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古龙cp】传奇TV之我们结婚了【8】

开学了,有点忙,所以没怎么更新,抱歉。

《我们结婚了》【8】奉上

我们结婚了【7】
 

不按常理出牌的节目组请来的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嘉宾。

总导演听着小组导演传来的消息,欲哭无泪。

总导演:“……再和沈名侠沟通沟通,王公子应该还是心疼沈名侠……”

沈王小组导演欢天喜地的走了。

剩下的西叶小组导演:“那啥,给我这组也支个招儿呗……”

总导演扶额:“你那一组两位大人物沆瀣一气,夫夫同心,没招啊……”

小组导演:“那咋办?”

总导演:“就给他们提示吧。”

小组导演得了准信儿,正准备走,身后总导演却叫住了他。

小组导演:?????

总导演:“收他们的钱,收钱,不能便宜了他们。”

小组导演:“好!”

……

陆小凤时常和司空摘星打赌,输的次数也不在少数,所以一百个跟头,压根不在话下。

花满楼递上一杯茶:“你翻跟头的本事也是不得了啊。”

被夸奖的陆小凤:“嘿嘿嘿,技多不压身。”

花满楼笑笑,转向小组导演:“是否可以说出提示了?”

小组导演:“提示就是鸠占鹊巢。”

陆小凤低声重复了一遍:“鸠占鹊巢?”

花满楼展开扇子,笑着道:“走吧,陆小凤,我们去拜访一下西门庄主和叶城主吧。”

陆小凤捧着茶杯子,笑的脸两旁出现了酒窝:“好,我跟着七童走。”

二人并肩向城主大人所居的豪华大房走去,不一会儿便到了。

推开门,第一眼先瞧见的就是只摆着枕头的光板儿床和被扔在地上的被子。

陆小凤:“……战况很激烈啊。”

我们单纯的并不会想歪的花公子:“西门庄主和叶城主切磋剑术了?”

陆小凤:“……恩,也不是切磋,哎,其实也算是另一种切磋了。”

懂了的花满楼:“……”

花满楼清了清喉咙:“你在屋里找一找,看是否有玉牌。”

陆小凤眼中藏有笑意,也不说什么,直接在屋里翻找起来。

小组导演示意摄像师赶快拍,这粉红泡泡满天飞的场面可是收视率啊收视率!

……

西门吹雪与叶孤城还在和摄像组僵持着。

得了受贿赂准许的小组导演跑了过来:“可以绕过任务,直接给提示!”

耿直的西门庄主:“很好,我会给钱的。”

同样耿直的叶城主:“等录完节目,我会差人把银子送到。”

小组导演捂脸:卧槽,二位能不能给节目组留个面子?!果然沆瀣一气!果然夫唱夫随!为甚在受到伤害的同时还要被恩爱秀一脸?!

小组导演:“提示就是鸠占鹊巢。”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叶孤城看西门吹雪,后者拿着剑指了指王怜花他们所住的茅草屋,二位就直接使了轻功就走。

被留下的摄像组:一脸懵逼。

小组导演:我屮艸芔茻!能不能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凡人!

飞过来的两位被阻在了门外,因为咱们不拘小节的沈浪沈名侠正在门口打地铺。

睡眼朦胧的沈名侠:“恩?二位来做什么?”

西门吹雪没说话。

叶孤城:“找提示。”

说着,西门吹雪就要推门进去,沈浪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站在门前。

沈浪:“怜花还在睡。”

西门吹雪露出同情的神色。

西门吹雪:“你与你夫人相处不顺?”

沈浪:“……”

叶孤城的嘴角抽了抽。

王·沈浪夫人·怜花:“夫人你妹啊!”

沈浪:“多谢二位到来,叫醒了怜花。”

然后沈名侠转向赶来的沈王小组导演:“怜花已经叫醒了,给提示,可好?”

沈王小组导演:“……鸠占鹊巢。”

王怜花随意披了件衣服出来:“沈浪,你去找吧,那个有眼盲的花公子所住的地方应当有我们的玉牌。”

沈浪:“夫人,一起去?”

王怜花冷笑:“夫人?沈名侠,你可真是花心错了地方。”

西门吹雪对叶孤城道:“家暴现场,不宜久待。”

叶孤城点头,二位直接绕过吵架的沈王,进了屋子,须臾,便拿了玉牌子出来。

叶孤城:“你们继续,打扰了。”

沈王二人:“……”

待西叶小组离开后,王怜花直接一脚踹到沈浪的腿上:“快去找玉牌!”

沈浪:“夫人下脚可真是狠啊!”

王怜花又要生气,小组导演上前劝:“找玉牌的时间快到了,二位的恩怨先放一放,可好?”

王怜花瞥沈浪一眼:“只会嘴上占便宜可不作数,待完成任务,我们走着瞧。”

沈浪笑:“走着瞧呗。”

等沈王二位走在前面,小组导演凑到摄像身边:“方才王公子踹沈名侠的时候你拍了吗?”

摄像点头,随即又疑惑发问:“这一段不剪吗?这可不符合咱们节目的宗旨啊?”

小组导演:“咱们节目的宗旨是什么?”

摄像:“秀恩爱!秀恩爱!秀恩爱!”

小组导演拍拍摄像的肩膀:“这不就得了,秀恩爱嘛。打是亲骂是爱爱的不够用脚踹啊!这难道不是秀恩爱的典范吗?”

TBC.

 谢谢大家的支持,笔芯

来评论区玩耍哦~

 

 

评论(6)
热度(48)
  1. 来时月栀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