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脑洞大是病》楚王和士大夫【端午贺文】喵(^・ェ・^)

在楚国有一对夫夫。
一个是王,一个是士大夫,权势滔天。
士大夫风姿秀美,才华超群,深得楚王宠信。
战国时期并不流行一夫一妻制,所以楚王除了士大夫还有很多床伴,为此,士大夫很难过。
士大夫难过时,就会挥毫洒墨,写上几篇情书,来表达自己对楚王的深情,以及对楚王出轨的哀怨。
楚王:“孤乃楚国之主,只有一个老婆实在有些丢人。”
楚王:“隔壁的秦国国王就有一群小妾,孤不能输给他!”
士大夫:“大王可还记得你我曾在湘水边对月起誓?王以《湘君》赠我,我以《湘夫人》回之?”
楚王:“孤自然记得!”
楚王:“我是个王,看上的女人和男人,都是直接招进王宫睡一觉。只有你是正儿八经写情书追的,那情书孤现在还能背得出来。”
士大夫不相信楚王的甜言蜜语。
士大夫:“大王是搞政治的,文科肯定好。一篇必背课文而已。”
楚王:“……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娘们儿了,管东管西还疑神疑鬼!”
士大夫:“你当年请我到楚国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果然相信男人靠得住,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楚王怒了。
楚王:“你以前是多么可爱,说话用词处处都透着优雅,可是现在呢,用词粗鄙还辱骂孤!”
士大夫不畏权势,亦是拍案而起,十分愤慨!
士大夫:“我不仅要给你睡,还得给你处理楚国内政,你难道连我一点儿缺点都忍受不了吗?说好的真爱呢?!”
楚王忽然想起了和士大夫的青葱岁月,他是爱他的,不然也不会花了两天时间去背一篇情书。
士大夫越说越觉得自己吃了亏,不由得悲从中来,诗兴大发,作了首诗。
士大夫:“大王觉得怎么样?”
楚王:“讲真,还不赖。”
士大夫:“不要以为你夸我,我就会原谅你!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男女女困告,是男人都不能忍受自己头上顶着绿帽子!”
楚王觉得士大夫到了更年期,要不然就是月事来了,格外胡搅蛮缠。
楚王觉着,婚姻的七年之痒来了。
于是,他下令把士大夫流放了。
楚王:“亲爱的,你需要静静。”
士大夫被流放后,颓废不堪,再一次诗兴大发,写了很多辞藻华丽蕴意深刻的诗。
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被楚王包养,于是,他准备当个诗人来养活自己。
士大夫把自己写的诗投给了楚国国家报,但是被退稿了。
士大夫:“WTF!老子的诗楚王陛下都盛赞过,你竟然敢退稿!”
报刊负责人不知道士大夫是楚王的心肝儿,只觉得眼前这人太特么会吹牛逼,他们这小破地方,怎么会有人见过大王?!
报刊负责人:“兄台,我们身后有政府撑腰,再闹就把你打入天牢!”
士大夫第一次遇上敢对他这么嚣张的人,火蹭得就窜起来了。
他把手稿摔到了负责人的脸上!
负责人:“⊙▽⊙”我是懵逼的。
然后,士大夫就被关进了大牢 ,罪责是:妨碍国家公务员办理事务。
士大夫:(ノ=Д=)ノ┻━┻ 
大牢里没有人,也没有老虎凳烙铁印倒刺儿鞭大老鼠和小强,只有铺了满地的稻草。
士大夫坐在牢房里,继续着自己的创作,不出一天,牢房的墙就被他写满了字儿。
写着写着,士大夫的灵光闪了起来。
士大夫:既然我都要死了,什么写诗得遵从古人的规矩都让它见鬼吧!我要创立新的诗体!
士大夫看着墙上的诗,泪流满面:“既然是在此以新篇告别旧爱,我创立的诗体就叫:楚辞!”
两天后,士大夫被释放了。
士大夫:“我在天牢里很有灵感!你让我回去!”
牢头:“妈蛋!你把牢房的墙刻的薄了一层,没让你掏维修费就不错了!赶紧滚蛋!这里不欢迎你!”
士大夫头回儿这么招人嫌,更加心灰意冷下他放弃了自己伟大的梦想,决定换个营生。
士大夫没有本钱,家里也只剩下一些米,他摘了家门前树上的叶子,把熟米包在叶子里拿水煮。
士大夫开始摆摊了,生意异常的火爆。
顾客甲:“唉,小哥,这是啥呀,看着挺怪嘞。”
士大夫:“……粽子!”
顾客甲:“名字也恁怪!”
士大夫:“普通话都不会说,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起的名字?妈的!就叫粽子!”
顾客甲被吓跑了,但还是有很多顾客来买这个稀奇玩意儿,所以,士大夫创业很成功。
创业成功的士大夫很快就成为了那里女子心里的钻石王老五,妥妥的梦中情人。
但士大夫还是一心喜欢着楚王,痴情非常。
楚王也觉着七年之痒怎么地也得过去了,于是亲自来到流放之地接人。
士大夫正在包粽子。
楚王:“亲爱的,孤来接你回家了。”
士大夫:“滚蛋吧!老子能自己养活自己了!”
楚王心慌慌,生怕士大夫不跟他走。
楚王:“亲爱的,等孤怼死秦国,成了这个时代的杠把子,我就和你归隐湘水边,谈论风花雪月人生哲学。”
士大夫放下了手里的粽子,有些动摇。
楚王:“孤现在就快怼死秦王那个鳖孙了!”
士大夫:“……你以前追我的时候很罗曼蒂克的,现在就只会耍耍嘴炮,我不信你。”
楚王是个杠把子,尽管他还没干死秦王,但他仍旧是个很刚的君主。
楚王直接把士大夫绑走了。
士大夫再清醒过来,他已经躺在了王宫。
士大夫不开心,自己的事业刚发展起来,怎么能半途而废?他还要把粽子推向全国,推向世界!他要打造国际知名粽子品牌!
楚王:“孤参股,宣传这事儿就交给孤了。”
楚王是混蛋了点,但大体来讲还是很靠谱的。士大夫让楚王参了股,然后在王都开了专卖店。
为了加大宣传力度,楚王把绑士大夫回来那一天定为了端午节,并且规定端午节必须吃粽子。
士大夫:“你这样会给产品招黑!”
楚王:“……孤还是喜欢你写诗。”
楚王:“你的楚辞,一定会火!”
士大夫:“?????”
楚王:“孤能看透未来……”
士大夫:“滚你麻痹!我们这是一篇正经的古代端午贺文,别他妈往玄幻那窜!”
楚王忽然get到了野蛮士大夫的美,于是,把人扑到了床上,困告了。

完了。  
最后,
咩⊙▽⊙,端午节快乐!









评论(1)
热度(10)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