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为人师表》01

*花陆现代玄幻(?),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大家闺秀花×风流能撩陆

*花陆!花陆!花陆!

*我流修仙,纯属瞎写

PS:有西门吹雪×司空摘星出没,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市中心商业街车辆拥堵,喇叭声此起彼伏,夹杂着高高低低的人声,场面混乱。山海商城方圆一百米被警戒线圈住,四周停着警车,还有交警在一旁疏散人群。

山海商城是金陵的地标,往日顾客来往络绎不绝,这段时间却倍受冷落,门可罗雀。

前些日子,有人在山海商城内自杀,死状凄惨,还留下可怖的诅咒遗书,威胁山海商城关门。

山海商城背后是山海集团,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管他有无顾客,门庭照开,全不把那封遗书放在眼里。

山海商城的顶层实行会员制,会员审核严格,这些会员顾客也是山海商城的固定客源。

只平安无事了一个月,山海商城再次死了人,这次仍旧是自杀,从十四层休息室的窗户一跃而下,同样留下了威胁遗书。

司空摘星身形灵活,躲开警察,钻进了警戒线,他绕着尸体转了一圈,摸着下巴,喃喃自语:“撞邪了。”

老张走过来,正准备赶司空摘星离开,一个证件就横在他眼前。他倒抽一口凉气,忙拿出烟递过去,嘴里道:“您是?”

司空摘星把证件收回去,道:“特办处司空摘星,受处长命令,过来接手这件案子。”

老张巴不得把这烫手山芋丢出去,现在有人要接手,他自然爽快,道:“好好好,我现在就把我们的人全数撤走。”

司空摘星道:“把人群疏散再走。”

老张抹了把汗,扭身招手,让自己的人撤出警戒线。人群疏散顺利,警戒线周围只剩下些扛着长枪短炮的社会记者。

西门吹雪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冷着脸,浑身散着冷气,所到之处,挡在前面的记者都自动避让。

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位手里拿着导盲杖,在地上敲敲打打走了过来。

小警察是新人,第一次出警就遇上这样的事情,心里一股憋屈,看着西门吹雪一行人,道:“真是什么人都能踩警察一脚了。”

他声音小,但站在他身边的老张听得一字不落,他抓住小警察的手臂,严肃道:“不准议论那个地方。”

小警察不解:“那个地方?”

老张似乎回想起什么不好的东西,脸色发白,道:“特办处,又称特殊办事处,拥有最高特权,不能怠慢不能招惹。”

司空摘星迎过去,道:“头儿,尸体不太对,需要带回去让小细仔细查看。”

他身后的人手脚麻利地把死状极惨的尸体收拾好,周围的记者也好似无趣的离开。

西门吹雪微不可见地点头,对着那导盲杖的年轻人道:“带我去见你父亲。”

花满楼微微一笑,道:“西门先生似乎不太待见我父亲。”

西门吹雪皱眉:“没人会待见一个混蛋。”

司空摘星揽住花满楼,惊奇道:“我当你是个穷鬼!不想你竟然是山海集团总裁的儿子!你赔我那些年救济给你的白煮蛋!”

花满楼任他揽着,手上导盲杖继续敲敲打打,拖着司空摘星进了山海商城。

山海商城的员工没受丁点儿影响,见着人来,依旧面带微笑,弯身欢迎。

花满楼领着人上去大厅左边的电梯,他拿出一张卡,递到司空摘星手上,道:“送你一张山海商城的会员卡?”

司空摘星是个穷修道的,虽然特办处工资高,还有额外奖金,但钱总是不嫌多的。他哈哈一笑,把卡揣进兜里,西门吹雪却把卡夺在手里,道:“缺这点儿钱?”

司空摘星想抢,却又害怕他们家头儿的威视,只能委委屈屈道:“额……挺缺的。”

花满楼低头笑出了声。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最顶楼。

电梯门外站着一个娃娃脸男人,他面若春风,行了个古朴的礼,道:“少爷,您终于回了。”

花满楼把导盲杖拿在手里,那杖子便化为手臂长短,上覆花纹,拿在手里,颇具风雅。

他点头,眼中有盈盈笑意,道:“父亲呢?”

司空摘星目瞪口呆的看着顶楼的场景,顶楼的空间,放眼望去看不见边界,分有好几个区域,来往客人都是些妖修鬼修,有些还是司空摘星的道友。

西门吹雪拍他的后脑勺,道:“什么样子!”

司空摘星拽住西门吹雪的衣摆,道:“头儿,山海商城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怎么、怎么这么多异族?”

“小娃娃,你们家头儿也是个异族呢。”陆小凤穿着长袍,坐在躺椅上,眼睛里带着玩味。

西门吹雪身上的冷气更足了,司空摘星被冻的撤开手,揣进兜里暖和。

句芒把人领到便退了出去。

陆小凤起身,看花满楼,道:“回来了?”

花满楼道:“恩。”

他们二人没再对话,气氛尴尬。

西门吹雪拉着司空摘星坐到沙发上,花满楼站在陆小凤身后,脸上表情淡如水,完全看不清楚他是个什么情绪。

司空摘星拘谨起来,他往西门吹雪身边挪了挪屁股,不敢先说话。

西门吹雪道:“你要和我到特办处接受调查。”

陆小凤笑着道:“查你大爷。”

西门吹雪道:“好好说话。”

西门吹雪油盐不进,摆着一张死人脸,用来对付陆小凤,无往不利。

花满楼道:“此事应当和父亲无关,西门先生心里也清楚。”

西门吹雪瞥他一眼,道:“在上古凤凰眼皮子底下捣鬼还没被发现,这世上有这么厉害的异族?”

陆小凤看也不看,抬手捂住花满楼的嘴。他笑着道:“哦,你的意思是我包庇凶手喽。”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你的行事我一向猜不透。”

陆小凤撤了手,花满楼谴责地看他一眼,道:“有客人在,父亲这般有失礼数。”

陆小凤抹了一把脸,抬脚踢向西门吹雪面门,嘴里还说道:“我好好一个儿子,你竟然给教成了老干部!娶不了媳妇儿,我就烧死你!”

西门吹雪一低头,躲过那一脚,道:“和我没有关系,天性使然。”

司空摘星默默起身,挪到了花满楼身边,低声道:“你爸他是传说中上古留下的那位圣人?”

花满楼笑着点头,眼睛却一直盯着过招的两人。

司空摘星一捂心脏,另一只手掏出手机,以一种十分梦幻的声音道:“我、我能和上古圣人、合个影吗?”

花满楼扭头看他,不明白在这样精彩的比试面前竟然只想着合照是个什么心理。

司空摘星捧着脸看,道:“哇!那是凤凰真火!头儿也厉害!哇!圣人太帅了!”

花满楼转头,不忍直视,生怕这样的场景伤了自己的天眼,毕竟他天生眼盲,得天眷顾才开了一双天眼,再瞎了,上天估计也不会再眷顾了。

两人相争,也把握着分寸,西门吹雪更是布下小结界,屋内器物无一损毁。

陆小凤摆摆手,道:“不打了不打了,我年纪大了,不比你年轻了。”

西门吹雪道:“很好,很有自知之明。”

四人坐定,陆小凤喝着茶,扬声道:“句芒,给你家少爷上一杯最喜欢喝的果酒。”

花满楼给陆小凤添茶,道:“不,我现在只喝白水。”

陆小凤痛心疾首道:“你修仙呢!”

他转头瞪西门吹雪,恨恨道:“你还我天真活波的儿子!”

“额……老干部最近挺受欢迎的。”司空摘星战战兢兢地插话,“况且七童他不太适合活波这种画风。”

西门吹雪品着茶,一边赞同地点头。

花满楼接过句芒端过来的白水,啜了一口,道:“父亲,你对最近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陆小凤道:“有人瞧我不顺眼,要搞事情呗。”

他习惯性把空了的茶杯伸到花满楼面前,花满楼倒茶的动作很优雅,陆小凤心中叹气,人类一生极为短暂,五年与他而言不过打个盹的功夫,昔日的少年已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

仿佛他已与他相隔百年光阴。

西门吹雪拿出一张令牌丢给陆小凤,道:“建木神牌警示,你这里要出事情,当心。”

陆小凤拿着那不起眼的破牌子翻来覆去地看,又随手丢给花满楼,花满楼稳妥收起,道:“西门先生不出手相助?”

“特办处只管鬼事不通人务。”

“在小细的尸检报告出来之前,我们不会插手。”

陆小凤道:“一块儿破木牌而已。”

“相传,上古时期建木沟通天地,乃是天路。”花满楼看着陆小凤,“至于它为何会断却没有记载,父亲知道吗?”

陆小凤挠挠花满楼的下巴,道:“我很晚才生出灵智,记忆开始时天柱建木什么的全没了,迷迷糊糊被女娲丢到妖族,等长大了,这世间秩序已上正轨,我是什么也不知道。”

花满楼往后一撤,让开陆小凤的手,道:“父亲活了那么久,应该救过不少儿子。”

陆小凤揶揄道:“醋了?”

花满楼一笑,道:“我尽量晚点死,多陪陪父亲。”

陆小凤一愣,才道:“努力吧。”

司空摘星觉得这父子两个气氛不对,瞄西门吹雪,他们头儿正慢条斯理地剥橘子,他也有样学样,拿一个橘子也剥起来。

TBC.

呵呵,明天补课,更丧了
假期让我颓废
不想上课,虽然只有两节课,但横跨一天,很绝望

进入假期前肝出花陆一章

顺便预告一下陆花长腿叔叔梗

评论(22)
热度(44)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