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谈情》07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娱乐圈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最近娱乐圈的大事,除了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但又无声消失的包养事件,就是原无名娱乐神级编剧凤凰的生日。

凤凰的粉丝发起线下生日应援活动,声势浩大,微博话题也高居榜首。作为一个编剧,凤凰拥有这么多粉丝是不正常的,但作为一个影帝,粉丝这么多一点儿也不稀奇。

凤凰20岁出道,和知名导演李导合作,拍摄《侠探》,并一举斩获银鱼奖影帝。

《侠探》,观名知其意,神秘少年郎借江湖大案入江湖,声名远传。但无人知他相貌,因为他常带一副面具,且行踪不定,漂泊无居。

凤凰就是在全程不露脸的情况下,依靠台词、动作、眼神将侠探演活了,也以此征服了一众观影人。

所以他也被称作最奇妙的影帝,至今他的粉丝还不知道自家偶像的样子。因为凤凰实在是太低调了,得了影帝领奖都没过去,之后就从事幕后工作,更是将宅属性发挥到了极致。

凤凰粉丝在其宣布隐退后,纷纷到他长草的微博下面求爆照,但全无回应。

其实,《侠探》中凤凰也不都是带了面具,在最后一案中牵扯自身,摘了面具,但全脸都是烧伤,和不摘面具没有丝毫差别。

凤凰的粉丝也被称作娱乐圈最惨的粉丝,粉了偶像十多年,唯一的露脸照片就是一张烧伤脸剧照。

可怜死了。

贺导对工作向来吹毛求疵,司空摘星和金九龄都被他骂过,但陆小凤从没被骂过。他过戏快,从不NG,台词动作眼神都在告诉观看者——他就是霍独。

在场人都认识到一个事情,那就是即使没有什么后台,这个人也能光芒万丈荣耀加身。他有这个实力。

又一轮拍摄结束,沙漠的戏份也已经过的差不多,只需再有几个大镜头,就能回去正常人类社会,不用再过天天被迫吃沙的生活。

所以工作人员都干劲十足,争取早日完工早日回去。

陆小凤接过手机,对朱停道:“和贺导说一声,我先回去。” 

自从上次和花总不欢而散后,他们已经一周没有联系过了,每次给花总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开会。

陆小蜜终于意识到,他家金主是生气了。

也是,解除关系这种事情由小情人提出来,金主脸上觉得没光,生气也正常。

所以陆小凤准备趁此机会回去和花满楼好好谈谈。凤起公司已经初具规模,拍完《他山》后他就要全身心扑到剧本创作上了,根本就没时间跑工作。

朱停道:“提前回去干什么?”

陆小凤摆了摆手机,那是微博的一个页面,上面有一个话题#凤凰生日快乐#。陆小凤道:“回去和花总过生日。”

朱停叹气道:“你喜欢男的?”

陆小凤走进帐篷,道:“娱乐圈多的是逢场作戏,合同期就要做合同期应该做的事,我一向敬业,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朱停脸上这才露出个笑来,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我可不想你把路走歪。”

陆小凤已经在收拾行李了,他穷得不行 ,连个助理也没有,花总也没想起给他配,朱停这么大的经纪人他是不敢用,只能自己动手。

朱停挠了挠脸,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不是有些对不住花总?”

用人家的资源,又不跟人家睡。好一招空手套白狼。

陆小凤朝朱停露出一个深深的笑,笑出两个酒窝,朱停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死小子又想出什么坏点子了。

然后他就听见陆小凤说:“不然我陪花总睡一睡?都是男人,又不吃亏,花总长得又很合我的胃口。”

朱停抹了一把脸,无奈道:“大哥,求不要再刷新你的下限了。”

陆小凤下了飞机,风尘仆仆地到了百花集团的大楼,因为没有预约,被前台拦在大厅,无聊的扣着手指头。

花平刚从外面回来,瞧见沙发上裹得严实的像个神经病的人,真是越看越熟悉。

陆小凤快步走过去,低声道:“花特助。”

花平惊了一下,慌张往四周望了望,没有狗仔,急忙拉着人上了电梯。

电梯是专用通道,没有旁人,陆小凤拉下口罩呼出一口气:“热死了。”

花平道:“陆先生,大夏天的,您把自己裹成木乃伊做什么?”

陆小凤想了想,给了花特助一个答案:“贺导说上了他的戏就等于红了,我怕惹麻烦。”

花平:“……”这是不是有点自恋?

“您开心就好。”

“我挺开心的,所以过来谢谢花总给我这个机会。”

花满楼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市中心的商城已经建成,商家进驻出了点矛盾,越闹越大,最后只能交到花满楼手上。

会议散的快,高层们和陆小凤在电梯门口撞了个正着,场面一下子像被按了暂停键。

花平矜持且淡定的一笑,拉着陆小凤让开电梯,高层们表面淡然地往电梯里进,眼神已经各种乱飘,要看总裁的八卦。

花满楼刚出会议室的门,怀里就被甩进一个人,他下意识的扶住,疑惑道:“凤凰?”

被花助理甩了个措手不及的陆小凤只能攀住花满楼,十分娘里娘气。

高层们:哟哟哟,投怀送炮,热情似火,总裁有福。

花平咳嗽了一声,道:“各位,电梯要等急了。”

花特助一发话,高层们立刻把自己的速度拉回正常速度,依依不舍的和八卦说了再见。

花特助清理了一干闲人后,也自动把自己归类进去,深藏功与名。

陆小凤借着花满楼站直,道:“好像每次见面花总都在开会,业务繁忙。”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的侧脸,觉得自己今天和朱停说的话很有道理,可以睡一睡的。

很不吃亏,简直血赚。

业务繁忙的花总笑了笑,道:“临时出了些状况。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三天后才换拍摄地点吗?”

制片人是花总的大哥,男主是花总的小情人,花总对这部戏比对自己的项目还要关注,什么消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陆小凤道:“今天我生日,想来合同上说有节日福利,厚着脸皮过来要,花总给吗?”

合同内容花满楼记得很清楚,的确有这么一条。随后又自责,过生日还要寿星自己提出来,这是自己的不对。

花平曾和他花总说,其他节日可以记不住,但情人节、交往纪念日、生日这三个日子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三天送礼物,好感度×10,一点儿不带虚的。

但花满楼还是忘了。

花满楼心里懊恼,面上不显,道:“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陆小凤道:“全看花总。”

花总不懂,只能借着换衣服给花助理求助。

花助理一听,觉得他花总要破财。“全看花总”这四个字和“随便”有异曲同工之妙,送什么都要闹,不如送钞票。

俗话说得好,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

花平道:“先带陆先生去吃个烛光晚餐,生日礼物就送张银行卡,买什么都不如钱拿着方便。”

哪个小情人不向金主要钱花,陆小凤之前一直特立独行,他还怕拿捏不住,现在要钱了就好办。花总有的是钱。

花满楼虽觉得有些不妥,但还是肯定了花助理的专业性,让花助理定了餐厅。

花满楼没有提之前的事情,陆小凤也不好开口,他是在摸不清花满楼的想法。

上次新闻爆出,老花总雷厉风行要把他置于死地,后来又无声无息的没了下文,除了花满楼再没别人会帮他。

想感谢却总打不上花总电话的陆小凤很无奈,只能提前跑回来,借着生日的名头给他花总表达自己的感谢。

花平安排的不能再妥当,烛光晚餐,还有小提琴伴奏,实在是浪漫,附赠的还有一张房卡。

陆小凤让小提琴下去了,拉着凳子从桌子对面坐到花满楼身边,将花满楼面前的盘子拉到自己面前,给他花总切牛排。

花满楼笑着道:“谢谢。”

陆小凤道:“应该的。”

花满楼道:“我爸不会再针对你了,你放心。”

陆小凤将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牛排推到花满楼面前,道:“花总费心了。”

花满楼将他之前的话还了回去:“应该的。”

 

陆小凤没能接上话,只能转移话题道:“《他山》拍完之后,花总能不能改一改合约?”

花满楼优雅的吃着牛排,闻言放下叉子,问道:“你不满意?”

“如果花总愿意签个人约我们就继续签,待遇什么的可以降低一些,关于包养的条例就算了吧。”

花满楼叹气,道:“是我勉强你了,对不起。”

“不是不是。花总说的哪里话?”陆小凤急忙摆手,想要解释。

但花满楼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心思听他解释。他道:“合同也不用改,就用那一份吧,我们只需要履行个人约那一部分就行。”

陆小凤只能应下,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花总没拉着他让他付违约金已经是天大的好事。

“我明天就把东西搬出去。”

“不用。虽然我们不是包养关系了,但包吃住这条合约还是有效的。”花满楼慢条斯理道,“我认为你有演戏的天赋,想全力培养你。”

陆小凤十分感动,道:“花总,您真是个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的花总:“……”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38)
热度(9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