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凡尔赛】陪你到最后的会是我

洛林很忧郁。
菲利普放下手里的酒杯,眼睛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金发骑士,心里想着。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久到菲利普懒得去算那个时间。菲利普很在乎洛林,虽然洛林有时会给他惹麻烦。
以往洛林绝对不会这么安静,这安静让菲利普很不安。
菲利普:“洛林,来这里。”
菲利普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轻声喊。
洛林抬头,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起身,走了过去。
菲利普将人拉到自己怀里:“你今天很奇怪,是因为我没有吻你的缘故吗?”说着,他在洛林脸上落下一个吻,看着洛林笑了笑。
洛林也回以微笑,他抬手抚摸菲利普的脸庞:“你今天也很不一样。”
菲利普:“哪里不一样?”
洛林直接将菲利普压倒,目光忽然凌厉起来:“你的男宠们有些猖狂了,我有点不高兴。所以今天我只想和你接吻。”说着,洛林解开菲利普的衣服,吻落在菲利普的脸上、嘴上、脖间、锁骨、胸膛,菲利普的呼吸变得沉重,双手插入洛林发间。
“洛林,你应该明白,我爱你。”菲利普也伸手去解洛林的衣服,洛林却忽然起身,看着菲利普。
菲利普欲求不满地看回去:“亲爱的,你确定要这么折磨自己吗?”他意有所指。
洛林哼了一声:“没关系,没有你,我还有其他人。就像你也有那么多男宠一样。”洛林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转身,“我今天只想和你接吻,所以,你还是去找你的男宠吧。”
菲利普起身,抓住洛林:“但我今天只想让你服侍我,我的骑士。”
洛林甩开菲利普的手,闷闷地坐到了床上,声音沉郁:“我不想服侍你,我没有心情。”
菲利普走过去,蹲下来,为洛林脱靴子:“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服侍你怎么样,我的骑士?”
洛林居高临下的把手放在菲利普脸上,看了他一会儿:“好啊。换你来服侍我。”洛林动作粗暴地把菲利普揪起来,吻上他的唇,凶猛又危险。
菲利普也回吻着,两个人唇舌相交,互相撩拨,粗重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响起。两个人急切地将对方拨了个干净,菲利普重重地在洛林的嘴上亲了一口,直起身打量面前美好的身体。
菲利普低头咬住洛林的耳朵,牙齿轻轻磨着。而后他又舔向洛林的脖子,洛林扬起脖子,迎合。
菲利普手上也没有闲着,抚摸着洛林,洛林亦是如此。洛林推了菲利普一下,菲利普停了动作。洛林撑着胳膊让自己上了床,朝菲利普笑了笑,菲利普将头发撩起来,压到了洛林身上。
“我爱你,这无须质疑。”菲利普的手转向洛林的腰部,“我相信,能陪我到最后的一定是你。”
洛林闷哼一声,因为疼痛皱了皱眉,他抓着菲利普的手臂:“是,我会陪你到最后。”
菲利普将洛林翻了个身:“……洛林,洛林……”
随着喃语,菲利普进入了洛林的身体,两个人同时发出一道长音。
洛林无比配合菲利普的动作:“……你记住,只有我能陪你到最后。”
回答他的是菲利普更加凶猛的动作,洛林无力再说其他,被动的随着菲利普的动作在欲望的海洋里沉浮。

…………

菲利普醒了,没有睁开眼睛,习惯性地伸手摸索身旁的位置,但,空无一人。
他坐起来,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心中莫名慌张。
“洛林!洛林!”无人回应。
菲利普掀背下床,随意披了衣服,往外去。
门外的侍卫行礼,菲利普摆手:“洛林呢?”
侍卫:“洛林阁下很早就离开了。陛下亲自接走的。”
菲利普往外跑,宫殿里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洛林,洛林,哪里去了呢?
要陪他到最后的人,哪里去了?
宫殿外,法兰西伟大的王路西十四正站在那里,身后跟着仆从。他的目光在菲利普光着的脚上一滑而过:“找你的小情人吗?”
菲利普走过去,愤怒地看着他的王兄:“你把他带去哪里了?!”
国王陛下抬手,为自己的弟弟整理凌乱的发:“洛林阁下骁勇善战,愿意为国家的光荣奉献一二,所以他出征前线了。他说,你不必担心!”
菲利普拍开国王陛下的手,眼中怒火更盛:“我上过战场,没有人会比我更明白它的残酷!你要夺去我在这世上最爱的人吗?”
国王陛下笑了笑,很看不上弟弟这种有失风雅的行为:“他被流放的那两年你过得也很好不是吗?我的弟弟,没有洛林,你还有那么多美丽的少年。”
菲利普瞪着国王陛下:“我要出征!”
国王陛下:“王弟,你知道,我不可能同意。”他招手,身后的侍卫将菲利普架进了宫殿。
菲利普大喊大叫,怒斥侍卫,甚至是国王陛下。国王陛下一直都用着无比宠溺的目光看着他,想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看着宫殿门关上后,国王陛下转身:“总会有一个人能代替洛林。”



评论(2)
热度(1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