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谈情》04


*陆花现代娱乐圈,私设如山,OOC预警,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娱乐圈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花满楼没有留下来过夜,匆匆来匆匆去,一点儿也不像是专程过来的,原本想着传包养绯闻的人全都住了脑。

你见过谁家包养包的这么敷衍这么不解风情的?

司空摘星甩着酸痛的胳膊进了帐篷,陆小凤伸手一拉,把人拉倒在地,算是报了仇。司空摘星爬起来,先是很生气,瞪着陆小凤,眼睛眨也不眨的,过了一会儿却是忽然笑了起来,道:“臭小鸡!”

“死猴精!”陆小凤也笑了起来。

刚进帐篷的金九龄:这二位莫不是傻子吧。

司空摘星原本想问陆小凤怎么走上了小白脸求包养的不归路,见到金九龄,便又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金九龄也觉得自己回来的很不是时候,放下帘子又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准备开口挽留的司空摘星&陆小凤:“……”

花如令是个紧追时代的老人,拿起手机,玩起微博十分溜。他有一个名为“幺儿我的宝”的微博小号,一直关注着花满楼的微博。

特别关注,手机提醒,就看见花满楼发了一条微博。

花满楼V:陆小凤的演技不需要你们来评论,陆小凤的来路不需要你们来深挖,陆小凤身为百花集团风华工作室的签约艺人,望诸君尊重。

花如令在商海沉浮几十年,精明强干,直觉灵敏。他眉头一跳,感觉不太好,于是老花总点开了评论,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花总家的床:嗷呜!看来温柔小哥哥已经是过去式了!小明星才是真爱啊!

老花总:???

@陆花党头顶青天:如果这都不算爱!

老花总:???

翻了十几条评论的花如令眉头跳得更狠了,他拨通了花平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花平,陆小凤是怎么回事?”

花平手一哆嗦,道:“陆先生、陆先生是花总新签约的一个艺人。”

花平是个周到的体贴的无所不能的助理,接到老花总电话的那一瞬间,花平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必须要替花总瞒住这件事情,以防老花总棒打鸳鸯。

花如令继续道:“那条微博怎么回事儿?按着七童的性子,这可不是他会做的事儿。”

花平被噎了一下,这条微博还真不是花满楼发的。

花满楼的微博一直都是花平在打理,这条微博是花满楼下了反转舆论命令之后花助理点得一把火,意在混淆视听顺便替他花总向陆先生讨个好。

哪曾想,被老花总瞧个正着。

花平将花满楼签下陆小凤到陆小凤被黑等事情全讲给花如令听,最后解释道:“花总对陆先生是惜才爱才,不忍明珠蒙尘,才出手相助。”

当然,包养的事儿打死也不能说。

花如令思来想去,这的确符合他儿子的性格,就没再怀疑,只是叮嘱了一句:“现在网上什么乱七八糟的陆花粉要好好管管,这么下去成何体统?!”

这话说得花平心里一惊,忙道是是是。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花助理一边忽悠着老花总,一边给他花总铺路支招,两不误。

花满楼探班回来当晚就接到了陆小凤的来电,陆小凤躺在帐篷里,旁边挨着司空摘星和金九龄。他倒是不在意别人知道花满楼的存在,因为陆小凤认为他和花总之间的关系实在是纯洁的不得了的合作关系,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我们不开窍的陆先生就是这么坦荡荡。

“喂,凤凰。”花满楼刚洗完澡,坐在床上,手边放了一本书。

“你就是臭小鸡的老板吧,你怎么看上他的,眼瞎啊?”司空摘星夺过手机就是一顿埋汰。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然后是花总淡定的声音:“恩。我的确患有眼疾,看不见。”

司空摘星:“……”

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嘿!

司空摘星以为花满楼骗他故意要压他一筹,心里不爽,遂隔着被子踹了陆小凤一脚。

陆小凤一手拿过电话,一手揉着腿,道:“花总,如果再有事情找我就打电话,别再往这儿来了,一路上不安全,还耽误你工作。”

听着这生份的话,又想起刚才司空摘星和陆小凤熟稔的相处,花总心里不是很舒服。

花总虽然温柔性子软,但谈恋爱的时候还是有些脾气的。

花满楼的小脾气表现得也不甚明显,只是语气更冷淡了些,他道:“你不喜欢我过去?”

花满楼想,原本就是因为自己占了陆小凤的清白才提出要包养,陆小凤本人并没有这个意愿。现在看来,陆小凤怕是反感他的出现,怕自己会给他带来麻烦了。

花满楼想了这么多,心里更不舒服了,道:“天晚了,你快休息吧。”

陆小凤看着传出忙音的手机,没说出口的“喜欢花总过来”哽在喉咙,导致他表情奇特且搞笑。

司空摘星拍着床,笑个不停:“哈哈哈哈,被嫌弃了吧!”

陆小凤只当花满楼奔波一天太过疲累,在心里暗骂自己这电话打得不合时宜。然后手机一放,伸脚要去踹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性子跳脱,说白了就是自来熟,直接一翻身,从金九龄身上滚过去,躲在他身后,还喊了一声:“修玉,救我!”

司空摘星突如其来的角色扮演,骚的陆小凤差点儿闪了腰。

金九龄本人的性格和他老干部的人设丝毫不符,中二之魂忽然燃起,把司空摘星往身后一护,严肃道:“在下秦
篆,敢问这位侠士为何如此对我朋友?”

陆小凤不想搭理这两个神经病,道:“行了行了,三个大老爷们玩什么角色扮演!”

司空摘星扒着金九龄的肩头,道:“臭小鸡,你懂什么,我们这叫对戏!叫敬业!叫热爱工作!”

陆小凤嫌弃的摆摆手,道:“滚滚滚。”

花总最近很反常,笑容和平时都不一样了。整个百花集团大楼因为总裁情绪的低迷,陷入了一轮猜测与八卦的漩涡。

前些天新闻满天飞,说花总入沙漠见情人只为一解相思之情,现在解完了相思情,情绪怎么反而下去了?

员工们不禁猜测,是感情破裂?还是欲求不满?

花平也着急地抓头发,道:“花总,您是不是想陆先生了,我们去探班?”

花满楼摘下耳机,道:“他不喜欢。”

花平一愣,忽然福至心灵,道:“您和陆先生闹矛盾了?”

花总被说中了心思,花总没有搭话。

花平笑了笑,嘴上说道:“花总,既然陆先生不喜欢探班,我们就打电话或者视频嘛,不用担心,估计陆先生是害羞了。”心里想着偷摸给陆小凤打个电话,挫挫他的傲气。

花平自小就跟在花满楼身边,不说百分百了解花满楼,差不离也有百分之九十五。

花满楼七岁眼盲,大概是天性使然,他很乐观,对任何事都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执着,好容易有一件,花平自然全
力帮他家花总达成。

花满楼是不好强人所难的,但他在包养陆小凤这件事上出奇的坚决,花平不明白原因,可花满楼自己清楚,是声音。

因为陆小凤的声音,让他在那一瞬间决定要以包养的形式来负责任。换作别的什么人,他都不会做出如此失礼且冲动的行为。

自从上次被花总挂了电话,陆小凤已经五天没和花总通话的,想到花满楼不辞辛苦亲自跑来一趟,陆小凤就有些过意不去。

既然签了合同就要按合同办事,花总是个称职的金主,他陆小凤是个失职的小蜜。陆小凤想了又想,趁着中午把电话拨过去了。

接电话的是花平:“陆先生,您有什么事儿?”

陆小凤道:“没事儿,就是想花总了。”

花平后悔抢他花总手机了,害得他花总错过了陆先生的甜言蜜语。

他笑着道:“陆先生,您再说一遍有什么事,刚才这里信号不好,我没有听清楚。”

“我说,我想花总了,花特助,花总现在有空儿吗?”

花平眼明手快的摁了免提,陆小凤这一句甜言蜜语回荡在有些空的总裁办公室,荡进了花满楼的耳朵里。

花满楼拿过手机,道:“我也想你了。”

陆小凤道:“花总这个时间还在工作?要注意身体啊。”

花满楼另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耳垂,道:“你在沙漠里也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

陆小凤低笑了几声,道:“花总,您真的是个十分称职的金主。”

花满楼道:“谢谢。”

电话那边有人远远地在喊陆小凤,花满楼道:“你有工作,不要耽搁了。”

陆小凤应了喊声后,又语速急促道:“花总,我晚上给你视频,以后每天晚上都视频。”

每天。花满楼被这两个字愉悦到了,他笑着应道:“好,我等你。”

花总的心情好了,也不加班了,带着花平往楼下公司食堂去。花平跟在花满楼身后,问道:“花总,和陆先生的问题解决了吗?”

花满楼点了点头。

花平心想陆小凤果真是个手段高明的,把他花总哄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整个人都飘了。

他对陆小凤的手段很是好奇,后来天天见着他花总和陆小凤视频聊天且聊天内容极其小清新的时候,花平真的要给跪了。

妈的!玩我花总吗?碰不着人的靠着视频聊天的包养有个什么用?!说白了,云包养还不如养个宠物!

还有,聊什么四大名著,有本事你聊金瓶梅啊你!

花平愤然不已,决定把“挫陆小凤傲气”的行动重新提上行程。

TBC.

和大家说个好消息吧,病好了,耳朵能听见了,虽然时不时还会耳鸣,但医生说正常了,以后大概就是常态了。

说真的,平时生活还好,一到晚上睡觉,万籁寂静,自带噪音,想抽晕自己😂

评论(40)
热度(96)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