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谈情》08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娱乐圈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今天一整天,关于凤凰的热搜一个接一个,让人目不暇接。粉丝们线上线下的生日应援让人吃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么个人要过生日,但凤凰的微博还是一丝丝动静也没有,好像真的隐居到哪个与世隔绝的山疙瘩里去了。

 

旁人都在心疼凤凰的粉丝,但坚强的粉丝们显然都已经习惯了。

 

凤凰还没宣布退出之前,微博半年都不一定有个动静,退出之后没有动静更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粉丝们线上话题、热搜刷的飞起,线下面基聚会也不耽误,十分能自嗨。

 

这一点,用朱停的话说,饭随了爱豆,心眼大的能撑船。

 

心眼大的能撑船的陆小凤此时真的是绞尽脑汁地在考虑要不要告诉花总自己的身份,想着想着,烛光晚餐就吃完了。

 

见着陆小凤情绪低落沉默不言,花满楼心中又是愧疚又是难过的,只是他面上不显,道:“回去?”

 

陆小凤啊了一声,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花总,对不起,刚才我有点儿跑神。”

 

明明是自己巴巴地跑过来拉着日理万机的花总要过生日,现在心不在焉的还是自己,陆小凤真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有这么对待自己恩人的吗?

 

“我是第一次给人过生日,生日礼物也不知道要送什么。”花满楼忽然说道,边说便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花平说你或许会用的上钱,恩,给你。”

 

银行卡被推到陆小凤眼前,陆小凤平生遇到过的事情多了去了,什么金钱美女,他早就练成了不为所动神功。但现在看着被花满楼推过来的银行卡,还有花满楼的神情与话语,陆小凤才发现自己的神功练得并不到家。

 

他伸手去拿银行卡,不小心同花满楼未完全退开的手碰了个正着,一瞬间的温热,像绑了火箭似的,嗖得一声达了他的心底,心脏忽然停跳了一拍。

 

陆小凤无声的哀叹了一嗓子,总感觉脸有些疼,今天和朱停说的话全变成巴掌打到了他脸上。

 

陆小凤长久的沉默,让花满楼心里发虚。直接给钱这个举动,不管话说的再好听,也是有些侮辱人的,尤其是在陆小凤明确表示了自己不喜欢包养的情况下。

 

花满楼放在膝盖上的手有些发抖,他故作镇定道:“你还想要什么礼物?我……”

 

陆小凤将银行卡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笑着道:“这个礼物很好,我特别喜欢,谢谢花总。”

 

花总错愕不已,心里给花特助加一朵小红花。

 

“咱们回家?”陆小凤很明智的忽略了那一张房卡,这种时候和他花总共处一室,要命。

 

陆小凤小算盘打的啪啪响,要是朱停在,看着陆小凤的表情,就知道他一肚子坏水正往外冒。可惜现在只有一个眼睛不方便的花总,花总还被小情人的甜言蜜语堵了心,丝毫不知道他家小情人的算计。

 

花满楼也没在意那张房卡,不说陆小凤抗拒包养,就是陆小凤不抗拒,高风亮节的我们花总也做不到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对人下手。

 

我们花总给自己的定位是温柔害羞攻。

 

陆小凤刚准备去牵花满楼的手,脑海里就自动播放了自己先前要解除包养关系的话,打脸打的生疼。手也不敢牵了,规规矩矩的和他花总坐上了车。

 

花特助以为花总要和小情人上演“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戏码,生怕自己当了电灯泡,早早就走了。没了花特助就意味着没有司机,花总是个特殊人士,开车是不可能的。陆小凤摩拳擦掌地坐在驾驶座上,道:“花总,我第一次开车,您多担待啊。”

 

花满楼不清楚这句话是几个意思,等到他感受到自己的车开出了跑车的架势后,已经头晕想吐到说不出任何话了。

 

所以,最后我们花总是被小情人架进家里的,面色苍白,活像一只鬼。

 

陆小凤一脸歉然,把他花总塞进床里,来了一杯直男嘴里万能的热水后,羞愧的快速逃离了花总的房间。

 

想表现表现自己怎么就这么难哟!陆影帝坐在床上,双手抱头,心里哀嚎。

 

陆影帝在心里骂自己“贱人自有天收”“报应不爽”的时候,朱停的电话来了。

 

张嘴就是:“陆小凤,你不好好和花总过生日,发什么微博?”

 

陆小凤:“啊?”

 

朱停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删掉其中骂陆小凤的话,就是描述了一件事。

 

凤凰的微博忽然有了动静,内容有些劲爆,说自己的有一个剧本被偷,然后又是大一堆,最后矛头全部指向了百花集团名下的风华工作室。凤凰粉丝的战斗力是圈里出了名的强,微博一出,也不管什么生日不生日,直接就涌到了风华工作室和百花集团得到官博下面给自己偶像出头。

 

当然陆小凤和花满楼的微博也没能幸免,全部沦陷了。

 

陆小凤道:“微博密码我都忘了,发个鬼的微博!”

 

随后他又道:“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花总,让工作室自由发挥吧。”

 

朱停也是心里着急,骂了一通后自然明白其中关节。他语气凝重,道:“宫九把你赶出无名还不算,这是要把你赶尽杀绝。”

 

陆小凤笑了一声,道:“别忘了,凤凰是不死之身。”他看着窗外,面沉如水,语气却十分轻松,“别担心,朱停,一切都会好的。”

 

朱停叹气,道:“行行行,信你信你。”

 

陆小凤揉了揉眉心,糟心不已,头一回这么讨厌添乱的宫九,这个时候让他怎么好好追金主大人!他按着手机,想象自己是在打宫九的脸,心里好受了一些。

 

“凤凰。”宫九的语气是意料之中,他确认陆小凤会给他打电话,“听说你重新演戏了,我给你送了一份大礼,还喜欢吗?”

 

陆小凤语气带笑,脸上却是要杀人的表情:“这礼好是好,就是送的不是时候啊,小宫九啊,你再这么胡闹,可就见不着你嫂子了。”

 

宫九最烦的就是陆小凤一副大哥的样子,听他这个口气,差点要摔了手机。

 

他自小就和陆小凤不对付,陆小凤天资过人,深得吴明赏识,还要把本该属于他的无名娱乐传给他。他嫉妒的不得了,属于他的东西,怎么能被别人夺走,陆小凤一定要付出代价。

 

他勉强按捺住心中的怒气,道:“只要无名娱乐一天不倒,你就别想在娱乐圈混!还有,不要忘了你答应了什么,想想还躺在医院的吴总。”

 

“宫总放心,我还没老到记不住事儿的地步。”陆小凤说完就掐了电话,他摸摸裤兜,习惯性想要抽烟,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自从搬来花总家里,他就让自己强制戒了烟。

 

陆小凤把手机扔到桌子上,躺倒床上,秒睡。没什么事是睡一觉过不去的,如果有,就再睡一觉!

 

于是就在陆小凤的两拨粉丝掐的死去活来的时候,陆影帝睡的天昏地暗,顺带还做了个主角是花总的春梦。

 

花满楼的生物钟一向准时,七点洗漱下楼,一阵饭香飘到他鼻子里,花总才有了陆小凤在家的实感。

 

陆小凤正在厨房给朱停打电话:“老朱啊,宫九那个小兔崽子不用理,安心给我筹备电影。你化解了这一招他还会有下一招,不如不管,以不变应万变。”

 

听到脚步声,他一手捂着话筒,语速飞快:“一切以花总为先!无论如何先把花总摘出去!”在花满楼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挂了电话,专心致志地翻着煎蛋,

 

花满楼扶着门,道:“起这么早,怎么不多休息会儿?”

 

“想给花总做早饭。”然后他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揽着花满楼往餐桌去,“花总中午吃什么?我给您送去。”最主要的是要去侦察一下有没有情敌!

 

之前去送饭完全是纯送饭,一点儿小心思都不带的。

 

这次去,定要看看谁敢趁他不在爬他花总的床!

 

“你没有别的工作?”

 

“给花总做饭也是我的工作。”陆小凤眼珠子一转,“我总不好白吃白住。”

 

这个理由很正当,花总信了,一丁点也没往外延伸的想。

 

花满楼一到公司,帮忙瞒了一晚上的花特助肯定是要和花满楼说微博的事情。陆小凤想了想,还是提前给花总打了预防针比较好,于是他有些支支吾吾道:“花总,到了公司,不管您听到什么都不要着急,也不要担心。”

 

花总智商是杠杠的,听这语气就知道不对劲,道:“网上又有人黑你了?”

 

陆小凤捂脸,第一次认为自己有招黑体质。

 

他道:“对,而且这次还牵连了花总。”

 

他看着花满楼拧了眉,拿出了手机。——不用想,肯定是打给花特助。

 

陆小凤一把夺过手机,另一只给他花总喂了一口粥,堵住了花满楼的质问之词。他将通话截断,道:“我已经让朱停去处理了,这种小事情就不用花总操心了,您只需要安心上班。”

 

他在娱乐圈带了这么长时间,不可能是个人就喜欢他,黑粉也是有的,加上竞争对手常雇水军黑他,什么污言秽语他都见识过,年轻时可能还要骂回去,转了幕后就全然不管了,别人骂他他又不会少块儿肉,他看得开。

 

无名公司也没管过,毕竟他是一个编剧,别人更多注意的是他的剧。

 

花满楼没有陆小凤看的这么开,他道:“我怎么能安心工作?”

 

陆小凤一愣,良久说不出话。

 

要怎么形容,形容他对面前这个人的喜欢。

 

TBC.

评论(22)
热度(9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