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SHUI》01

*文章内容看标题

*陆花现代,极度OOC,慎入

*原梗见主页

————以下正文————

双手被捆在身后,身下是柔软的床垫,屋子里没有人,只有表针走动的声音。静,太静了。他身上衣物被尽数除去,随身带的刀子也被搜走,他是无计可施,只能像砧板上的鱼。

劣质的药在他体内扩散,热逐渐爬满他的身,他趴在床上,嘴巴咬住被子,想要克制浪潮似的痒。

杂乱的脚步声进入他的耳朵,有人踹开了门,神智已经不甚清楚的他只听见那个人在吼。

之后发生了什么,花满楼不记得,只知道有人把他抱了起来,冰凉的水覆盖住他,热度稍退,神智回笼。

他的眼镜在被抓来时不知掉去哪里,只朦朦胧胧看见一个男人正在打电话。

这是抓他的人?不是,是救他的人。

花满楼混混沌沌想着,男人的脸逐渐在他眼里变得清晰,是个眉目硬朗的人,很能给人安全感。

“花家小少爷。”陆小凤蹲下来,和泡在浴缸里的花满楼对视,“我通知过花一,他在路上。”

花满楼抓住陆小凤的胳膊,道:“你,名字。”水的凉与体内的热相互碰撞,凉想压制热,热似乎不甘示弱,更加强劲的反击。他艰难吐出几字后,难耐的发出呻吟。

手掌的下的胳膊很温暖,花满楼想要更多这样的温暖。

陆小凤抽出自己的胳膊,道:“我看见了小少爷的窘态,您想要杀我灭口?”他往四周看了看,将架子的浴袍放在浴缸很近的地方,“小少爷放心,我这个人嘴严。”

花满楼撑着胳膊站起来,水在他身上滑下,滴在地上。他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扑到了陆小凤身上,道:“封口有很多方式。”

陆小凤不动声色,饶有兴趣道:“比如?”

他常与花家老大打交道,这位小少爷倒是第一次见。听花一的说法,他这位七弟善良乖巧,是花家上下的吉祥物。

现在看,花一对乖巧这个词大概有误解。

这位小少爷的长相倒是和陆小凤的胃口,他舔了舔唇,但还是拿手推开了往他脸上凑的脑袋。

他弯腰把人抱起来,小少爷细皮嫩肉,腰腹处有薄薄的肌肉,看起来很惹人犯罪。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陆小凤正直的把人重新扔到了浴缸,道:“小少爷是想对我性骚扰?对不起,我不吃这套。”

花满楼被扔的一懵,良久没有回神。

这样子的小少爷大大愉悦了陆小凤,他抱臂靠在门框上,吹了个口哨,道:“我叫陆小凤,等你清醒了,我们再讨论封口的方式。”

花满楼看着他,也笑,道:“下次我要知道你的样子。”

模糊的人影转身离开,花满楼听见他笑了一声,他任自己倚在浴缸的边缘上,一只手无意识的划着水。

陆小凤。他把这个名字在嘴里反复咀嚼了几次,越发觉得有趣。

TBC.



















评论(27)
热度(86)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