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端午贺文。

今儿个是端午,家家户户门前都插了艾叶,祈福驱邪。百花楼门前也不例外。

花满楼坐在窗边,面前的桌子上摆着粽子和一壶酒。他手里拿着扇子,面色平静,却似乎在等人,可又像是在发呆。          

有一个人从窗户跳进来:“哎呀呀,花兄,端午节一个人过,岂不是要闷死了?”                                                  
这个人四条眉毛,面容俊美,举止虽轻浮随意,却不会让人讨厌他。                    

花满楼笑了,就像从一幅画里走了出来,降在这满是鲜花的小楼,惹得旁边的花都娇艳了许多。                                         
“怎么会是我一个人过端午?你不就来了吗?”花满楼替陆小凤倒了酒,“有你在,我定然是闷不死的。”                    
花满楼:“不过被你聒噪死,倒是极有可能的。”                                              

陆小凤喝了酒,失笑。                        
原本只是无声的笑,后面却笑出了声,止不住一样。                                           
花满楼也被感染了,露出个与平素不一样的,颇为欢欣开朗的笑。                       

陆小凤看着,有些诧异,便又看了一眼,只是再也挪不开目光了。                        
他与花满楼交友至今,自然是知道花满楼性情的,温柔和善,厌恶杀人。所以花满楼脸上总是挂着笑的。                         
只是今日这笑和往常的笑太不一样了。
用一个颇不恰当的比喻,花满楼今日笑得就像见到了心上人的小姑娘。                
想完,陆小凤又被自己的比喻吓得打了个冷战。                                                

花满楼脸上又恢复了平时温雅的笑容:“陆小凤你怎么了?”                   
陆小凤:“无事!无事!来来来,花兄,喝酒吃粽子。”                                   

陆小凤忽然像被燎了尾巴的猫,急切切地要跳过这个问题。花满楼也的确没再问,他接过陆小凤拆好的粽子,微微一笑。   

花满楼:“你今日倒是有空闲来我这儿喝酒?你的红颜知己们不会找到百花楼里,怪罪我占了你吧?”                               
依着花满楼的性子,是不会打趣人的。
但他却常常打趣陆小凤。                    

陆小凤耸肩,一杯酒灌下:“没办法,好多女子都想同我过端午。但我若是选了其中一个同过端午,那其他美人怕是就要伤心了,于是我就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了你这儿 。”                                  
陆小凤说话的时候总是那样的腔调,字字转弯,显得轻佻的很。拖着的长音,又很容易让人听出他有多得意。                    

花满楼展开手里的扇子:“你陆小凤到哪儿,哪儿就会有麻烦,端午佳节,你倒是会选地方,来了我这儿。”                    
说完,袖子飞出,一个人从窗户外跌进屋内。看着手持凶器面色不善的人,陆小凤     摸着自己的鼻梁,笑得,略尴尬。          

花满楼把人弄出来后,便不再说话,安静     地品起了酒。                                         
那人盯着花满楼看了良久,开口:“花家七童,竟然和陆小凤是好兄弟,实在是匪夷所思!”                                            
陆小凤拉起人就要走:“姑娘既然来了,就让陆某尽一下地主之谊,带你去吃顿饭?”                                                   

那人是个颇具异域风格的美女,说话也带着异域的口音。她甩开了陆小凤的手:“……一个游走江湖,居所不定的浪子和一个偏居一隅,闲情雅趣的贵公子,怎么会是好友呢?”                               
花满楼甩手,扇子合了起来:“世间人都能成为朋友,我和陆小凤可以是朋友,你和陆小凤也可以是朋友,我和你也能成为朋友,这有什么好疑惑的呢?”            
异域姑娘:“三天前,他本来是和我在一起的。可是他却忽然走了,说是找一个朋友。我很不开心,一个混蛋从一个女人床上下来肯定是因为另一个女人。所以我就暗中跟着他过来了。只是,没想到…”
花满楼看向陆小凤,后者干笑几声。     

花满楼叹气:“姑娘,我和你口中的混蛋的确是朋友,这让我很是困扰。但又没办法和他绝交,谁让他是我唯一的朋友呢?”                                   
姑娘挽着陆小凤的胳膊:“没想到你这样的混蛋竟会有这般光风霁月的好友。”  

陆小凤带着姑娘走了,花满楼坐回窗前,喝着酒,吃着粽子。                               
花满楼起身,往窗外望:“陆小凤,端午安康。”                                          
还有,你忘了和我说,端午安康。

完。
陆花祝大家端午安康^ω^        

   

       🌸来自花花小提示:端午节向别人表示祝福的时候要说端午安康哦,记住了吗?                                      

评论(8)
热度(33)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