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睡前小甜饼一日为师番外之《共白头》

*雪橇,慎入

《一日为师》番外之《共白头》
又名:来啊,拉雪橇啊!

雪是凉的,即便隔着厚重的披风,那种凉还是有一丝附上了花满楼的背,下了一天的雪在黄昏时终于停了,院子里红梅绽开,花满楼被扑倒前正在院子里听梅闻香。

花平等人被打发去毓秀山庄一块儿热闹过节了,百花楼里只余花满楼与陆小凤二人。

陆小凤如今已经长成一个可靠的男人,比之前也稳重多了,但在花满楼面前却还是那个少年习气的人。

花满楼知道他的热烈,能融化身下的雪。

一只手掌覆上了他的胸膛,空气的凉与人体的热让花满楼身体一颤,他伸手抓住被扔在旁边的衣物,仿佛只有如此才能找回一丝安全感。

然后是吻,零零星星的若即若离的吻落在他身体各处,花满楼只能喘息,他愿意把一切都交给陆小凤。无论是身还是心,把余生也给他。

因为他知道,陆小凤也是这般想法。

陆小凤的手游走在面前人的身上,额头在这般冷的时候竟出了汗。面前这副泛着潮红的身体和四周雪白的景搭在一起,刺激着他的眼球,也刺激着他的心和血。

血在翻涌,手下的动作也粗暴起来。在宽阔的庭院里做这种事情,花满楼无法不紧张,他咬着嘴唇,克制的不发出声音,但还是有一两个字节的呻吟逃出来,消失在幽凉的雪夜里。

撞击让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他自己喘息的声音和陆小凤喘息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远处的红梅微微颤动,仿佛被这喘息声惊了。

陆小凤托起花满楼的背,手抚上去,摸了一手冰凉,他半是后悔半是怜惜的吻了吻花满楼的肩胛处。花满楼也环住陆小凤的背,脸趴在陆小凤宽阔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扑在陆小凤的身上,两个人具是欢愉的低呼了一声。

花满楼手脚发软的松开陆小凤,陆小凤却将他抱得更紧。陆小凤拿起地上的披风裹住怀中人,吻了吻怀中人半睁未睁的眼睛,才把人抱起往屋中回。

安静里,不知谁打了一个喷嚏。

花满楼低低的笑了,声音里还残留着情事过后的慵懒。

陆小凤又低头吻了吻他的嘴,道:“师父,我有一愿。”

“恩?”

“与你共白头。”

雪地上的衣衫没人理,红梅不甘示弱飘出一缕缕香,随着风沾到人身上,情事的味道好像被掩了去,只余无尽温情。

我之所愿,惟与君共白头。

番外完。

周更前的狂欢,把昨天说的雪橇码了出来。
           
                               
                                 来自   写肉苦手  客户端  

评论(6)
热度(59)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