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谈情》11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他山》的关注度本身就高,各路记者都盯着,但凡剧组有点儿风吹草动,稍加润色,都能是一条大新闻。

崔明是独自办工作室的,是圈内的知名狗仔,一台照相机不知道挖出了多少猛料。今天他是在横店蹲另一个剧组的,没想到竟然看到陆小凤被抬进了救护车。

陆小凤他知道,花家七少的小情人,不知演技如何,床上功夫肯定了得,不然怎么能把花七少迷得神魂颠倒。陆小凤本身的话题度就很高,加上之前的抄袭等事件,网上不知多少人乐衷于他的新闻。

崔明匆匆拍了几张照片,直接在网上发布了《他山男主陆小凤拍戏出意外,贺导剧组发飙为何?》的长文章,文章内容先是说了陆小凤坠马受伤的事情,而后又隐晦的提出陆小凤后台之硬,让贺导为其迁怒剧组。

听着花平念完长文章,花满楼面沉如水,道:“立刻处理。”

花平不敢多言,赶忙给小付打电话。他们现在正赶往医院,私人医院前挤满了记者,门前的保安死死拦着。

花平看了一眼医院名称,道:“少爷,这是叶家少爷的医院,是否需要联系他?”

上流社会里的人情不是那么好还的,无论这人情有多小。如今只是一次放行的人情,以后指不定就要用什么大项目来还。花平犹豫的原因是为陆小凤欠这个人情值不值。

花满楼干脆道:“联系他,我亲自和他说。”他和叶家那位公子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门前堵着进不去,如果他直走正门进去,只会把陆小凤推进更深更复杂的绯闻里,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你赖在这儿做什么?”叶孤城从文件里抬头,放下手里的笔,冷着脸,满满的都是嫌弃。

陆小凤翘着二郎腿,道:“我太焦躁,看着你这张冰块脸能静心。”

叶孤城刚想让他滚蛋,手机就在口袋里振动起来,他抬起手,让聒噪鸡闭嘴。

“花满楼?”叶孤城问了一句,陆小凤放下二郎腿,坐直,盯着叶孤城耳朵边的手机,给看过来的表情复杂的叶孤城做口型。

陆小凤:“什么事?”

叶孤城没理他,而是继续和花满楼通话。他道:“你开车往南,再右拐,我在后门等你。”

陆小凤扒住叶孤城的胳膊,终于能开口说话,道:“花总怎么来了?”

“不知道。”

“你们认识?”陆小凤惊奇不已,眼睛里带着谴责,“为什么之前不为我引荐?”

叶孤城把他从自己胳膊上撕下来,插着医师服的口袋出了门:“他说他是来看你的,你们不是早认识了?”

陆小凤追出门,想一块儿迎他花总去。却被跑过来的小护士拦了下来,她语速极快:“薛冰的家属?”不等陆小凤点头,小护士又不带喘气道,“病人怀孕了你知不知道?竟然还让她拍骑马的戏?!还出了事,孩子没了我看你们怎么办?!”

陆小凤被骂得狗血淋头,同时被这消息冲的一晕,他扶了一把门,道:“带,带我去病房!”

小护士瞪他一眼,道:“现在知道心疼了?”还是带着他去了病房,“她这次是走运,胎儿没有问题,戏可以拍,但骑马这种危险的,能找替身还是找替身吧。”

陆小凤哪里还有心思解释他和薛冰的关系,他额头冒汗,到了病房看见半坐在床上看手机的薛冰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弯腰撑着膝盖,道:“我的姑奶奶,我干儿子搁你肚子里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薛冰倒是一点儿不担心,道:“放心,孩子随我,福大命大。”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陆小凤抹了一把虚汗,才抬脚走过去,盯着薛冰平坦的肚子,道:“几个月了?”

“两个月。”

“我能摸摸吗?”陆小凤神情紧张,得了薛冰应允后,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放在薛冰的肚子上。

“想名字了吗?”

薛冰嗔怪道:“还不知道男孩女孩,想什么名字?”

陆小凤傻笑两声,自言自语道:“有孩子了,有孩子了,阿冰,你好好的。”

花满楼收回开门的手,跟着他花总从“几个月了”听到最后的花平面色一言难尽,没想到陆先生是这么个渣男!

花平越想越气,撸袖子就要踹门而入,花满楼拍拍他。而后抬手敲门,道:“凤凰。”

薛冰眼睛亮晶晶的,低声问:“谁谁谁?是不是你那次电话里说的心头肉?”

陆小凤拍她脑门,瞪她一眼,才带着春风般的笑脸开了门。他摆出最完美的状态,道:“花总。”


花满楼轻轻点了点头,走了进去,道:“你没有出事?”

陆小凤因着金主的关心,差点把一张俊脸笑成一朵菊
花,薛冰不忍直视的低头,很想装作不认识他。

陆小凤拉着花满楼坐在病房里的沙发上,道:“我没事儿,花总是哪得来的消息?”

花满楼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胳膊,道:“新闻。你没事就好,我还有工作,要回公司。”

陆小凤皱眉,难不成花总知道了他的企图并且在躲他?随后又懊恼,自己还是太冒进,应该更细腻更步步为营一些。随后主动拉开了和花满楼的距离,笑道:“好。花总不要太劳累。”

花满楼起身,带着等在门外的花平离开。陆小凤不敢再刷存在感,想出去送又不敢出去送,只能站在窗户边,看着花满楼走不见才坐回去。

看他那没出息的样子,薛冰拔了一把桌子上的花瓣扔他,道:“你光明正大的看啊!偷看算什么英雄好汉!”

陆小凤叹气道:“不敢啊!见着花总我就怂,我也不想的。”

千年难得一见的怂鸡把薛冰笑得够呛。她慢悠悠道:“爱情的力量。”然后她又挤眉弄眼道,“你可以啊,花家七少爷,花如令的心尖尖,一言两语的就被你说成自个儿家的心头肉了!”

陆小凤道:“不就让你外援了一次,你可别自大啊!”

车里气氛奇怪,司机没得到指令不敢开车,尴尬的干扶着方向盘,不停通过后视镜给花平使眼色。

花助理也不敢说话,但一直在地下车库呆着不是办法,他道:“花总,咱们回公司吧,还有一个小会议。”

花满楼道好似才回神,道:“回家。顺便给他找个住处。”

这个他,花平知道是谁。

花满楼说完就有些后悔,随即又怕他受委屈,补充道:“按着一线艺人的标准找。”

花平道:“好的,花总。”

所以当陆小凤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花特助黑着脸,身边儿放着几个行李箱。陆小凤再一看,这行李箱略眼熟,视线看向亮着灯的房子,道:“花总呢?”

花特助打着官腔道:“花总说你是公司的艺人,住在这里出了新闻对你的事业影响不好,所以为你在风华工作室附近另找了一个房子。”

陆小凤心里一咯噔,花总果然是在躲他,果然是发现了他图谋不轨。陆影帝心里大呼坏菜了,拉行李箱的动作却一点儿也不含糊。

这种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战略撤退,从长计议。

花总实在是贴心,还派了车送他。陆小凤拉开车门,对花平道:“花特助,虽然花总身体底子好,但一直加班也是吃不消的,你多注意些。还有,他不太喜欢吃辣,嘴上说吃辣你不要相信。”他好像有很多话想交代,最后化成了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皱着眉头,垂着眼睛,这张脸上摆出一个我见犹怜的表情,就连之前在心里怒骂他人渣的花平都有些心软,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

这时陆小凤又抬头笑了笑,道:“恩,我比较啰嗦,花特助不要介意。”他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才上了车。

坐上车陆小凤就掏出手机,给朱停发短信。

陆小凤:“我被花总赶出来了!”

朱停秒回:“哈哈哈哈,看样子花总是找回了自己的审美,好事好事。”

陆小凤:“我严肃的,我看上花总了,我要追他。”

朱停估计是受到了惊吓,两分钟后才回了信息:“你之前说的只是履行合同义务呢?喂狗了?!”

陆小凤笑着打字:“汪汪汪!我吃了!”

“你他妈给我滚蛋!!!”这感叹号可见朱停有多愤怒。

朱停给他打了电话,陆小凤直接把他拉入了黑名单,坐在车里想刚才自己的表现,不知道能不能麻痹住花总。

他已经认定了花满楼,不管用什么法子,哪怕是连哄带骗,也要把人拉到自己的人生里。

风华工作室公关部还在工作,花总亲自布置下来的任务,他们自然竭尽全力去完成。陆小凤拉着行李箱幽灵似的出现在小付背后,笑眯眯问:“别管了,都是假的,我没受伤,贺导发飙就也是假的。”

小付忙得焦头烂额,道:“那也要有人信啊!”

陆小凤拿出自己的手机,先是自拍了几张,然后在小付不解的目光里发了条微博,十分招黑的微博。

微博内容,除了图片,就是一句:我没事,贺导也没发飙,不要乱说。

好一朵盛世白莲花。小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猪队友。

陆小凤收起手机,拍拍小付的肩膀:“去睡吧,不用管,大家会知道真相的。”

小付又急又气,说话都不连贯了:“你你你,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有多招黑?!”

“没事儿。付部长去休息吧,管他网上破浪滔天,淹不住自己就高高挂起。”陆小凤直接拔了电源线。

小付张嘴,就要吵起来。朱停从外面进来,道:“付部长去休息吧,辛苦了。”

朱停是风华工作室除花总外的一把手,小付有再多的怨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觉得这个艺人实在是无理取闹,仗着花总宠爱就无法无天!

朱停瞧着眼前的大尾巴狼,道:“也不知道被你看上,是花总的幸运还是不幸。”

陆小凤一笑道:“战略性撤退后就要主动出击了。”

“当全网黑的时候,我再哭唧唧的回去找花总,争取博个同情分。”

“他那么好。”

“朱停,我真的是太想和他共度余生了。”

TBC.

评论(25)
热度(11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