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神本人。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开学咸鱼进入缓慢周更模式。躺倒。

【来还债了】点梗——师徒

【师徒梗】
小段子。

花满楼把灰头土脸的孩子拉到自己身边,满脸歉意的瞧着面前的几个人:“家徒顽劣,给各位添麻烦了,烦请原谅。”
一个中年妇人话有不愿:“你家的臭小子已经多次把我家的小姑娘惹哭了!这次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有一人开了口,其他人也不再沉默。
“花公子,此次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啊,我们家的生意被你家孩子搅和了几回了!”
“花公子不能处处依着他啊!”
花满楼面有难色:“各位听我说,大家的损失我双倍赔偿,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花满楼性情温柔,加之医术惊人,很得左邻右舍的尊敬,只是收了一个顽劣的徒弟,天天闯祸惹事,让邻居们很是无奈。
此次找上门来,也是因为陆小凤屡教不改,邻居们实在无法的无奈之举。
张屠户一把将躲在花满楼身后的陆小凤揪出来,花满楼皱眉,便要出手。
谁知一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花平拦住了他:“少爷,小少爷也着实该受受教训了。您这么惯着不是办法。”
花满楼叹气,收回了手,温声提醒:“张老板,你手下轻点,莫伤到小凤。”
张屠户嗓门大的很:“这臭小子皮实得很,花公子不必担心。”
陆小凤挣扎着:“你个坏蛋,快点儿放开我!”
张屠户一把将陆小凤提了起来:“你个坏小子,既然拜了花公子为师,就学点儿好!整天就知道惹事儿。当心哪一天你师父嫌你麻烦,逐你出师门!”
陆小凤拿脚踹他:“你给我闭嘴!花满楼才不会逐我出师门呢!”
花满楼在一旁提醒:“小凤,要叫我师父,说了多少遍了,怎么还是记不住?”
陆小凤撇嘴:“哦。师父。”
张屠户可是第一次见这猖狂的小子吃瘪,笑了几声,放开陆小凤:“原来坏小子也不是没人管的住。”
陆小凤在一旁整理自己的衣领子,听着张屠户的话翻了个白眼。
张屠户伸手要去摸陆小凤的脑袋,后者一躲,动作极快地踹了张屠户一脚,而后躲到了花满楼身后,顺带还朝花平做了个鬼脸。花满楼转身安抚的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膀,随后朝众人道:“大家的损失,稍后我会让花平送过去。”
中年妇人还想再说话,花满楼拉着陆小凤走到她面前:“赵夫人,我稍后会带小凤亲自去给令千金告罪。”
陆小凤大声打断:“不行!我没错!要告罪也是她带着她家那小泼妇过来!”
中年妇女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了起来,花满楼肃了脸:“小凤,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说话的?”
陆小凤秒怂:“师父,此次当真不是我的错。是她家那小泼……小姑娘说我没爹没娘,我才说了她几句,谁知她就哭了。”
闻言,花满楼神色微凛:“赵夫人,我家孩子虽然性子顽劣,但从不说谎,您还是回家问清楚令千金详细事情吧。”
赵夫人甩袖而去,花平上前将其余的人请了出去。
待人走完后,花满楼拉着陆小凤往里屋去:“身上可有伤口?”
陆小凤哭丧着脸:“他们欺负我,我才打他们的……”
花满楼轻拍他的背:“我知道,以后谁在欺负你,回来告诉我,不许再一个人打回去了。”
陆小凤点头:“师父,这世上只你对我最好了,我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花满楼笑着:“好啊。”
完。

【恩,忽然想来一个年龄差师徒操作的中长篇……】
【可惜,手头的山有木兮还没写完】

评论(10)
热度(39)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