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谈情》16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谈情

————以下正文————


苏少英的所有行程全部暂停,被新经纪人拘在家里,还被没收所有通讯工具。新经纪人是当初挖苏少英进公司的陈舒,她在金鹏娱乐郁郁不得志,好在苏少英记念旧情,没少帮衬她,才有了今天的她。

苏少英不修边幅,嘴里叼着烟,屋子里的窗帘紧紧拉住,空气里全是呛人的烟味。陈舒夺过烟,摁灭扔在垃圾桶里,将手上的外卖放到苏少英面前。

她开了窗户,道:“惹了百花集团,等于惹了整个花家,加上贺云闲和薛冰的指控,你确实是没什么翻身的余地。”

“公司不会让陈姐过来给我一个弃子当经纪人。”苏少英拿起筷子,却丝毫没有胃口,又将筷子重重摔在桌上,“公司还是没有任何声明吗?”

陈舒终于把手机交还给苏少英,道:“现在网上的风向一边儿倒,全都是骂你的,证据确凿又有花满楼在身后,公司不会当这个出头鸟。”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也递过去,“接下来,是死是生就看你怎么做了。”

网上消息传得快,有一些小明星出来明里暗里的踩苏少英一脚,主要是蹭个热度,在大众面前露个脸。和钰被明尘娱乐赶出后,失去了经济来源,只能躲在家里吃老本,所以接到陈舒电话时她十分吃惊。

薛冰果真是逮着机会把陆小凤之前的怂样一五一十的全讲给花满楼,她先是抑制不住笑了一阵,才道:“当时他打电话过来问怎么追人的时候,把我吓一跳。”

花满楼也丢开手上的工作,把手机拿在手里,还稍稍远离了陆小凤,一副怕他抢手机的模样。陆小凤无奈不已,只能捂着脸,看薛冰揭他老底。

薛冰道:“花总你可是不知道,陆小凤空长了一张风流的脸,心里保守的很,追人更是头一次。”她顿了顿,换了语气,“如果他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事情,花总多宽容宽容。”

花满楼道:“恩,放心。”

他摸到陆小凤的手,陆小凤反握住花满楼的手,笑道:“薛女神,你多操心操心沈先生吧,省的他再吃醋。”

薛冰道:“我们家沈先生说不和你计较。”

花满楼想问陆小凤为什么会和薛冰如此相熟,却又怕节外生枝,生生把到了嘴边的疑惑给咽了回去。陆小凤粗枝大叶,又沉浸在追到金主的喜悦里,一时没能注意到,他双手搂抱住花满楼,让他没法子动弹,道:“花总,我的厨艺抓着你的胃了吗?”

花满楼低头笑,道:“你抓住了我的心。”

陆小凤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他以为花满楼不会把情情爱爱挂在嘴边,但花总毕竟是花总,说情话从不是粗浅的我爱你,而是极其高超的撩,遇上这样的总裁,哪个小蜜不心动?

他吻了吻花满楼的脸颊,道:“我不仅要抓住花总的心,还要把花总的心绑住,绑个死结,谁都不能抢走。”

花满楼被他的甜言蜜语说的脸红且羞耻,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欲盖弥彰地将耳机重新戴上,听着花特助录好的工作。陆小凤暗笑一声,挪过去,伸手去摘耳机,要闹他花总。

他的指尖划过花满楼的耳廓,花满楼怕痒地缩了缩脖子,才明白他的意图,连忙按住耳机,道:“这件事情比较紧急,你先不要闹。”

花满楼哄孩子似的打发陆小凤,陆老流氓当然不满意,在花满楼捂住耳朵的手背上亲了亲,让开后,又把吻落在花满楼露在外面的小臂上,花满楼直往一旁缩,又不敢松开,只能忍着笑道:“别、别、别!痒。”

他这一个痒字带着小鼻音,比他平时说话的声音要柔软许多,还莫名夹着些稚气。陆小凤大发慈悲,拉开距离,道:“好了,我不闹花总了,花总安心工作。我去和朱停商量苏少英的事情。”

花满楼笑着点头,听见陆小凤关门的声音,他才不着痕迹的松下一口气,把耳机拿下来,发了会呆,才又重新戴上。

男二号的人选定了下来,是无名娱乐的小天王岳洋,贺导来电,让陆小凤收拾收拾滚回剧组,整天不是在家陪花总就是在公司陪花总的陆小凤恋恋不舍的回了剧组。

苏少英的消息在网上已经销声匿迹,倒霉的陆小凤被娱记拦在了剧组门口,他看着嘴边的话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身为当事人,我说不怨恨苏少英,是不是有点儿虚伪?”

他接受采访的模样与他在预告片里的模样丝毫不同,他随便套了一件衣服,松松垮垮往那一站,要不是脸出彩,往那一站,就像个街巷小混混,只差嘴里再叼一根烟。

女记者言辞犀利道:“你真的不怨恨苏少英?或许真如外界相传,这只是你的一次炒作?”

陆小凤站直,眼睛一抬,盯住女记者,眼睛里带着若隐若现朦朦胧胧的笑意。他道:“好吧,那我挺恨他的,他害得薛女神差点流产,我当然恨他!”

女记者被他盯得一愣,三魂只剩一魂,亏得摄像推了一把,才回过神:“你……”她看着那双眼睛,突然就问不出下面的问题。

陆小凤道:“这个答案还满意吗?”

他风度翩翩的一鞠躬,道:“既然得了满意答复,那我就不在此陪大家了。”说完,像踩着风火轮似的在记者中劈开一条道,跑进了剧组。

岳洋早已在剧组,看见陆小凤眼中划过惊讶,随后撇下经纪人走过来,很是正经的鞠躬道:“陆老师!”

全剧组的视线全停在他们二位身上,陆小凤扶着岳洋的胳膊,把他拽到贺导身边,道:“贺导,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

贺导道:“岳洋自己找上门来要演男二号,我又不傻,当然不会拒绝。”

陆小凤严肃地盯住岳洋,岳洋也盯着棺材板脸回视陆小凤。

最终还是陆小凤败下阵来,他举手投降道:“宫九知道你过来吗?”

岳洋摇头。

陆小凤抬手要打他,最后还是没下去手,只能恨恨地甩手,磨牙道:“你是吃饱了撑的!”

岳洋道:“我还没有吃饭。”

陆小凤:“……你个倒霉孩子!”

岳洋的经纪人急得嘴上冒泡,火急火燎地过来,先是礼节性地朝贺导与陆小凤笑笑,随后扯着岳洋的胳膊要往外走,岳洋抽出胳膊道:“有什么事,在这儿说吧。”

经纪人满脸为难,陆小凤拍拍贺导的肩膀,道:“贺导,我们挪挪地方?”

贺导神神在在地揉着腰,朝岳洋点头示意后,和陆小凤勾肩搭背的出了监视棚,两个人找了个角落蹲着,贺导拿宝贝似的掏出一盒烟。

陆小凤手痒,抽出一根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拍在贺导腰上,贺导嗷了一嗓子,嘴里叼着的烟也掉到地上。陆小凤没想到贺导反应这么大,愣了一会儿,才用一个我懂的表情道:“花一很卖力嘛~”

贺导呸了一声,又揉着腰,道:“我他娘的是闪了腰!别瞎想!”

陆小凤脸上的表情是摆明了不信,嘴上敷衍道:“好好好,闪了腰就闪了腰,一张老脸还害羞什么……”

贺导压住怒气,不和小混蛋一般见识,道:“苏少英背后好像有宫九的影子,你打算怎么办,一直任他要挟为难?”

陆小凤脸上的笑一敛,道:“贺导,你家花一的公司还收人吗?”

“不收你这样的混蛋。”

“岳洋瞒着宫九进组,看样子是吃了秤砣要留下来。”陆小凤终于还是点着了烟,“宫九估计已经找了经纪人,他不会让岳洋太好过,之前碍于岳洋的商业价值他忍了,现在岳洋算是彻底踩了他的线。”

他叹气,道:“他在无名娱乐只能被耽误了,你给花一吹吹枕边风,把岳洋挖到明尘,这可是双赢之举。”

明尘娱乐在娱乐圈的地位也不是不可撼动,他们在年轻市场的抢占率比不上其他公司,年轻一代混出名堂的少之又少,把岳洋挖过来的确对明尘娱乐大有助益,只是难保无名娱乐不会趁机狮子大开口。

贺导把事情在脑袋里过了一圈,替花一把得失想得清清楚楚,堪称贤内助楷模。他道:“我回去和花一提一下,你也和小岳提前招呼一声。”

陆小凤表示完全OK。

监视棚里只剩下岳洋一个人,他对着贺导鞠躬道歉:“对不起,贺导,给您添麻烦了。”

贺导拍拍他的脑袋,道:“不麻烦,你能过来,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陆小凤一根烟还没抽完,朱停拿手在鼻子前扇着,道:“你不是要戒烟?怎么又抽起来了?走吧去化妆。”

陆小凤把烟掐灭,跟在朱停后面,忽然道:“朱停,凤起那里等西门回来就让他接手。”

朱停脚步一顿,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我打算拍完《峥嵘》就彻底退出,欠吴明的欠宫九的都算还清了。”他又一笑,“我就好好抱紧花总的大腿,挺好的。”

朱停扭身就给了他一拳,那一拳砸在他胸口上,陆小凤没有防备,在地上滚了一圈,惊得周围的工作人员捂嘴惊叫。

“你再说一遍?”朱停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陆小凤,声音不高,只他们两个人能听见,“下次我就把你打毁容。”

 

TBC.

今天清早一醒,就听见外面的雨声,我和朋友果断裹紧被子,把出去浪的计划推到了明天😂
啊!今天我又是一条好咸鱼!(笑不出来)
只求明天不下雨😱

看到雨的时候
我总感觉天有话说。
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手动再见

评论(27)
热度(10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