外面过得还好?准备何时回来朕身边?”

宫九道:“你解散青天盟,不就是要丢弃我吗?”

皇上捏了捏宫九的鼻子,道:“在外面玩够了就回来。也不要再追着小凤凰不放了,叶家与前朝的事儿也不用再管。朕心里知道,也会好好解决。”

前往灵枢宫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匆匆上路只会半路折返,青藤早已备好三辆马车,准备往金陵回转。

马车很破,青布帘子压根就挡不住寒风。玉娘嗔怪地看着陆小凤,道:“这便是凤凰谷的待客之道?”

陆小凤指了指西门吹雪的马车,笑道:“不如你去和师伯与孤城挤一挤?”

玉娘瞬间便黑了脸,她哼了一声,转身进了马车。

花满楼掀起帘子,道:“小凤,快些上车,外面冷。”

陆小凤应着,钻进了马车。他靠在花满楼身上,道:“师父,你说宫九为什么要找我们的麻烦呢?”

花满楼道:“你们可有旧怨?”

陆小凤摇头,伸手抓起花满楼散落到胸前的一缕头发把玩着。他道:“我只见过他一次,便是他绑架师父那次,说起旧怨也该我记恨才是。”

花满楼把自己的头发抽出来,道:“小凤,我是不是教过你,万事过犹不及?”

陆小凤动作太快,平时的机灵劲儿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瞅准一切机会往他身上靠。

花满楼内心也是一团乱麻,他对陆小凤有意,但这意里有几分爱他也不清楚。况且他与陆小凤同为男子,且还是师徒,若是让江湖人知道,陆侠探还会被江湖称颂吗?

陆小凤非常会看人脸色,尤其是他师父的脸色。他立刻坐直,道:“好的,师父!我会循序渐进的!”

花满楼摇头失笑,拿手点陆小凤的脑门,道:“我可不记得教过你油嘴滑舌。”

陆小凤捂着脑门笑,道:“我父亲教的,他整天就是这么哄虞叔的。”

金九龄将缰绳交到花平手里,坐进马车,笑道:“酸死我了。师徒两个粘粘糊糊的,小情人似的。”

花满楼被茶呛了一下,边咳嗽边道:“九龄可是想你的小情人了?”

陆小凤边给他师父拍背边帮腔道:“金叔叔若是想摘星了,我去封信,叫他过来?”

金九龄摆摆手,无奈道:“师徒两个欺负我一个,我认输还不成吗?”

从坐进马车西门吹雪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叶孤城也不说话,师徒两个沉默地喝着茶。

最终还是西门吹雪先说了话,他道:“这件事处理的很好。”

叶孤城抬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西门吹雪。西门吹雪轻轻的拍拍他的头,道:“我不该和你生气。你年纪还小,行事冲动在所难免,可你不能无缘无故伤人。”

西门吹雪很少说这么多的话,好像中了蛊后,随着武功消失的还有他的一些冷酷。

叶孤城垂下了头,道:“我不喜欢她。”

西门吹雪道:“我也不喜欢她。”

叶孤城猛地抬头,不敢相信的盯住西门吹雪的眼睛,像是要验证这句话的可信性。

西门吹雪把手放在叶孤城的肩膀上,神情异常严肃,道:“如果我回应了你,你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孤城。”

叶孤城直接扑到西门吹雪怀里,道:“不后悔!师父不用给我留这个机会!”

西门吹雪的手搁在叶孤城的腰上。昔日个子小小的瘦弱多病的徒弟已经长成俊朗的少年,他读明白自己的心,竟用了这么多年。

西门吹雪不是个喜欢犹豫的人,他的人,就像他的剑一样,一向目标明确,利落十分。

百花楼里有人,花晨等在百花楼门前,见着马车,快步迎了上去,瞧见陆小凤,抹了把眼泪道:“小少爷终于回来了。”

陆小凤拿出手帕递过去,道:“花晨姐姐莫伤心,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花晨瞪他一眼:“上次也不知是谁百花楼也没回便又离家出走了!”

陆小凤:“……”他求助地扯了扯花满楼的袖子,花满楼道:“花晨说得不对?”

陆小凤道:“对对对!是我不该,我不该耍小性子!”

金九龄往里面进:“花晨啊,楼里有客人?”

虞岫推着轮椅出来,朝金九龄道:“金捕头,许久不见。”

金九龄揉了揉眼睛,大惊失色道:“国、国师?!”

陆遇揣着袖子转了出来,笑道:“是凤凰谷谷主的贤内助。”

叶孤城扶着还未恢复的西门吹雪进来,看见虞岫,有些惭愧的低下头,道:“虞叔。”

虞岫戏谑地看着叶孤城的脖子,道:“成了?”

陆小凤顺着虞岫的视线看过去,惊讶的直掐自己的腿,才好控制自己不叫出声。

陆小凤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了即使有衣领挡着,也没完全挡住的一个红印子。陆小凤不着痕迹的看了面无表情的西门吹雪一眼,心里不住地感叹,看不出来师伯是这样的人啊!

花月也出来,道:“少爷,小少爷,屋子都准备好了。”

花满楼点点头,道:“大家坐下说吧。”

陆遇推着虞岫往厅堂去,他朝陆小凤使眼色,陆小凤不明所以,没搭理他。

玉娘跟在后面,幽幽地来了一句:“可有我的房间吗?”

花月吓了一跳,道:“这位小姐,是我家公子的……?”

陆小凤扭头,道:“花月姐姐,她就是个小丫鬟,随便安排一个房间就好。”

花月点头,对玉娘道:“请随我来。”

玉娘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气呼呼地跟着花月走了。

几人落座,花晨上了热茶,花平添了些炭后,便退了出去。

虞岫道:“本来是想带孤城回谷的。他是前朝皇族后代,是青天盟的刺杀对象。”

西门吹雪皱眉道:“青天盟?”

虞岫道:“之前是属于皇帝的私人机构,替皇帝做一些不方便搬到台面上的事。不过现在它已经不属于皇族了,是一个江湖组织,行事十分……奇怪。”

虞岫是青天盟的第一代盟主,那个庞然大物是他一手建立的,最后被宫九拿捏在手里。现在更是面目全非,只剩下一个相同的名字。

陆遇瞧着陆小凤笑,道:“我和你虞叔准备在这儿住一阵子,不会打扰你和你师父吧?啊?”

花满楼终于明白为何陆小凤养成这么一个性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古人诚不欺人。

陆小凤偷瞄一眼花满楼,道:“打不打扰,反正要先拿住宿费!”

陆遇差点给气笑,道:“我把你抵给你师父了,你总值几个钱。”

陆小凤翻白眼,道:“不抵我也是师父的!”

花满楼道:“别听小凤胡说,陆谷主和虞先生尽管住下。”

虞岫笑道:“花公子比陆遇会教孩子。”

TBC.

金九龄&青藤:简单点,虐狗的方式简单点

我们家里从今天早上六点开始停电,一直到现在才有电,然后这样的循环要持续半个月,好了,给大家更一发












































评论(21)
热度(41)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