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脑洞大是病》被套路的小贩和国师开始了鸡飞狗跳的婚后生活🌸

国师与小贩

小贩是京都最会卖东西的小贩,凡是经他手的东西,没有卖不出去的。
小贩最近在倒卖布匹。
他在街边摆了摊儿,百匹布整整齐齐地码着,瞅着很是漂亮。
小贩清了清喉咙,吆喝:“皇室专用,皇室专用,最大布坊范式布坊倒闭了!老板范筒吃喝嫖赌,欠下了十万两白银,带着他的姨太太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布匹绸缎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两、二百两、三百两一匹的绸缎, 通通二十两,通通二十两!范筒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路人纷纷凑过来买,不出一天,百匹绸缎售罄。
小贩提着钱袋子回了家。
他家里有一群人,个个威武非常。小贩有点儿腿软,他转身准备跑,却被一个人轻而易举地提溜了回去。
那个人穿着华丽,长得也是跟天仙儿似的。
国师:“……你就是小贩?”
小贩点头啊点头。
国师:“听说你任何东西都能卖出去。”
小贩很自豪,挺胸抬头道:“我认京城销售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国师笑了笑:“很好。”
小贩:这人长得也忒俊了,他暗恋几年的隔壁女神都没他漂亮。
国师挥手,威武的侍卫架起小贩就往外走。
小贩:“我擦!这是干啥啊!”
国师:“我夜观天象,你今年要嫁进宫里!否则会影响国运!”
小贩破口大骂:“凭啥啊!我还想娶媳妇儿生孩子呢!我不嫁!天王老子也不嫁!”
国师:“哦。”
然后,侍卫继续架着小贩走。
小贩被塞进了马车里,国师也坐了进去。
国师:“皇上是个直男,你嫁进宫里,他不会强暴你的,放心。”
小贩苦逼脸:“两个直男结婚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啊?!”
国师:“自然是为了国家大义。”
国师喝着茶,氤氲热气缭绕升起,如玉的面庞虽面无表情却仍旧美的不可方物。
小贩:“那什么,嫁给皇上之后,我能不能娶媳妇儿?”
国师瞥他一眼:“你想给九五至尊戴绿帽子?”
小贩愤愤不平:“他不也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吗?他也给我戴了绿帽子!”
国师继续喝茶。
小贩:“不!我头上岂止是绿帽子,那简直是头顶西伯利亚大草原!”
国师终于放下了茶杯:“哦,西伯利亚大草原挺漂亮的。”
小贩拍案:“你一个古人!一个架空时代的古人怎么可能知道西伯利亚大草原的美!?你这个该死的神棍!”
国师:“你和我是一个时代的。不要穿越。作者说我们是个正经的古文。”
小贩:“……”
西伯利亚大草原:怪我咯╮( ̄▽ ̄)╭
小贩和国师是被皇帝陛下亲自接到宫里的,派头特别足。
小贩被安排到了国师所居的神殿,有美貌侍女随在身后,同时也被赐了很多金银珠宝绫罗绸缎。
小贩:(●—●)忽然之间成了土豪,有点儿方。
皇帝忙于政务,婚事一拖再拖,小贩也乐得如此。但他许久不卖东西有些手痒,于是就在宫里摆了摊子,卖一些在神殿扒拉出来的小玩意。
摊子就摆在宫里人流量较大的宫门口。
而且现在也正是群臣下朝的时候。
小贩:“国师开过光的各种吉祥物大甩卖!一百两只要一百两!一百两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国师的痴汉们一拥而上,一盏茶的功夫,摊子上的小玩意被一抢而空。
摊子前忽然来了一个人,数钱的小贩头也不抬:“东西卖完了,您下次请早~”
国师:“卖我的东西,不给我分成吗?”
小贩抬头:“这些不都是你不要的吗?”
国师:“……分成。”
小贩:“……”
国师:“就算东西不算我的,我开了光,也得给个开光费吧。”
小贩:“开尼玛的光!那是促销手段!你个文盲!”
国师:“我摸过。”
小贩:“然后呢?”
国师:“开光了……”
小贩:“(╯‵□′)╯︵┴─┴靠!”
国师拿了分成,带着小贩去了御书房。
小贩:“要成亲了?”
国师没回答,直接将他推进了御书房。
皇上:“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小贩啊……”
小贩瞅着笑眯眯的皇帝陛下总觉得不怀好意,他行礼,战战兢兢,点头。
作为一个平民老百姓,第一次见大BOSS,紧张在所难免啊。
皇上:“你已在神殿住了一个月,你和国师的亲事就成立了。”
小贩懵逼脸。
皇上语重心长:“现在开始你就是国师夫人了,一定要照顾好国师大人啊。”
小贩冲出御书房:“国师!你个大神棍!你个大骗子!你个人贩子!”
皇上看着扒在国师身上挠人的小贩,感叹:“感情真好啊。不愧是国师大人,找个夫人都如此不凡~”

…………
国师大婚后的第二天。
被国师搂在怀里的小贩:“你妈蛋!你一个国家的信仰,搞基真的好吗?”
国师:“我卜了卦,得娶你才能护我国运昌盛。”
国师痴汉团:国师SAMA当真大义,为了国家,甘愿把自己掰弯!
小贩:大义你妹啊!昨天上他的时候可一点儿不像个直男!
小贩:T_T老子是不是被套路了?



评论
热度(15)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