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谈情》09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娱乐圈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花总嘴上说没办法安心工作,但还是被嘴甜的小情人哄着去上了班。在车上,他还不停地试图说服陆小凤,但都以失败告终。



花满楼也不想如此啰嗦,只是这些事情关乎陆小凤的事业前途,他没办法不去重视。


可惜,现在看来只是他一头热罢了。陆小凤他一点儿也不忧急,心宽的很。他这种听之任之的态度更让花满楼心中生火。


“我不是没能力帮你摆平!你为什么……”花满楼气得口不择言,话说出一半,又立刻给咽了回去,脸色不太好看。


面带微笑听花满楼说了一路的陆小凤笑了笑道:“花总是生气了?”


他打着方向盘,将车子停进了地下停车场,花特助正在远处等着接人。


因为昨日拍马屁给拍到了马腿上,害的花总吐了,今天陆小凤是生生把车开成了老年代步车的速度。


今天花总倒是没吐,今天全勤的花总上班迟到了。


花满楼深吸一口气,道:“没有。”


陆小凤弯眉一笑,凑过去,为花满楼解开安全带,又越过花满楼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一系列动作中,陆小凤的脸正贴在花满楼脖颈处,胳膊也挨着花满楼的腰,花满楼身体因为紧张而瞬间绷直。


陆小凤就像感觉不到似的,若无其事地坐直,自己也下了车。花满楼不自在的整了整领带,完全忘了絮叨了一路的问题。


“花特助,网上的事情就不用拿来烦花总了。”陆小凤将车钥匙扔到花平怀里,“我中午过来。”


花平一琢磨,点了点头。人家两口子已经商量好了,自己这个外人还是不多嘴比较好,幸亏陆先生提醒了一句,不然自己没眼力见再重提,多对不起的自己这高超的业务能力。


陆先生真是个好人。不亏自己给他和花总打掩护!花平内心很感动。


有心有力但就是拗不过陆小凤的花总只能道:“你好好呆在家里,中午过来的时候小心狗仔。”


陆小凤诶诶应着,边一步走到花满楼面前,抬手给他整理领子,手指有意无意的从花满楼裸露在外的脖子上擦过。


花平眼神飘上飘下,极力保持着属于特助的高冷,心里已经波浪滔天。


天啦噜!当众调情!陆先生果然手段高明!


花满楼后退一步,道了谢,绷着脸带着花特助转身离开。陆小凤瞧着花总的背影无声地笑了好一会儿,真是发现花总全身上下都是撩点。


看那背影,在西装的衬托下,宽肩窄腰大长腿,挺拔的身姿,走路的姿势,都看得陆小凤心痒痒。


直到花总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陆小凤才收起了笑,变魔术似的拿出一顶鸭舌帽扣在自己头上。他今天穿了一件简单利落的卫衣,帽子挺大,往头上一兜,和鸭舌帽配合起来,遮脸利器。 


他双手插着裤兜,肩也垮了下来,整个人的精气神像被妖精吸走了似的,就这么恍恍荡荡地溜到了车站。


百花集团地理位置好的不得了,一出停车场走不到两百米就是车站。陆小凤却不是回家的,他去了一家私立医院。

大夏天的,就是清晨温度也不低,裹成这个样子的人不多见。叶孤城一眼就看见了陆小凤,他扶了扶眼镜,拉着陆小凤的胳膊,把他带到了一个病房。


独立病房,空间抵得上一间两居室。陆小凤摘下帽子,环顾四周,道:“宫九那个小兔崽子还算有点儿良心,这房子抵得上我的破公司了。”


看他打量的样子,感觉下一秒就要将公司搬来这里,把病人丢一边儿去。


叶孤城清了清喉咙,让他趁早收起这个心思。陆小凤伸手,道:“来根烟。”


叶孤城瞥他一眼,道:“医院禁止抽烟。”但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递了过去,然后转身出了病房。


陆小凤拉过一旁的凳子,坐到床边,盯住床上带着氧气罩的男人,木木地盯了一会儿,他才缓慢的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却没有点着。


他对着男人笑了笑,道:“庆幸我最近戒烟吧,不然我非得往你脸上吐一口烟不可。”

 

说完他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以往吴明最烦烟味,见着他吸烟都是先一顿踹后再是一顿骂。那时候他不服管教,烟瘾又大的很,总是故意做出夸张的吐烟动作来气吴明,现在想想还真是幼稚。

“现在不能踹我也不能骂我了吧,老头,”陆小凤笑眯眯的,他伸手给吴明掖了被角“……《峥嵘》剧本还在写,我肯定给你拍出来。”

“我可不像你似的两面三刀。”

他像闲聊似的,一句一句往外说。

“无名娱乐我就不帮你守了,你家那个兔崽子太让人火大。”

原本规律的机器忽然尖叫起来,陆小凤差点儿掉了嘴里的烟。他把烟抽出来拿在手里,一点儿着急也没有,语调还是那样懒懒的:“高兴什么,老头!给你拍《峥嵘》不代表我不恨你啊。”

叶孤城皱着眉走进来,责备道:“你做什么了?”

陆小凤耸肩,道:“闲话家常,谁知道这老头儿受了什么刺激。”他起身拍拍叶孤城肩膀,“别让人死了啊,毕竟宫九还指着他挟制我呢。”

叶孤城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后,不留情面道:“你不想让他死就直说。”

陆小凤嘿嘿一笑,转身往外走:“谢谢你偷偷让我过来,小心别让宫九知道搞得你失业啊,那我就太过意不去了。”

叶孤城:“……赶紧走吧。”

陆小凤已经很久不演戏,拍摄《他山》好似一个意外。重新演戏的陆小凤就好像一个被离婚的男人再次面对枯燥无味的生活,《他山》就是一个艳遇,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而引来这一切的花满楼就像是他的上帝,陆小凤无以为报,单方面就决定以身相许。

《峥嵘》的剧本卡住已久,正巧卡在感情戏那里,他从十几岁被吴明收废品似的从孤儿院捡回去,直到二十岁出演《侠探》再到隐入幕后当编剧,谈的朋友不少,但他其实保守的很,真心也藏得深。


什么喜欢什么爱,好像是在遇到花满楼之后才真正明白、真正拥有的。


到了公司的花总想关心一下网上的事也没有时间,因为之前已经解决的商家进驻矛盾再次出现了问题,矛盾双方齐齐闹到了百花集团,要见花总,要一个说法。


百花集团这么大一个集团,总裁也不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但派过去洽谈的代表被打了回来。


这是摆明了要撕破脸了。


花满楼本来今天就一肚子火气,又遇见这样的事情,差点大手一挥让这两个商家另寻商场,还好花特助给拦了下来。


不然等到“花总因美色误事”的消息传到老花总耳朵里,这包养就吹定了。


花满楼面带微笑,但花平知道他花总已经在生气了,瞧瞧手上的笔都要折了。花特助抹了一把汗,偷偷看了看腕上的表,爱心午餐就快到了。


花特助给自己打气,再坚持一会儿!


有矛盾的双方是因为一个柜台吵起来的,本身那个小柜台就是额外送的,这两家的柜台就是一个完整柜台劈开的,合同上写得一清二楚各自占一半。


那个额外柜台不巧正在两家的交界处,两方都说是自己的。商场刚建,为保稳妥还是花满楼来处理商场的问题。所以他们才闹到了百花集团总部来。


他们已经你来我往吵了几个小时,花满楼也不劝和,一副看戏的姿态,不动如山地坐在桌子后面。他们也不好停,仿佛谁先停嘴就要失去先机,水都不敢喝。


有人敲门,花平眼睛一亮,争吵的两方人也终于得了停下来的时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花特助,前台来电话说有一位先生找花总,您看……”秘书的声音隔着门有些模糊,但全神贯注的花平听得一清二楚。


他压住嘴角的笑,低声在花满楼耳边道:“花总,我下去接陆先生。”


闻言,一向爱岗敬业的花总起身,道:“我去。”然后对着不知发生了什么十分好奇的双方道,“这件事情要不你们双方各退一步,要不我收回那个赠送柜台,另外赔偿你们违约金。二选一。”


“你们商量好之后和我的助理重新处理合同即可。”


火速交代完,花满楼直接出了办公室。花平对着被自家气场两米八的总裁吓懵的双方道:“我们心平气和的谈,好吗?”


前台小妹正对着陆小凤的背影发花痴,心里八卦不停,这是传说中的温柔小哥哥还是美艳小明星啊?这个背影太美了,只凭背影都能圈粉,不愧是她们花总看上的人!


陆小凤提着饭盒,目光不辍地盯着电梯,他迫不及待想见到花满楼,想拥抱他。


但不可以,追人要循序渐进,太过急躁,会得不偿失。


花满楼刚出电梯门,陆小凤就看见了,他朝前台摆了摆手,抬脚走过去,拉着才下电梯的花满楼又进去了。


被拉的措手不及的花满楼没站稳跌到陆小凤身上,慌乱中双手一推,正抵在陆小凤胸膛上。


陆小凤一笑,道:“花总好热情。”


花满楼的手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传递到手上酥酥的麻麻的。


花满楼迅速将手收回,微微拉开些距离,借此遮掩住脸上的羞赫。


陆小凤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没再调戏,反而正经道:“前台说花总刚才还在开会,事情完成了吗?”



翘了会议的花满楼难得心虚,含含糊糊道:“算完了吧。”


陆小凤道:“那我这顿饭来得真及时。”而后十分甜十分贴心道,“花总辛苦了,么么哒。”


花总:“……么么哒?”

TBC.

评论(27)
热度(92)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