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监护人》上

*陆花现代AU

 

*我流养成,OOC!慎入!

  

*原梗在此

*七夕贺文:大风歌

————以下正文————

  

01

  

前段时间还和当红演员上官飞燕闹绯闻的花家七公子,今天竟然在微博上晒起了儿子,可是让网友们一顿吃惊,之后又是一顿乱猜。

 

 

花满楼身为金陵有名的高岭之花,已经三十岁,莫说没有结婚,就连明面上的一个情人都无。现在忽然蹦出一个儿子来,网友们脑洞大开,各种猜测孩子母亲的身份。甚至还有人在知乎上说自己是孩子母亲,描述与花公子的相遇相识相知,明眼人一瞧便知道又是哪位云女友的意淫。只当笑话看看,继续在花满楼的微博里找寻,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花公子的微博只写了一句话,我的小凤凰,欢迎你的到来。配图是一只握成拳的小手。

 

 

 

没有提关于孩子母亲的只言片语,照片上也没有丝毫提示,网友们快被心里名为好奇心的猫给挠死了。

 

 

 

同样快被挠死的不止广大网友,还有花家上下一众人。

 

 

 

花如令被几个不孝儿子推出来,正一脸纠结站在花满楼房间门口,手抬起来,踌躇着要不要敲门。

 

 

 

门从里面打开了,听见门锁拧动的声音,花如令转身走几步,装作碰巧路过的样子。

 

 

 

花平奇怪道:“老爷,您干吗呢?”

 

 

 

不是七童。花如令暗中松了口气,道:“七童那个儿子……”

 

 

 

花平直接把门打开,道:“老爷还是自己去问吧。”

 

 

 

花平面色无波无澜,花如令心里咯噔一声,心道:“这种表情,难不成他的小孙孙一出生就没了妈?他们家七童没了心爱的女人?”思前想后给自己想害怕的花如令再顾不上怂,大步走进去。

 

 

 

花满楼正在哄孩子睡觉,他朝着花如令比了个“嘘”的手势,花如令点点头,放轻脚步走了进去。站在花满楼身后看小孙孙,小孩子已经长开,五官分明,长大后肯定是个美男子。花如令又寻思,这娃娃和七童不太像,难不成随妈?

 

 

 

孩子很乖巧,醒了也不哭不闹,只是花满楼怕他休息不好才哄着睡了。便是睡着了,孩子的手仍旧抓着花满楼的手指头。

 

 

 

花如令悄声道:“这个孩子……”

 

 

 

花满楼道:“捡的。”

 

 

 

花如令:“……”

 

 

 

花满楼隐在眼镜后面的眉目里全是温柔,他侧头看着小娃娃,道:“我让花平查了,没有一点儿消息,我就收养了。”

 

 

 

花如令道:“你一个没结婚的,收养什么孩子?”

 

 

 

花满楼道:“觉得有缘吧。”

 

 

 

花如令不知催了花满楼多少次,想让他带个女朋友回家,谁知道花满楼不按常理出牌,跳过找女友结婚的步骤,直接给他带来一个孙子。他催婚的一大借口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在倒好,有后了。

 

 

 

花满楼小心翼翼的把手抽出来,与花如令去了书房,道:“我那个房子才装修好,对小孩子不好,最近我就住在之前的老房子里。爸,上官小姐的绯闻你该管管了。”

 

 

 

花如令尴尬的抹鼻子,道:“知道了,你会照顾孩子吗?让陈妈和你一块儿走?”

 

 

 

花满楼摆手,道:“不用了。我能照顾。”

 

 

 

他推了推眼镜,又道:“对了爸,孩子是捡的这事儿不要再让别人知道了,省的以后孩子长大心里不好受。”

 

 

 

花如令总是担心花满楼没人照顾,才会催着他结婚生子,现在先有了儿子,黄金单身汉的身价不知要掉多少,更难找女朋友了。花如令愁的不行,花满楼能看出来他爸在想什么,笑着道:“要是心里不痛快,就去找小凤凰,多看看孙子就高兴了。”

 

 

 

“小凤凰?”

 

 

 

“恩,叫陆小凤。”

 

 

 

 

 

 

 

02

 

 

 

 

 

 

 

花满楼说的老房子并不破旧,只是他之前住的房子,里面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还未来得及往新房子里搬,现在倒是碰了巧。现在安排婴儿房小凤凰也住不进去,所以每天晚上小凤凰就是窝在花满楼怀里睡的。

 

 

 

小凤凰作为一个不满一岁的小娃娃,不哭不闹,饿了渴了哎一嗓子,古怪的调子配着小奶音,花满楼每次听都要笑上好一会儿。

 

 

 

花满楼的微博之前只是一些花花草草,或者转发的公司的微博,不说乏味吧,但算不上生动有趣。可花总自从在财经杂志上露过脸,还参加过一次新闻访谈后,粉丝就一直在涨。就是花满楼不小心手滑发个句号都能有上万的评论,大部分都是求嫁啊什么的。

 

 

 

自从有了儿子,花满楼整天除了晒娃就是晒娃,有时候是小肉手,有时候是小肉脚,更多的是肉呼呼圆滚滚的背影,下面的评论也是画风清奇,一溜烟小公子我给你当后妈好不好啊。

 

 

 

花满楼旗下的生意多,最中心的是商城经营,花平拿着资料走进办公室,一脸淡定的看着怀抱孩子办公的他花总,道:“市中心的商城已经全线建成,只是名字还未定,负责人征集了几个名字让我拿来给您看看。”

 

 

 

花满楼头也不抬道:“就叫凤凰吧。”

 

 

 

花平心里吐槽“您宠儿子也要有个限度吧”,面上笑着应道:“好的,花总。”

 

 

 

然后市中心的大商城就有了一个霸气的名字——凤凰。

 

 

 

然后新闻发布,什么花满楼宠儿子宠上了天,又照旧把孩子母亲是谁的问题拿出来翻来覆去的说了说,没什么新意,还不如去看花总晒儿子。

 

 

 

花满楼怕孩子伤着,紧急让人在地上铺了地毯,还把边边角角全包了软皮。现在小凤凰正咬着奶嘴在地上爬的欢,花满楼正坐在沙发上接待合作公司的老总。老总已是五十多的年纪,家里没有孩子,看见小凤凰眼睛都要挪不开,谈生意也心不在焉。

 

 

 

花满楼笑着道:“杜总,您看这条款不太恰当,我们的利润太少了,和投入并不成正比。”

 

 

 

被小凤凰迷了眼的杜总十分爽快:“花总认为多少合适,一切好说。”

 

 

 

小凤凰爬着爬着就爬到了花满楼脚边,扯着花满楼的裤腿颤颤巍巍要站起来,花满楼全部的心思都被吸引了过去,屏着呼吸动也不敢动的盯着小凤凰,杜总也盯着。旁边的花平和杜总助理相视一眼,都骂了自己老板一句,没出息。

 

 

 

小凤凰站到一半,好像是累了,一屁股坐到了花满楼脚背上,胳膊抱住花满楼的腿不动弹了。花满楼失笑,道:“让杜总见笑了。”

 

 

 

杜总被萌的心肝儿颤,道:“令公子叫什么名字?”

 

 

 

“小凤凰。”

 

 

 

杜总蹲下来,看小凤凰,柔声道:“伯父抱抱。”

 

 

 

小凤凰压根儿就不认生,放在外面就是分分钟被拐的性子。瞧见有人朝他伸胳膊,咿咿呀呀就给人家抱,杜总抱着肉团子笑的满脸褶,表示生意什么的一切好说。

 

 

 

花平眼一抽,发现了小少爷的商业价值,招财猫似的,摆在办公室里,谈生意效率都大大提高,还能迷惑对方。

 

 

 

 

 

 

 

03

 

 

 

 

 

 

 

养儿子养得十分乐在其中的花满楼在两周后发现他家儿子不正常,长得太快了,原本还只是一岁不到,现在看着都有两岁了,喊起爸爸和爷爷来,口齿清晰,认人认的贼快,妥妥的一个小神童。

 

 

 

把花如令高兴的差点要搬到小儿子家里见证一代神童的成长。

 

 

 

以前的花家最受宠的绝对是花满楼,现在他家小凤凰上位,成为了全花家的心肝儿宝贝。

 

 

 

“爸爸!”小凤凰抱着奶瓶走过来,大眼睛盯着花满楼……手上的盒子。

 

 

 

花平没忍住,弯腰捏了捏小少爷的脸,瞬间充满了工作热情。

 

 

 

花满楼把人抱在怀里,将盒子给他,道:“小凤凰想出去玩吗?”

 

 

 

“去!”

 

 

 

“好,我们走!”花满楼双手把人一举,小凤凰就骑在了他脖子上。

 

 

 

小凤凰咯咯笑了起来,手还不安生的乱晃,喊着:“爸爸!爸爸!”

 

 

 

花满楼迭声应着,就这么不太雅观的带着人出门,边和花平道:“走吧,去胡医生那里。”

 

 

 

胡医生是知名的儿科专家,花满楼总是担心儿子长得太快会影响身体健康,才让花平约了胡医生。胡医生有一个私人诊所,今天没有营业,只有胡医生一个人在,他放下书把人迎进来,看陆小凤,夸道:“小少爷长得真好看。”

 

 

 

花满楼笑着道:“恩,大概是随他妈妈吧。”

 

 

 

花家小孙子的妈妈,神秘人物,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胡医生识趣,没再问,领着人进了办公室。平时小凤凰活泼的很,今天一进医院却是不说话了,眼睛都没那么大了,脸趴在花满楼胸膛上,只给胡医生看了一个小屁股。

 

 

 

胡医生哄了几次也没能把人哄出来,儿科专家有些尴尬的看着花满楼。

 

 

 

花满楼轻轻在小凤凰背上拍着,柔声道:“给叔叔看完,爸爸带你去玩儿好不好?小凤凰乖。”

 

 

 

“骗人!”

 

 

 

花满楼一愣,随即笑道:“是爸爸不对,仅此一次。”

 

 

 

胡医生看着这场面也不得不感叹花家小公子的聪明了,思维条理清晰的不像个小孩子。

 

 

 

最后小凤凰还是沦陷在他爸爸的温柔里,丧着一张小肉脸的让胡医生给做了检查。

 

 

 

胡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看了看,道:“小少爷两岁了吧,身体没有什么问题,智力超群。”看着啃手还不忘哀怨盯着他的小凤凰,胡医生又无比蛋疼的夸了一句,“……是好事。”

 

 

 

花满楼一惊,道:“可他才一岁。”

 

 

 

胡医生也惊了,惊得坐不住,道:“不可能!骨龄是两岁的!”

 

 

 

陆小凤朝胡医生做鬼脸,胡医生一激动也顾不上什么,一把抱起陆小凤就要再给检查一次。小凤凰秒哭,哭得撕心裂肺,花满楼皱着眉把孩子抢回来,不太友好的看着胡医生。

 

 

 

花平也被哭声给吓得直接推门进来,就看见他家小少爷干打雷不下雨。

 

 

 

花平:“……”

 

 

 

“花平,拿着检查结果我们走。”花满楼抱着小凤凰往外走,“胡医生,我不想让我们之外的人知道今天的事情。”

 

 

 

花满楼在警告他,胡医生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很恰当,但实在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提议道:“不如让我给小少爷好好另外检查一次。”他话音刚落,哭声降了些许分贝的小凤凰再次干嚎起来,小手还揪着花满楼的衣服,脸埋在他的脖颈处。

 

 

 

“不麻烦胡医生了,小凤凰身体健康就好。”

 

 

 

坐在车上,陆小凤嚎得嗓子累,歇了一会儿张嘴准备继续嚎,花满楼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戴到陆小凤的脖子上。

 

 

 

陆小凤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也不哭了,双手捧着那块玉看,看了一会儿,放进嘴里咬。花满楼哭笑不得的拿开他的手:“不许咬。”

 

 

 

陆小凤咧着嘴笑,露出一口小乳牙。花满楼在他脸蛋上亲了亲,对着开车的花平道:“去老宅。”

 

 

 

花如令为了他家宝贝孙子建了一个小型的游乐区,今天特地给花满楼打电话,让他带着小凤凰回家,最好能长住下来。

 

 

 

 

 

 

 

04

 

 

 

 

 

 

 

花总的微博已经一星期没有更新了,因为他家儿子像吃了催化剂似的,一下子长到了三岁,哪里敢晒,一晒怕是就要被抓走做实验。

 

 

 

陆小凤拿着一本故事书看的入神,瞧见花满楼,扔下故事书,小炮弹似的撞进花满楼怀里:“爸爸!”

 

 

 

花满楼诶了一声,顺势把人抱起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故事书,道:“字都看得懂吗?”

 

 

 

陆小凤点头,道:“我三岁了,看得懂的!爸爸!”

 

 

 

明明才被收养一个月的小凤凰前些天和人家作自我介绍还是两岁,今天就成了三岁了。花总觉得自己养了假儿子。

 

 

 

古有哪吒三年不降世,今有他儿子一月长三岁。花满楼想想就头大,他生怕吓着花如令,火急火燎带着小凤凰出了国,各种找借口拒绝他爸的视频邀请,十分冷酷无情。

 

 

 

陆小凤最近越来越不像个小孩子了,晚上还会做噩梦,把自己蜷成一团,花满楼一碰就浑身发抖,喊他也喊不醒。花满楼着急也只能干着急,抓着花平让他找一个靠谱的医生来家里一趟。

 

 

 

司空摘星拿着手机对照了一下地址和门牌号,才放心的抬手敲门,门开了一条缝,司空摘星平视过去,视线范围内并没有人。

 

 

 

“叔叔好。”司空摘星寻着小奶音看过去,眼睛一亮,内心澎湃,抱起陆小凤就准备开溜。

 

 

 

陆小凤在被抱起来的一瞬间喊了一嗓子:“偷小孩儿了!”

 

 

 

司空摘星气得磨牙,陆小凤这个臭小鸡天生就是来克他的,不管他多少岁!

 

 

 

花满楼就在门口,听到他儿子这一嗓子,差点儿笑出声。他拉开门,对着司空摘星道:“司空医生,请进。”

 

 

 

司空摘星开门见山,直接拿出陆小凤二十几岁的照片递给花满楼。

 

 

 

花满楼看了一眼,将眼镜摘下来擦了擦又戴了上去,他道:“这是小凤凰的父亲?他人在哪?他为什么不过来?”

 

 

 

司空摘星:“这就是小凤凰。”

 

 

 

花满楼:“啊?”

 

 

 

花总不仅觉得自己养了个假儿子,现在还觉得自己见了个假医生。他视力不好,现在也要怀疑自己的听力了。

 

 

 

什么就叫做,这就是小凤凰?

 

 

 

司空摘星从包里拿出一打资料递过去,道:“陆小凤是我们实验室的教授,实验中出了意外……”

 

 

 

 

 

 

 

04

 

 

 

 

 

 

 

陆小凤是“S”药剂研发的提出者和主要负责人,S药剂的设想效果是,延缓人的衰老并最大限度的开发人的智力。

 

 

 

他这个人除了聪明和长得好看没别的优点,整天懒得要死,每天早上都是被司空摘星从被窝里挖出来的,他对药剂研发也是兴致缺缺,和之前立项时的热情差了一个天地。

 

 

 

司空摘星做了他那么多年的助手,无时无刻不想在他屁股上来一脚,好踢着他往前走。

 

 

 

陆小凤出事那一天,司空摘星正好在外面出差,接到警方电话回去,就只看见一片废墟,不见一个人影。

 

 

 

给司空摘星记得嘴角起泡,他多方查探才知道陆小凤被人捡了,给人当了儿子,心里痛快的不得了。他倒是想丢手一段时间,但S药剂的研发不能停,总实验室那边也有人一直催。

 

 

 

司空摘星很是无奈:“我不是故意过来和花先生抢儿子的,实在是我们实验室离不开陆教授。”

 

 

 

小凤凰:“噗——”

 

 

 

司空摘星松开抱着陆小凤的手,抹了把脸,道:“陆小凤!”

 

 

 

小凤凰躲在花满楼身边,给司空摘星做鬼脸,十足熊孩子的做派。

 

 

 

花满楼把看完的信息在脑袋里过了一遍又一遍,情感上他是不相信的,但理智上他认为这些信息都是真的,要不然怎么解释他儿子一月长三年的怪异现象。

 

 

 

他道:“小凤凰这样的是实验室的香饽饽,你怎么能证明自己对他没有加害之心呢?”

 

 

 

“我没办法证明。”

 

 

 

“花平,送客。”

 

 

 

司空摘星扒着门框,连连喊着别别别,愁眉苦脸道:“要不我住进来,帮着陆小凤恢复,等他恢复了一切都好说了。我要是想害他,在花先生眼皮子底下也做不了什么。”

 

 

 

花满楼不为所动,司空摘星又道:“我们实验室的竞争对手一直都想抓走陆小凤,我在这里也可以保护他。”

 

 

 

司空摘星从怀里拿出一块儿铁皮,铁皮奇形怪状,拿线串了起来。花满楼接过来,反了面,上面果然刻着一个名字。他捡到小凤凰的时候,他身上就有一个刻着名字的铁皮,他垂眸,道:“我们家里正缺个家庭医生,司空医生住下来吧。”

 

 

 

司空摘星松了一口气,道:“那我把陆小凤他儿子也带过来可以吗?”

 

 

 

年纪轻轻就当了爷爷的花满楼:“……”

 

 

 

司空摘星不是抱着孩子来的,而是把孩子装在篮子里,提猪肉似的提了过来。

 

 

 

“孩子妈妈呢?”花满楼逗了逗和陆小凤长得很像的小孩子。

 

 

 

陆小凤看不见,在下面踮脚,勾着头,表情可爱古怪惹人发笑。

 

 

 

花满楼把人抱起来,虽说他理智上知道他儿子很有可能是个比他还要大几岁的成年人,但情感上还是宠儿子爱儿子占了上风。他对着好奇看着小孩子的陆小凤道:“可爱吗?”

 

 

 

陆小凤一皱鼻子,道:“不可爱!”而后小手捧住花满楼的脸,盯着他的眼睛,严肃道,“我可爱!”

 

 

 

司空摘星恨不得拿摄像机给陆小凤拍下来,这能让他笑半年。他把孩子交给花平,道:“这是个试管婴儿,谁知道陆小凤在哪搞的卵细胞,我出差就是为了我这小侄子啊,谁知道一回来陆小凤成了这个样子。”

 

 

 

而后他又道:“陆小凤还没给他儿子取名字,他说了不要姓陆,我看就让这孩子跟花先生的姓,认个干儿子,就当陆小凤报答养育之恩了。”说完,司空摘星浑身别扭,这个关系怎么就这么乱啊!

 

 

 

花平小心翼翼地提着篮子,心有余悸的问了一句:“……这位小少爷不会也长得那么快吧?”

 

 

 

司空摘星摆摆手,道:“正常婴儿,一岁了。”

 

 

 

花满楼已经无力再说什么,养了儿子,还要给他儿子养儿子。

 

 

 

最后小娃娃还是上了花家的户口本,和他爹前后页,名字叫花满天。司空摘星硬拗着把陆小凤的儿子塞进了别人家的户口本,年度好友。

 

  

TBC.

 这是一个花总养儿子不小心养出来个爱人的故事。

不要嫌我疯魔,我的脑洞一向如此之大,有时候我自己都想吐槽

来自《大风歌》评论里的刀片我收到了,还是祝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31)
热度(113)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