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谈情》10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陆小凤提着饭盒,小媳妇儿似的跟在花满楼身后,眼中有藏不住的笑意。秘书室的大小秘书们拿文件夹遮挡着,歪着头偷看。

新来的小秘书太过兴奋,拿出手机准备拍几张照片留着自己舔,还没拍两张,手机就被一只手拿走了。

小秘书一扭头,看见之前去送客户的花特助要笑不笑的盯着她,差点当场休克。花平将照片删除,道:“在顶楼工作要懂事,不该看的不该听的不该说的要分辨清楚,把自己当成聋哑瞎六级。”

小秘书不住的点头,捂着小心脏:“知道了,花特助,誓死维护陆花CP联盟!”

花特助:“???”

生动一点儿来形容陆小凤的长相和厨艺,就是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妖妃脸,掌握着贤妻良母的厨艺技能。 

朱停说,陆小凤哪都拿不出手,除了那张脸和百年不露一次的厨艺。

陆小凤第一次追人,打电话请外援,外援和他说,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一个人的胃。

花满楼吃饭都是慢条斯理不急不缓的,陆小凤捧着脸看,怎么看怎么顺眼,他脸上带着笑,觉得眼前人如何也看不够。

小付不是故意要当这个电灯泡的,他战战兢兢的在陆小凤的死亡注视下走进休息室,把录好的工作汇报交到花满楼手里。

花满楼扭头对陆小凤道:“我是你的老板,事情管不管在我,明白吗?”

陆小蜜:“是是是!老板说的对!”一边继续死亡注视小付。

小付原是五哥公司公关部的精英,后转到风华工作室,那也是说一不二的,碰上陆小凤,不知怎么就不自觉的要矮人一截气势。

小付看桌上的饭和打扮的骚包的陆先生,心里明镜儿似的,小情人讨好金主无外乎两种,体贴照顾贤妻型和嘴甜身娇尤物型。

陆先生看着是第二种,却意外的是第一种。小付扶了扶眼镜,心里直呼城里套路多。

花满楼将录音笔收起来,摆摆手,小付如释重负的逃了出来,再不走,陆先生能给他瞪出满身窟窿。

陆小凤道:“花总,我明天进组,进组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他平时的声音是有些少年气的,听着朝气满满,但出奇的让人安心。现在他声音低沉,严肃正经,花满楼抿嘴,道:“什么请求?”

他握紧手里的录音笔,提着一颗心,等着陆小凤给他闹情绪。他暗地里让小付给他汇报网上的事情,这种多此一举的行为,在陆小凤看来大概是不尊重他的。

最糟糕的就是陆小凤搬出去,就连表面的好也不愿意维持。

花满楼心里慌张,脸上表情更加严肃。

一只手点在他的眉心,陆小凤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他道:“花总是工作上有什么难事儿吗?”花满楼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眉心的手指上,人体的温度能有多高,但花满楼只觉得自己浑身像是着了火。

陆小凤没发觉异样,收回手,道:“我的请求就是,花总要劳逸结合,好好照顾自己。”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花总已经魂体分离,魂儿还定在陆小凤手上的温热里,身体已经自动点了头。

陆小凤满意一笑,微一弯腰,和花满楼贴着脸,另一只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咔擦”一声,花总飞离的魂也随着回到了身体,他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不自在的把录音笔换了手拿,平复了情绪,道:“拍照做什么?”

陆小凤抱怨道:“贺导说要全面封闭式拍摄,禁止与外界联系,我留一张照片,想您的时候看一看,以解相思情。”

花满楼很想问你是不是没有走出角色,很想问明明已经解除了包养关系,为什么还要说这些暧昧的话。

但他没有问,他也没有再接话。

陆小凤看了看表,收拾了饭盒,道:“花总晚上不要加班,早点回家,我就直接去横店了。我们一个月后见。”

花满楼道:“恩。一个月后见。”

陆小凤又撩了金主一回,虽然金主不为所动,但日积月累总会有成效。所谓是烈女怕缠郎,陆小凤自认自己缠人的本事一流。

陆小凤进组后,司空摘星第一个扑了过来,勾着他的脖子,低声问道:“凤凰那条微博是怎么回事?”

陆小凤拿开他的手,道:“有人要整我呗。”

司空摘星不留情面的嘲笑道:“做人不厚道,被针对了吧,活该啊!陆小鸡你也有今天!”

外界对《他山》的关注因为风华抄袭时间达到了另一个高度,有贺导粉丝出于维护心理在他山官博下留言换男主的,有凤凰粉丝要求装死的陆小凤给个说法的,也有黑子的一些不堪入耳的言语。

官博的管理员小高是陆老师的脑残粉,被陆老师的风趣和才华折服,恨不得一天三餐的点都发一个陆老师的动态,给他陆老师吹到天上去。

但顶头上司贺导下了死命令,不管外界怎么闹,全当是放屁,不许有任何回应。

小高很憋屈,他指着手机上的评论,蹲在他陆老师身边,义愤填膺道:“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说陆老师!陆老师才华横溢!陆老师你最棒,不要往心里去!”

朱停在一旁看着这智障孩子,踢了一脚神神在在蹲在地上画圈完的陆小凤,给他做口型:“管管!”

陆老师拿过手机,锁了屏再递给小高,微微一笑,道:“别捧了,我会膨胀的。”

小高拿着被陆老师开过光的手机,激动不已,道:“应该的!应该的!您不膨胀才对不起这满身才华!”

陆老师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吹捧,惊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深感无力,道:“好好好,我膨胀我膨胀,小高你不去工作不怕贺导骂你吗?”

小高拍着胸脯道:“以捧陆老师为主爱陆老师为辅,誓死跟随陆老师的脚步,是我等应尽的义务!我不怕……”话还没说,他家陆老师就朝贺导喊了一嗓子:“贺导!”

正专心致志看监视器的贺导真回了头,小高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屁滚尿流的溜了。

贺云闲背着手溜达过来,也踢陆小凤一脚,然后蹲在他身边,道:“喊我做什么?”

陆小凤坐在地上也不起了,道:“《他山》免费宣传了一波,贺导想不想再来一波?让神级编剧凤凰帮你一把,《他山》不爆,对不起我们家金主的投资啊!”

贺云闲想抽死这个说话不中听的混球,但想想把男主打了亏得还是自己,硬生生忍了,道:“抄袭是风华工作室的事儿,我可不像某人,喜欢多管闲事。”

陆小凤有求于人,把嘴欠技能的伤害值调低,道:“看在我给你免费宣传一波的份上,管一回闲事呗,贺导。”

贺导看朱停,朱停抬头望天,表示我和陆小凤先断绝五分钟的关系。

在《他山》剧组包养丑闻和风华抄袭事件发酵了多天之后,安静如鸡的《他山》官博终于发声了。

两段视频,一段是贺导对抄袭事件的说明,另一段是《他山》沙漠篇的预告片。

“凤凰是我多年的好友,他暂时隐退娱乐圈,本来就是因为圈内杂事多,他无法安心创作。”贺导说着拿出一封信,“我和他说了抄袭的事情,他给我写了一封信,身为凤凰粉丝的你们应该认识凤凰的字。”

贺导把信对准摄像头,信上的内容很简单,懒得很符合凤凰的一贯作风。上面说他早就舍弃了原微博,同时也对盗号者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还顺带温情了一次,关心了一下自己的粉丝。明里暗里字里行间的还透露出对百花集团的欣赏,给百花集团做了一次营销。

凤凰的神秘是令人发指的,不露面就算了连声音也不多露,除了一部《侠探》小露了一把嗓子,其余时候能写字就不出声。

凤凰粉丝曾在他的一条微博下面统一留言:凤凰!死凤凰!你说话啊!我知道你看的见!你有本事写毛笔字!你有本事说话啊!凤凰!死凤凰!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抄袭事件,因为凤凰粉丝的撤出,瞬间消失匿迹,成了娱乐圈的一大笑话。

预告片只有短短的二十几秒,三位男主皆出了镜,最出彩的莫过于陆小凤,一身黑衣,独立沙漠狂风之中,衣袂与黑发一齐飘飞,立体硬朗的五官生生透出一股妖异感,直击观众的心脏。

小高终于能为陆老师出分力,搜肠刮肚地把高考巅峰时期的溢美之词全用了出来,写了个极高深的捧陆老师文案。

在花总的准许下,小付连同整个风华公司的公关部制定了反黑计划书,还没来得及打点关系,就看见《他山》剧组的行动。

百花集团和风华工作室除了刚开始受了点骂,这之后一点力没出,还莫名其妙刷了好感度。

小付只能感叹《他山》剧组是个好剧组。

花满楼想给陆小凤去电问一下这些事情,但贺导的确说到做到,封闭式拍摄就是封闭式拍摄,陆小凤和失联了差不多。

花满楼想到一个月不能见面也不能联系,又想到陆小凤临进组前的举止,内心煎熬忐忑。

却不想还没到十天,他就得了一个能见陆小凤的机会。

花平慌慌张张的拿着手机:“花总,新闻说陆先生拍戏中马匹受惊,陆先生坠马受伤,被送进医院了。”

TBC.

评论(19)
热度(93)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