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点梗之【陆花】想不起来名字所以没有名字的(成亲梗)

对不起,大家上次点的梗,更的有点慢
最近忙,但是债会还的,坑会填的,放心(❁´ω`❁)
正文↓↓↓

今儿是个吉祥日子,宜嫁娶宜祭祀。
陆小凤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翻身上马,朝毓秀山庄的方向行去,身后跟了一长串迎亲队伍。
此刻的毓秀山庄也是笼罩在红绸之中,喜庆热闹的很,花如令立在府门前,身边站着司空摘星和叶孤城。
陆小凤敛了敛面上的表情,看起来颇为正经,没了胡子的面庞看起来竟有些生嫩。
他走到花如令面前,撩袍跪下行礼:“爹。”
花如令手一哆嗦,但面上还是很镇定道:“恩。七童在府中,去迎吧。”
陆小凤“诶”了一声,起身便要往府里去,叶孤城突然拔剑相向,陆小凤侧身一躲后站定,疑惑道:“叶城主,你做什么?”
叶孤城顿了顿,道:“婚闹。”
陆小凤:“…………”
围观群众:有点儿小兴奋(ಡωಡ)
司空摘星补充道:“……想把花公子带走,也要看陆小鸡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陆小凤: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陆小凤转身看身后棺材板脸的西门吹雪:“西门,上!”
西门庄主上拔剑,面无表情地越过陆小凤,和叶城主站在了同一战线。
陆小凤十分悲愤:“西门,你不守信!我都剃了胡子了,你竟然给我临阵倒戈!”
西门庄主眼都没抬:“我只是应了同你到毓秀山庄,现下已到了,又何来失信之说?”
司空摘星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陆小鸡,不要怂!花公子可还等着你呢!”
陆小凤抹了一把脸,笑道:“猴精,你给我等着。”
说完,便要往府里闯,叶孤城阻止欲动手的西门吹雪 ,自己则提剑攻向陆小凤。
二人你来我往,过招迅速,瞧得人眼花缭乱。叶孤城剑招凌厉,陆小凤应对的也有些狼狈,待得过了五十招儿后,花平从府里跑了出来,高声道:“再打下去,可就要误了吉时了!”
司空摘星揽住花平,笑嘻嘻道:“叶城主停手吧,花公子心疼了,派人过来了!”
花平拿开司空摘星的胳膊,抻着头瞧,衣服破了几个洞的陆小凤给他摆手:“花平,你回去告诉七童,我一会儿就过去。”
…………
叶孤城收剑,拱手:“冒犯了,受人之托,情非得已。”
陆小凤摆手,苦笑道:“好歹叶城主只是弄坏我的婚服……”
叶孤城让开道路,陆小凤进了山庄,轻车熟路地往花满楼的院子去。
谁知竟在院子里瞧见了花满楼,他走过去:“七童,你怎么在院子里?”
花满楼扭头:“怎么,你不想早点儿看见我?”
陆小凤觉得有些古怪。
花满楼笑:“走吧。”
陆小凤忽然闪身,到了花满楼身后不远处:“猴精,你他妈快点儿把七童的脸换下来!”
顶着花满楼面容的司空摘星撇嘴:“大婚之日,陆小鸡你就不能有点素质,能不能不要说脏话?”
陆小凤一脸不忍直视:“快……快点儿……把易容撤了……”
司空摘星:“就不!”
陆小凤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个变态死猴精!不许顶着我七童的脸做出那么恶心的表情!”
司空摘星窜的飞快,撕下脸上的易容,笑得岔不过气:“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快点儿去接花公子吧。”
陆小凤这才收手,转身往屋里去。
屋里只有花平和同样一身红衣的花满楼,见着陆小凤过来,花平识趣地离开了。
花满楼眼眸带笑:“此次闹剧,我是知情的,你不要怪司空兄。”
陆小凤长哦一声,控诉道:“好啊,你竟然联合外人欺负我!”
花满楼摸了摸陆小凤的脸:“听司空兄说,西门庄主又削了你的胡子?”
陆小凤把花满楼的手抓在手里,语气很是委屈,但脸上却带着甜到不行的笑容:“对!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了!”
花满楼歪头:“没关系,不管几条眉毛,你都是我的陆小凤。”
陆小凤一愣,良久,才回过神。
他拉着花满楼的手,走出屋子,往府外去。
他说:“恩,我是花满楼的陆小凤。”

完。







评论(8)
热度(67)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