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睡前小甜饼【一日为师番外之《雨》】

《一日为师》番外之《雨》

*师徒谈恋爱日常,又名小凤凰撩师父的一百种方法

正文:一日为师

————以下正文————

乌云罩顶,陆小凤急乎乎的与花平几人把花满楼的宝贝花草往屋里搬,今天花满楼回了毓秀山庄,现在仍旧未归。陆小凤瞧着外面的天,抹了把汗,道:“花平,拿把伞来,我驾车去接师父。”

花平把伞拿给他,道:“小少爷,老爷会派人送少爷回来的。”

陆小凤一笑道:“不一样的。”

他与花满楼已经在一起三年了,虽说刚开始花如令受到了惊吓,但陆遇携凤凰谷众人来了一趟,也不知与花如令聊了些什么,花如令对陆小凤的态度又恢复了从前,现下他们生活美满幸福,零碎中平淡的幸福。

陆小凤赶着马车到达毓秀山庄时,正看见花满楼撑着伞出来,身边儿是从朝廷告假回家的花三哥。

陆小凤大步走到花满楼身边,和花满楼挤在一个伞下,乖巧的喊了一声三哥。花三哥笑道:“还真让七童说中了。”

陆小凤不解,拉住花满楼的手,道:“师父说了什么?”

花三哥笑了一阵,道:“我说派人送他回去,他偏要拿着伞出来,说你会过来接他。”

花满楼道:“三哥输了,记得明日把酒送到百花楼。”

花三哥赶人:“快些回去吧。”

陆小凤拿过伞,另一只手护着花满楼,踏着雨进了马车,雨下的急且大,温度骤降,陆小凤将披风围在花满楼身上,自个儿又套上蓑衣赶车去了。

到了百花楼,陆小凤已经浑身湿透,花满楼要接过花平递过来的干巾盖在他的头上,给他擦着雨水。

陆小凤这些年,已长得比花满楼高,他微微低头,好方便花满楼动作。

他道:“师父给我蒙一个盖头,是想娶我吗?”

花满楼道:“是啊,娶你。”

陆小凤想抱着他师父蹭,想撒个娇,但他浑身没有干地方,只能趁着花满楼的动作,在他手上亲了几口。

花满楼好笑道:“成了落汤鸡,竟还不安生?”

陆小凤抓住花满楼的双手,道:“相公既娶了我,我还不能吃相公的豆腐吗?”

这些年,陆小凤是越发没脸没皮,一张嘴吧啦吧啦尽说些让人羞恼的话,花满楼起初还会虎着脸斥责,这反而让陆小凤发现了某种乐趣。

花满楼已经习惯,有时甚至还会回上几句。

陆小凤衣衫尽湿,索性直接脱了,拉着花满楼到了床边,作小娘子状扑在花满楼怀里,掐着嗓子道:“相公,春宵一刻值千金,来嘛~”

花满楼还未说话,就被陆小凤带上了床。脱起花满楼的衣服来,陆小凤比脱自己的衣服还要顺手几分,几个动作,已把花满楼剥了个干净。

花满楼的手推在陆小凤胸膛之上,尚有一丝理智幸存,道:“才淋了雨,你要好好休息,不许乱来。”

陆小凤往右边一滚,和花满楼并排躺着,手一抖被子将两人盖了严实。他侧身,和花满楼面对面,彼此呼吸着彼此的气息。

花满楼发丝上还沾有几滴水珠,陆小凤凑过去吻了吻,道:“不胡来,师父,下雨天最适合睡觉了,我们相拥而眠好不好?”

被子下两具赤裸的身躯密不漏风的贴合在一起。屋外雷声大作大雨倾盆,屋内寂然无声温情缭绕。

END.

下雨天适合做什么,当然是睡觉觉了~



评论(16)
热度(59)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