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脑洞大是病》承包了天下所有酒坊的刀客,和剑客成为了江湖的模范夫夫,婚姻生活特别性福!

刀客与剑客

刀客来自塞北,一把刀,一匹马,一壶烈酒,在江湖纵横。
剑客是江南勋贵家的小公子,毓灵俊秀,文武双全。
刀客是用刀者中的顶级存在,剑客也是持剑者中的拔尖儿人物。他们从未见过面,一个在塞北,一个在江南,想遇上很难。
江湖人都说,他们是王不见王。
而最近,江湖上传言,刀客从塞北而来,要与剑客争个高低。江湖沸腾了。
但剑客很淡定,每日依旧晨起练剑,邀友同游,悠哉的很。
一个月后,刀客终于到了。
刀客并没有像江湖人期待得那样,直接驾马冲进剑客家中。刀客只是在江南最好的酒肆前,栓了马,提着酒囊走进了酒肆。
酒肆老板亲自迎了上去:“您可要住宿?我们这里有五星级上等房间。”
刀客将酒囊丢了过去:“装满美酒。我不住宿。”
酒肆老板:“您要与剑客一争高低,在此之前,不需要休整一番、养精蓄锐吗?”
刀客:“我只是过来打个酒。”
小二将装满酒的酒囊递过去,刀客接过,扔给小二一锭银子,转身离开。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诚然,江湖是最不缺人的。
很快,刀客不把剑客看在眼里的传言就传遍了整个江湖,也传到了剑客耳朵里。
剑客依旧没有表示。
江南的江湖人都有些怨言,说剑客不敢迎战刀客,丢了他们江南江湖圈的脸。
剑客在刀客离去的五天之后,终于有了动作。剑客骑着马出了门,身后跟着两个美貌的侍女,身后还拉了一辆马车,排场很大。
江南江湖圈又振奋了起来,和长途赶来的塞北江湖圈嘴炮了起来。
江南方面:“剑客乃最厉害之人,一把剑使得出神入化,杀人于无形。刀客必败无疑!”
塞北方面:“刀客一把刀纵横江湖,无人能敌!”
两个圈子的碰撞,刀客与剑客都不知情。
剑客正往塞北去,一路上,购置了不少好酒。有人问,剑客去塞北做什么?
剑客:“求亲。”
路人:“……向刀客?”
剑客笑而不语,赶马离去。
于是,剑客求娶刀客的消息甚嚣尘上,江湖中爱慕两人的女子组成了大F团,涌向塞北,扬言要烧死他们这对狗男男。
刀客在塞北是个扛把子,手下众多,个个儿狠茬儿,听说了传言后,纷纷堵在塞北关口,准备以车轮战耗死剑客。
刀客:“人可以死,酒要安全运回来。”
刀客哪里都好,就是嗜酒。
剑客果然被堵在了关口,前有刀客的手下,后有大F团,他陷入了险境。
塞北关口一时间寂静的可怕,一阵风过,有人动了。却不是剑客,而是剑客身后的两个美貌侍女。
侍女的功夫高得出奇,刀客的手下全军覆没。
侍女:“阻天下大同者,死!”
大F团:“烧死同性恋!”
侍女眉目一横:“我们这个江湖是古龙式的江湖,搞基才是王道!”
大F团:“擦,走错江湖了!”
大F团离开了,剑客由刀客的手下引领着来到了刀客所在的寨子。
刀客:“这个小白脸是谁?”
剑客:“我是剑客。”
刀客:“哦。来送酒?”
刀客眼巴巴地看着剑客身后的酒。
剑客宝剑轻挑,一壶烈酒落地,酒香四溢,刀客拔刀:“☄ฺ(◣д◢)☄ฺ”
剑客的剑又指向下一坛酒,细语温声:“我来求亲,可愿?”
刀客:“滚犊子!”
又一坛酒落地。
剑客:“我来求亲,可愿?”
刀客:“靠靠靠!别动老子的酒啊!”
剑客:“这些酒是我的聘礼,你不愿就不是你的。”说着,又是一坛酒落地。
刀客:老子的心都要碎了!
刀客:“嫁嫁嫁!我嫁!这些酒都归老子了!”
剑客:“甚好。”
刀客:“你家是贵族,你爹妈怎么会同意你搞基?!”
剑客:“在古龙式的江湖里,搞基是没有任何阻碍的,亲爱的。”
刀客:“我走错江湖了(●—●),圈子不同,怎么恋爱?”
剑客:“没关系,就当两个江湖联姻了。”
刀客:“我是直男,只喜欢大胸妹子!一个没有性生活的婚姻太委屈你了。”
剑客:“没关系,柏拉图恋爱也不错。”
劝人不成的刀客抱着酒坛子怒了:“我一个一米八的糙汉子,给你当兄弟不成吗?非得给你当媳妇儿吗?!”
剑客:“刀剑自古一家,你当我媳妇儿可是天意。”
刀客:“……我们结拜吧!兄弟也是一家!”
剑客抓住刀客的手,特别霸道总裁:“我拥有江南所有的酒坊,只要你嫁给我,我就把全江湖的酒坊都收购了!”
刀客:“눈_눈”傻逼!
剑客:“我会让全江湖知道,天下所有的酒坊都被你承包了!你想喝多少酒都可以!泡澡都行!”
刀客:“✪ω✪”
刀客:“走,快点去领结婚证!”






评论
热度(12)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