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谈情》15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苏少英也算是影视歌三栖的艺人,毕竟选秀出身嗓子不错,出过专辑卖的不错,但近些年唱片行业不景气,与他同期的选手大都没落,只他一个转型成功,幸运出演贺导的电影,一演成名。

他也是金鹏娱乐力捧的艺人,被外界称为能够代替霍天青撑起金鹏娱乐的人。

霍天青是金鹏娱乐的台柱,三届银鱼奖影帝,如今的发展重点转移至国外,也有人传他是金鹏娱乐总裁上官丹凤的未婚夫。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霍天青之后总要有一个能够代替他的人。

苏少英的资源是不缺的,他到《他山》面试,完全是看在贺导的面子,谁知道竟然只演了一个戏份不出彩的男二。

男主的人选若都是司空摘星这样的咖位倒也算了,谁知道一个爬床货竟然踩着他上了位,偏偏这爬床货实力还不俗。

苏少英承认他是嫉妒陆小凤。

他花费那么多的时间才一点点爬到现在的位置,期间受了多少白眼多少辱骂多少委屈,凭什么他陆小凤能一步登天。

录影棚内观众呐喊,主持人抬手压下吵闹声,问道:“少英,准备好了吗?”

苏少英猛然回神,笑道:“准备好了。”

他今天有综艺行程请假未去剧组,主持人聊起他的过往,回答自然有真有假,编造一些煽情的经历很能加分且无伤大雅。

今天是他的专场,录影棚里都是他的粉丝,他有些松懈,才会在谈话间出神。

他唱完歌挥手退场,准备收拾收拾去剧组,却被经纪人拉进了休息室。

他抬手看表,道:“现在赶去剧组还来得及。”

经纪人拍着化妆台,他极度生气,化妆台上的卸妆水翻倒,滚到地上。他拿起桌上的梳子砸向苏少英:“我有没有说过不准招惹陆小凤?不管他是不是爬床是不是贱货,他都是花满楼的人,花家的人不是你个小明星能惹的!”

苏少英躲闪不及,被梳齿挂伤了眼角。他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声音像压在喉咙里,一字字挤出来,道:“凭什么?”

经纪人抹了一把额头,横着眉,道:“凭他攀上了花满楼而你没有。”

他走过来,上下打量苏少英,良久才失望道:“我以为你会是第二个天青,事实证明是我错了。”&

“贺导亲自来电让你退出剧组。”经纪人斜着眼,“说你谋害同组演员,心术不正。”

苏少英震惊地抬头,道:“我的戏份拍得差不多了!他不怕亏损吗?”

“亏损?”经纪人冷笑一声,“你以为这是贺导的想法吗?贺云闲不是会吃亏的人,你做了什么只要陆小凤没事,在你戏份即将拍完的当口他是不会发作的。”

苏少英明白了,是隐在陆小凤身后的花满楼,那个眼盲的花家七少爷,有花家七少爷在身后,亏损又算什么。

他后退一步,被身后的椅子绊到,跌在地上。经纪人同情地盯着他,道:“我回去会和副总裁说明,你也做好和新经纪人接洽的准备。”

经纪人是霍天青的原经纪人,当年也是他看好苏少英,才亲自接了他,想再次培养出一个霍天青。

可事实证明,苏少英不可能成为第二个霍天青,并且还招惹了花家,娱乐圈不会再有他容身之地。

陆小凤在一旁抓耳挠腮,想去拉花满楼,却被花平拦下。

花平觉得陆先生太心软,善良的不合时宜,还有点儿傻。这时候去求情,就是给一心替自己出气的金主浇冷水,相当于临上床说自己不方便。极度扫兴。

花特助眼睛里的同情都快溢出来了,朱停站在一旁莫名其妙,更觉得花特助不太正常。

年纪轻轻眼神就不好使,竟然同情陆小凤这个老混蛋。

花满楼嫌弃电话里说不清楚,竟然直接赶来剧组,贺导看着再次翘班的花总,谴责地瞥陆小凤一眼。

这个老流氓真他妈是蓝颜祸水,好好一个七童被勾成了翘班狂魔。

陆小凤读出了这句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朝着贺导贱笑,贺导差点儿要拿鞋帮子摔他。

花满楼自认不懂娱乐圈那点弯弯绕绕,只说《他山》的亏损和后续所需资金百花集团会全部拿出。至于换人会带来的影响自然有风华工作室和贺导的团队操心。

陆小凤的戏已补得差不多,现在男二更换演员,剧组又要停一段时间,贺导又是个喜欢磨洋工的,原本定于年底上映的《他山》一挪再挪,挪到了第二年国庆。

花总来得时候只带一个花特助,走的时候顺手牵羊了陆老师和陆老师的助理,新任助理小高被忘在剧组,有些凄惨。

陆小凤拿着花满楼的手,摸一摸,揉一揉,好不猥琐。花满楼忽然反手把陆小凤的手握住,陆小凤疑惑的恩了一声,花满楼道:“搬回去吧,回家。”

朱停坐在副驾驶,在心里给花总竖大拇指,果然撩凤小能手,句句都能正中红心。

他和陆小凤结识于微末,对他的过往一清二楚,陆小凤的好养活、无所谓都是那时候带过来的。他对家的渴望藏在心里,谁也不告诉,但花满楼总能满足陆小凤内心深处缺失的渴望的东西。

宛如一个读凤机。他这个陆小凤的老朋友都自叹弗如。

陆小凤也是一怔,才道:“恩。”

陆小凤的房间丝毫没有变化,大到床柜位置小到台灯挂饰,位置与之前没有丁点偏差。陆小凤把手上的行李箱一推,拽住花满楼的腕子,另一只手把门甩上。

“凤凰。”花满楼被陆小凤压在床上,“你做什么?”

花满楼侧着头,脸上泛起薄红,脖颈处的皮肤却突然被舔了一口,他一僵,才佯装镇定继续道:“大白天,别闹。”

陆小凤觉得害羞的花总可爱极了,他都想把花总揣在兜里,只他一个能看,别的人多瞧一眼都不准。

他又低头亲了几口,道:“花总,你瞧不出我在讨好你吗?”

花满楼忽然抬起手捧住陆小凤的脸,眼睛里满是笑意,陆小凤总会有种花满楼看得见他的错觉。

这双眼睛太漂亮太温柔,现在这双眼睛是盯住自己的。陆小凤为这件事心里涌上一股得意。

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他的。

花总现在正在回想花特助的保养守则,小情人讨好自己的时候,应该回以温情一吻,然后替他解决所有难事。

花满楼背部挨着床,着力点不好找,略有些吃力的吻了吻陆小凤,然后道:“苏少英的事情不要担心,我会解决好。”

陆小凤失笑,手挤进花满楼背后,将人抱起,咬住他的嘴,撬开他的唇缝。花满楼的胳膊搭在陆小凤的后颈上,吻了一会儿,花满楼轻拍他的后颈。

陆小凤松开他,伸手抹掉他嘴角的湿润,低笑道:“花总很生疏,以后要多练习才行啊。”

总裁文里的总裁攻都是主动的。花总心里想,同时有些懊恼自己太让着陆小凤了。他一皱眉,压着陆小凤的脑袋,主动了一回。

随后他退开,意识到一个问题,气喘吁吁道:“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陆小凤暗道糟糕,抱着他花总在床上一滚,跨坐在花满楼身上,道:“我见着花总时就在脑内排练了许多遍,所以熟练,花总想说什么,恩?”他恩的时候弯腰趴在花满楼耳朵边,尾音上扬,转着圈进了花满楼的耳朵。

花总心里不舒服,也不信陆小凤的甜言蜜语,但这尾音在耳朵里一转,什么也记不住,只觉得羞。

所谓色令智昏,便是如此。

陆小凤没遇上花总之前,说不上万花丛中过,但也是有过几段的,没能继续下去全是对方受不了他那敷敷衍衍的态度。

朱停曾预言他会和键盘过一辈子,陆小凤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弯成蚊香圈,会想和一个人共度余生。

他翻身,躺到花满楼身边,勾住花满楼的手,侧头看着花满楼的脸,道:“花总,我爱你。”

花满楼也侧头,笑道:“我知道。你还要要说多少遍?”

陆小凤嘤一声,小鸟依人状依偎到花满楼怀里,掐着嗓子道:“见着花总我就管不住嘴,说多少遍都不够~”

花满楼笑得止不住,手放在陆小凤脑后,道:“好好好,说不够就一直说,我听着呢。”

“一直都听着。”

《他山》官博发布换人和换档消息后,网上波浪滔天,各种猜测重出不穷,苏少英方面没有任何发言,他的粉丝也不敢妄动。

随后就是风华工作室一条微博,将之前的坠马事件与掌掴事件说得清清楚楚,还附有证据,锤实的吓人。

再之后《他山》又放出薛冰录的视频,视频里女神一身家居服,笑眯眯道:“大家好,我是薛冰,《他山》中饰演的是翟鹤儿。关于掌掴事件我不在场不好多说,但坠马事件我是受害人之一,还是有资格说上几句的。”

“我原本只以为是意外,但没想到一个面善的后辈私底下竟然如此恶毒。”薛冰顿了顿,神情温柔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幸亏孩子没有事。”

“最后,陆小凤是个好演员。”

“多亏了他,我现在才能和大家坐着聊天。”

薛冰被誉为国民女神,即使结了婚地位也没受一点儿影响,粉丝的战斗力和凤凰粉丝不相上下。

听着偶像受了伤,还差点失去孩子,一下子就炸了。

陆小凤正在和薛冰打电话,他道:“干儿子还好吗?闹不闹人?”

薛冰靠在沈先生怀里,道:“才多久?花总呢?”

陆小凤点开免提,道:“在我身边儿呢。”

听见提到了自己,花满楼从文件里抬头,道:“薛小姐。”

谁知道薛冰十分宛转悠扬地喊道:“心~头~肉~”

花满楼:“???”

陆小凤:“……艹。”

就知道薛冰要揭他老底。

现在挂电话还来得及吗?

TBC.


评论(45)
热度(121)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