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后宫•é™†èŠ±ðŸŒ¸ä¼ ã€6】 (偷偷摸鱼的作者才能考个好成绩!)


陆小凤方与花满楼回了宫,还未安顿好,便被告知白云城城主携城主夫人来访,此刻正在轻阳殿。
陆小凤:“冰块儿脸何时成的亲?!”
白云城城主叶孤城和陆小凤早前便认识,因着脾性相投,友情很是深厚。
陆小凤对于江湖的向往亦是有着叶孤城的几分缘由。
叶孤城面容俊美,武功高强,又是一城之主,怎么看,脑袋上都刻着金龟婿三个字儿。可偏偏,娶得几任老婆都在新婚之夜跑了。
是以,叶孤城一直都是个光棍儿。
所以,得到叶孤城脱单消息的陆小凤是无比震惊的。
陆小凤:朕严重怀疑这条消息的真实性。
急切想要知道哪个女子敢于突破叶孤城光棍儿魔咒的陆小凤,衣服也没换,拉着花满楼直奔轻阳殿。
但,轻阳殿内除去一旁伺候的宫娥,只有两个男人。
陆小凤:“……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  =”
陆小凤:“……白云城城主夫人?”
西门吹雪点头。
陆小凤转身搂住花满楼,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七童,世界玄幻了,两个冰块儿脸竟然成亲了?!”
花满楼拍拍陆小凤的背:“那一定是真爱,皇上要祝福,怎能如此失礼?”
真爱西叶组:“…………”
陆小凤赖在花满楼身边不动弹:“朕受了惊吓,要七童亲亲才能好。”
花满楼笑笑:“皇上可是又想念戒尺了?”
陆小凤“刷”得松开怀抱,拉住花满楼的手,坐在了冰块儿脸夫夫的对面。
心里暗戳戳地想:君子占媳妇儿便宜,十年不晚!
叶孤城此次来访主要是给陆小凤与西门吹雪互相引荐一下,但现在看起来,这二人似乎是相识的。
叶孤城:“小凤和吹雪认识?”
花满楼突然笑了出来,小凤这名字,略萌。
陆小凤:(。ò ∀ ó。)七童笑起来太美,朕要不中了!快给朕加血!
叶孤城:“皇后笑什么?”
花满楼也自觉失了礼,便摆手:“无事无事,只是忽然想起一件好笑事。打断了叶城主的话,当真抱歉。”
叶孤城之前倒也听说过花家幺子的大名,但花满楼一向深居简出,今日倒是叶孤城头回见到花满楼。
他向来欣赏花七童这种人,于是二人就攀谈了起来,从诗词歌赋谈到江湖之事,最后谈到了对方的爱人。
叶孤城:“小凤性子跳脱,有你管我倒也能放心。”
叶孤城话音刚落,皇帝陛下就觉得有点儿冷。
西门吹雪:占去孤城注意力的,不论是谁,都是阶级敌人。
陆小凤往花满楼身边靠了靠,手不老实的搭上了花满楼的腰:“大哥,你以后就别担心我了,小心某人吃醋啊。”
叶孤城看西门吹雪,后者严肃的点头,表示:陆小凤说得很对!
叶城主:“……”说好的高冷呢?
西门吹雪:一个不吃醋的攻不是一个合格的攻!
花满楼对于忽来的沉默很是疑惑,陆小凤就趴在他耳边,低声给他讲述西叶二人的状态,花满楼嘴角爬上一抹笑。
叶城主忽然觉得眼睛有点儿疼。
西门吹雪:“天色不早了,该就寝了。”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天晚了,是时候抱着媳妇儿滚床单了!两个攻眼神交流了一番,陆小凤带着花满楼走了。顺便屏退了所有下人。
至于留下的城主夫夫,是这样的。
西门吹雪脱了外衫:“该睡了。”
叶城主面色严肃,拿出了一个小册子,翻了翻:“今日轮到我在上面了。”
西门吹雪仰躺到床上:“好。”
最后知道有某个姿势的叶城主:“………”
相对于计较攻受的城主大人,花满楼倒是特别温顺,皇帝陛下对此只想说一句话:自从同七童成了亲,朕就对一句诗有了跟深刻的理解。
那句诗就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陆小凤:朕懒癌犯了,不想上朝,要七童亲亲才行!
TBC.

小剧场:
栀酒:本攻要考试了,要七童亲亲才能好(✪▽✪)
七童:男女授受不亲。
栀酒:……这难道就是陆花搞基的原因吗?
栀酒:本攻悟了。

偷偷过来,给大家更个新。(●—●)

陆花🌸传【5】

评论(4)
热度(42)

© æ €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