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SHUI》02

*文章内容见标题

*陆花现代,极度OOC,慎入

*梗见主页

*前文点进主页观看

————以下正文————

头痛。陆小凤被蒙了眼,双手被拷住,拿绳子拴在壁灯上,他动了动胳膊,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有脚步声。

来人穿着室内拖鞋,处于很放松的状态。陆小凤屏息听着,脚步声停在他面前。

花满楼只穿浴袍,松松垮垮的系着,头发还滴着水,眼镜上的雾气迅速退散。他弯腰,好似想要更清楚的观看陆小凤。

陆小凤道:“哪位朋友?”

温暖的指腹摸到了他的眼睛,隔着一层黑布,温暖朦胧又暧昧。陆小凤一笑,道:“朋友要做什么?”

花满楼的手滑到那两撇可爱的小胡子上,道:“警官,曾约好讨论封口方式,这么快就忘了?”

花家小少爷。陆小凤顿感头疼,他往里面挪了挪,把自己的胡子从花满楼手下移开,谁知那只手不依不挠的再次摸了上来。

陆小凤干笑两声,道:“花一的身份摆在那,我嘴严,小少爷大可放心。”


花满楼侧身坐到了床上,道:“你害怕我大哥?”

“怕!怕啊!”陆小凤喊着,“金陵黑道第一人,我只是小小队长,怎么不怕?”

花满楼解开绳子,陆小凤荡空的手终于可以歇歇。他得寸进尺,道:“小少爷心善,把手铐也给我除了?”

花满楼道:“那不成。”

这位乖巧的小少爷正在脱自己的衣服。陆小凤脑袋里破墙似的出现这句话,震的他一时忘了动作。

花满楼已经解开他的衬衫扣子,屋里空调开得大,凉气扑上来,陆小凤一激灵,道:“花满楼!你做什么?”

手搁在陆小凤的腹肌上,花满楼眯着眼笑,道:“袭警?”

陆小凤抓狂道:“我哪里惹了小少爷,你说,我道歉!”

“你撩拨我。”花少爷极其无辜,解陆小凤的皮带,“道歉也没用。”

陆小凤:“……”

蒙了眼,对碰触更敏感。陆小凤能想像到花满楼白皙修长的手正抚摸着自己,他脑袋里出现两周前这位小少爷漂亮的身体,一下子冲动起来。

花满楼感受到手下的变化,脚一甩,鞋子掉落,而后一翻,正跪在陆小凤两腿之间。脸上的眼镜有些歪斜,他没有管,而是攀上半坐起来的陆小凤,牙齿叼住陆小凤的耳垂,含糊不清道:“警官,你心不静。”


陆小凤咬牙切齿,道:“我又不是泥人,这种情况不冲动都不算男人!”

花满楼笑起来,下巴磕在陆小凤的肩膀上,笑得浑身直颤。陆小凤一咬牙,已不想再忍。他抬起胳膊,套住花满楼的脖子,一只手掌扣住花满楼的后脑勺,狠狠一按,两个人便吻住。

花满楼似乎一愣,陆小凤泄愤似的咬着他的唇,他很快便反击回去。两个人吻作一团,在床上滚了几滚。

喘息声在房间里响起,陆小凤道:“花满楼,你自找麻烦。”

花满楼道:“你这样的麻烦,并不会让我苦恼。”

陆小凤道:“松开手铐,我们把麻烦闹得更大一些。”

花满楼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钥匙,抓过陆小凤的胳膊,解开手铐,随手扔到地上。他道:“好啊。”

陆小凤轻声一笑,没有去摘眼睛上的布,而是完全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他扣住花满楼的肩膀,完全凭着感觉去吻,吻落在花满楼脖子上,下巴上,最后终于到了嘴巴。

二人双唇相贴,陆小凤道:“等你解气,再给我摘了这块碍事的布。”

他死死吻住花满楼,手撩起浴袍,从下面钻了进去。在后背上来回抚摸,落下一点一点的火。

花满楼岔着腿坐在陆小凤身上,两人相对拥抱着,中间无一丝缝隙。他微微用力抬身,伸出舌头舔湿了蒙在陆小凤眼睛上的布。


陆小凤低喘一声,一巴掌拍在花满楼的臀上,发狠道:“安生些。”

花满楼低叫一声,腿脚失力跌了回去。陆小凤的手已经趁机进去,尝试的进了一个指节,花满楼猛地绷紧身体,低头咬住了陆小凤的肩膀。

陆小凤抽出手,道:“绑我来,东西应该准备了齐全吧。”

花满楼道:“……抽屉里。”

他身上的浴袍早就被陆小凤撕开不知扔去哪里,陆小凤摸到了润滑,全凭感觉挤在手上,继续尝试。

这次还算顺利,花满楼疼,陆小凤也疼。乖巧的小少爷一声不吭,但咬着陆小凤肩膀的嘴巴也没松过口。

陆小凤是已经破罐破摔,花满楼是他喜欢的类型,还主动送上门来,不张嘴叼走,他就不是陆小凤。

什么花一的报复,他妈的见鬼去。

花满楼伸手扯下了布条,陆小凤眯了眯眼,才看清楚。花满楼浑身都泛着红,性感又可爱。

陆小凤的喉结滑动了下,他一把将花满楼掀到床上,让他背对着自己趴下。他道:“花满楼,我是谁?”

“警官,我知道你,你是陆小凤。”花满楼话语里还带着笑意。

两个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撞击声在房间里响,一声接一声,夹杂着叠在一起的喘息声。

情事持续了很长时间,屋子里到处都是暧昧的气味,陆小凤单手搂着花满楼。花满楼的眼镜不知何时掉了,被踢在床脚,十分委屈的和一堆散乱的衣物挨着。

花满楼眼前是白茫茫一片,只有身边人的体温他能直接感受到。他道:“警官,我成功了。”

陆小凤一愣,笑道:“恭喜小少爷袭警成功。”

花满楼闭上眼睛,往陆小凤怀里窝了窝,呢喃道:“谢谢。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说着便睡去了。

陆小凤神情温柔道:“万分期待。”

TBC.

上车刷卡,上车后,中途不可下车不可转站|ω・)
请小仙女们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顺便再来条评论(可怜巴巴)

   来自    开完车把脸都扔了的栀酒    客户端






评论(38)
热度(14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