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谈情》19

*陆花娱乐圈,私设如山,OOC,谨慎观看

*陆影帝×花总裁

*我流包养,纯属瞎写

前文: 谈情

————以下正文————     

晚间拍戏的缝隙,陆小凤琢磨着时间正好,就给花满楼去了电话,刚接通他花总刚说一句喂,连串不停歇的狗叫声就响起来。 

  

  

然后是花满楼温柔耐心的声音:“smile乖,安静安静。” 

  

  

陆小凤一拍大腿,道:“花总,你在哪呢?”

  

  

他记得smile被自己寄养在岳洋家中。

  

  

smile倒是听话,停止吠叫,一直盯住花满楼手中的手机。花满楼道:“在我们家呢。我今天在明尘娱乐碰巧遇见岳洋,也就顺便把女儿接回来了。”

  

  

smile在一旁呜咽撒娇,仿若附和。花满楼挠挠它的下巴,又道:“拍戏累吗?还吃得消?”

  

  

陆小凤笑道:“不累。有七童给我撑腰,贺导不敢奴役我。”在一段打戏中他胳膊受了伤,现在还包着纱布,伤口隐隐发痛,心中却因为花满楼的关怀而美滋滋的。

  

  

  

花满楼闻言笑意更柔,道:“那就好。我这阵子比较忙,等过些时间再过去陪你。”

  

  

smile不满被忽视,又叫了几声,还不断往花满楼怀里拱。花满楼笑着道:“smile想和你说话,它肯定很想你。”

  

  

陆小凤也笑,喊道:“smile。”

  

  

smile尾巴摇晃的动作一顿,随后摇的更欢,把嘴巴凑到手机边儿,欢快地回应着。陆小凤难得生出些愧疚,他这阵子只顾着演戏追人,把自己闺女给忘了个干净,还好自己闺女是个二货,啥事不往心里搁,不像司空摘星家的猫,各种记仇。

  

  

“和七童爸爸在家里乖乖等我。”smile是陆小凤在路边捡的,陪伴他度过吴明病倒的那段时日,两人可谓是“父女情深”。

  

  

smile围着花满楼转了一圈,花满楼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它的。”他起身往厨房去,smile出奇地黏他,一步不辍地跟紧他。

  

  

“也要照顾好自己。”陆小凤不放心的叮嘱,“忙工作归忙工作,身体最重要。”随即他对着手机响亮地亲了一口,“我会想你的,七童。”

  

  

花满楼脸色微红,道:“恩。我也会想你的。”

  

  

小高拿着药箱站在陆小凤身后,脸上是被扔了几袋狗粮的生无可恋,他道:“陆老师,该换药了。”

  

  

陆小凤抬了抬胳膊,道:“马上下一场戏开始,先拆了,拍完戏再换,正好。”他胳膊肘处缠着纱布,动作很不方便。

  

  

小高不赞同道:“下一场戏您要赤膊上阵,还要在沙地里打滚,伤口容易感染,”

  

  

陆小凤不和他多说,三下五除二地拆了纱布,拿过药箱里的酒精棉擦掉药和血迹,还十分乐观道:“一会儿这伤口都不用再画,我自个儿带妆,多省事。”

  

  

朱停要忙岳洋的事情,整整一天都没在剧组露过面,小高求助无门,只能转头把电话打到了花满楼那里。

  

  

小高早就成了花总的眼线,陆老师有个感冒发烧不舒服就要立刻告诉花总。

  

  

陆小凤拍完戏,滚了一身泥,伤口也再次裂开,血和土混在一起很是难处理。小高拿着药箱给他擦拭伤口,朱停看陆小凤呲牙咧嘴的,转头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瓶子递过去:“疼就咬住。”

  

  

陆小凤啐他一口,道:“滚!”

  

  

话音刚落,一个灰色的影子就像炮弹似的冲过来,小高吓得往旁边一躲,陆小凤被他家闺女压翻在地。他抬手捏住smile的狗嘴,道:“不许舔,爸爸没洗脸,全是土!”

  

  

smile摇着尾巴,在他身上嗅。花满楼逆着灯光走来,居高临下地站在陆小凤身边,道:“受伤了?”

  

  

他喊了一声smile,smile又跑回他脚边坐下,歪头看坐起来的陆小凤。陆小凤莫名心虚,转头想求助,却发现朱停早就拉着小高逃离了现场。

  

  

他只能摸摸鼻子,道:“是个意外。”

  

  

花满楼蹲下身,道:“休息几天。”

  

  

“这个恐怕不行。”陆小凤也想和他花总卿卿我我黏黏糊糊,但拍戏这种事情有太多不确定性和不自由性。

  

  

他自由了,剧组就要被束缚。这并不是他想看到,他热爱演戏,也体谅尊重剧组。

  

  

花满楼没有过多要求,叹气道:“至少今晚休息一下。”

  

  

smile也叫,跃到陆小凤怀里,拿头拱他。陆小凤道:“听七童的。”

  

  

贺导看着陆小凤,道:“蓝颜祸水!”

  

  

陆小凤沾沾自喜道:“谢谢你夸我长得好看。”

  

  

贺导:“……”

  

  

花满楼带着请完假的陆小凤和两分钟没看住就滚了一身泥的闺女回家,花平看着这奇异的一家三口,心中诡异的有些欣慰。

  

  

smile每次洗澡都是大工程,陆小凤胳膊上有伤但并不影响,撸着袖子给他闺女搓澡。smile是个小疯子,看见水就不停的跳,陆小凤浑身都湿透。

  

  

他严厉道:“smile!”

  

  

停在门外的花满楼敲敲门,道:“需要帮忙吗?”

  

  

陆小凤道:“不……”他将后面的字咽回肚子,愣是变了话头,“好啊!smile肯定特别愿意让七童爸爸给它洗澡。”

  

  

花满楼换了家居服,刚进来,就被smile一记神龙摆尾湿了裤腿。陆小凤在一旁笑话他,边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抓着他的手给smile上沐浴露。

  

  

smile闹腾的很,但在花满楼手下却很乖巧,陆小凤直呼有了娘就忘了爹,招来花总不满的一瞪后,又改口:“是有了爹就忘了娘!”

  

  

花总这才满意,smile眯着眼睛享受爹妈的服务,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咕噜声。smile今年两岁,个头儿到陆小凤的膝盖处,洗澡是一个浩大工程,两人边给女儿洗澡边打情骂俏——陆小凤负责打情和骂,花总负责俏。

  

  

洗净吹干的smile又是一个小公主,咬着陆小凤的裤腿,边用尾巴扫花满楼的腿,催促着两人出来陪它玩。

  

  

花满楼弯腰拍smile的脑袋,道:“我带smile出去,你洗澡吧。”

  

  

陆小凤看衣服湿漉漉的花满楼,温柔的把smile推出浴室而后快速地锁上门,动作一气呵成。花满楼只听见门关闭的声音,道:“我还没出去。”

  

  

陆小凤拉住他的手腕,道:“七童也是一身湿透,很容易感冒的。”他空着的手去解花满楼的衣扣,“我们一起洗嘛。” 

  

  

花满楼制止陆小凤解扣子的手,道:“我去楼上浴室。”

  

  

陆小凤哎呦喊了一声疼,道:“我的伤口不能碰水,七童,你就可怜可怜我,跟我一起洗吧!”他拖着长音,很会耍赖。

  

  

花满楼对此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依他,但还是道:“安生些,不要招我,你明天还要回剧组拍戏。”

  

  

闻言,陆小凤脸上现出一个难以言喻的笑,道:“好!”说着又去解花满楼的扣子。

  

  

花特助天天洗脑总裁都是攻,导致花总满脑子都是攻要主动,但又战胜不了羞意。想要水到渠成的发展但花总又不会暗示,刻意提出又太尴尬,说到底还是花总太甜,没有陆小凤能浪。

  

  

发愣间,花满楼上衣就被陆小凤脱掉,裤子也被揪住。花满楼按住陆小凤的手,道:“裤子我自己来。”

  

  

陆小凤应了一声好,然后快速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浴室里水汽氤氲,两人相对而站,陆小凤眼睛停在花满楼身上,舍不得眨眼。

  

  

他抹了一把脸,告诉自己不能太急色。然后拉着花满楼坐进浴缸,浴缸虽大但是放两个成年男人空间仍旧略显狭小。两人腿挨着腿,胳膊挨着胳膊,身体碰触间呼吸也热起来。

  

  

花满楼小心翼翼地给轻抬起陆小凤的胳膊,撩起水给他洗澡,陆小凤胳膊一转,手已经反抓住花满楼的胳膊。

  

  

花满楼额前的发上沾了水汽,分成鲜明的,几缕贴在额头上。陆小凤拉近二人距离,空着的手将花满楼的刘海撩到脑后,又吻了吻花满楼的额头。

  

  

花满楼低笑,陆小凤又吻住他的侧颈,还伸出舌头轻轻舔舐,花满楼倒抽一口气,急忙推陆小凤。

  

  

他道:“说好的安生些呢?”

  

  

陆小凤叼住花满楼的手指头,极具挑逗性的拿牙齿轻轻咬,含糊不清道:“我好安生的。”

  

  

花满楼被他的无赖气笑,抽回自己的手指头,道:“洗好了,我先出去。”说着他便要起身,他只当陆小凤会就此停止,却看不见陆小凤偷偷在水下抓住了他的脚踝。

  

  

花满楼只能一只脚在浴缸内,一只脚在浴缸外。他无奈又羞恼,道:“凤凰!”

  

  

“我在呢,七童。”陆小凤笑应着。

  

  

“快松开。”

  

  

“好啊。”话音一落,陆小凤就动作利索地起身,弯腰把没来得及庆幸的花满楼横抱起来。花满楼低声惊呼,由于目不能视,双脚离地的恐惧与不安更重,他两只胳膊慌乱地缠住陆小凤的脖子。

  

  

“你……”

  

  

他的话被陆小凤堵在嘴巴里,牙关也失守,陆小凤的吻来得突然又热烈,花满楼喘不过气,呜咽着,也接受着。

  

  

陆小凤抱着花满楼回卧室,smile围着两人转,跟着他们上了二楼。陆小凤全部注意力都在花满楼身上,直到把人扑倒在床上,吻住好一会儿,才被smile兴趣盎然的叫声缓过神。

  

  

花满楼也投入在方才的甜蜜,听到smile的叫声,浑身立刻泛红。他推了推压在身上的陆小凤,道:“smile……”

  

  

陆小凤转头和满目无辜纯真的smile对视,片刻后,下床毫不留情地把摇着尾巴十分乖巧的smile推出卧室。

  

  

smile对着紧闭地门叫唤,又用爪子挠门,但无人回应。它来回转圈,又蠢萌地被自己的尾巴吸引,玩起了蠢不拉几的追尾巴游戏。

  

  

“啊!”一声低叫惊住它,它停下动作,头不断地往门上靠。又是几个字节,和一串响动,smile睁大眼睛,再次锲而不舍的挠门。

  

  

屋里人大概没时间理会它吧。

  

  

TBC. 

岳妈妈:这个闺女我看住看不住,你陆小凤心里没点儿数吗?

评论(47)
热度(111)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