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点梗】仍旧想不起来名字的【青梅竹马参军梗】

【陆花点梗】仍旧想不起来名字的【青梅竹马参军梗】

最后一篇点梗奉上↓↓↓

我第一次写现代陆花,我很忐忑,磨了很久,人物估计OOC了,对不起。

【1】
花满楼没想到会在酒吧里见到陆小凤,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朝陆小凤走去。“七童?”身边的未婚妻拉住了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有你认识的人?”
花满楼再看,已不见陆小凤,他摇头:“大概是我认错了。”
“走吧,我的朋友可都等着见你呢。”上官飞燕笑着,轻拉着花满楼去了酒吧的二楼。
等到花满楼离开后,陆小凤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身边的妙龄女郎嘲笑道:“没想到,你还有怂包的时候。”
陆小凤没理会她的嘲笑,而是问了一句:“刚才那个是上官家的二小姐?”
女郎扯住陆小凤的领带,凑到他耳边低声道:“现在可不是吃醋的时候,人来了。”
陆小凤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抬头看向来人:“宫先生。”
面容艳丽的男人伸出手,陆小凤与其握手。
宫九笑着道:“很高兴见到你,陆慕童先生。”
窝在陆小凤怀里的女人不满的开口:“宫先生怎么不与我打招呼?”
宫九挑眉:“我对女人不感兴趣,尤其是我看上的男人怀里的女人。如果司小姐把您未婚夫让给我,我可以考虑和你做朋友。”
司小姐冷哼一声:“宫先生不要忘了,我们是合作伙伴,不要觊觎我的人。”
宫九愉悦地笑了一会儿,道:“我带二位去见一些朋友。”
【2】
屋子里的热闹,在门被推开的瞬间,全部消失。
在一片静默中,宫九抬手打招呼:“大家好。”他往旁边退开一步,众人才瞧见举止亲昵的陆小凤二人,“我带了两位朋友过来,飞燕不介意吧?”
上官飞燕起身:“宫九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只是需要宫九哥介绍一番。”
宫九去拉陆小凤,后者顺势上前,花满楼眼中闪过惊讶。他看向陆小凤,后者朝他一笑,环视众人,道:“我是宫九先生的朋友,陆慕童。”而后,他拉住司小姐的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
司小姐落落大方:“在场的各位把目光收一收,这么好的男人已经是我的了。我吃起醋来我自己都害怕。”
上官飞燕笑了起来,和花满楼说:“这位小姐好有趣。”
花满楼笑着,也自我介绍道:“我是花满楼,飞燕的未婚夫。”
司小姐很是自来熟:“恭喜恭喜。”
宫九招呼大家坐下,花满楼正巧与陆小凤挨到了一块儿。陆小凤侧头与花满楼说话:“花先生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花满楼有些歉然:“我并不是很喜欢热闹。”
陆小凤点头,恍然道:“看来花先生很喜欢上官小姐,愿意陪她来自己不喜欢的地方。”
花满楼没对此作回应,而是挑起了另一个话题:“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但又不像。”
陆小凤不甚在意道:“世上相像的人很多。”
花满楼点头:“是,如果我的那位朋友回来,一定会先来找我的。”
陆小凤想再说什么,却看见宫九接着电话准备起身离开。他拿起酒杯挡在宫九面前:“宫先生要走?”
宫九收了手机,道:“我这里临时有事,陆先生,我们可以择日再聚。”
陆小凤直接钳制住他,低声道:“只是可惜,我今天就是为了拖住宫先生而来。”
司小姐也不知何时过来,拿刀子抵住了宫九的后腰:“宫先生不要轻举妄动哦,只需要十分钟就好。”
宫九咬牙切齿:“军部的人?”
司小姐点头:“宫先生的手下贩毒的动作太大,我们想忽视也不行啊。”
三人的动静早已惊了屋里的人,不清楚几人身份的花满楼将上官飞燕护在身后。
陆小凤抓住宫九攻过来的手,将其缚住。而后对花满楼道:“七童,你带着人先离开。”
花满楼上前一步,有些激动:“陆小凤?”
陆小凤咧嘴一笑:“是我。”
“我在外面等你,需要报警吗?”花满楼关切地看着陆小凤。
“七童!”陆小凤忽然大喊一声。
花满楼还未反应过来,肩膀便被扎了一刀,他捂着伤口扭头。
上官飞燕将刀横在他脖颈处,厉声道:“陆小凤,放了宫九哥 ,不然我就杀了花满楼。”
陆小凤忙安抚道:“你不要轻举妄动,七童可是你未婚夫。”
上官飞燕将刀更挨近了一些:“若不是为了宫九哥,我也不会和花家联姻。”
陆小凤看宫九,后者笑了几声:“劳烦陆先生给你的部下打个电话,放了我的人。”
司小姐见陆小凤面有松动,厉声道:“不行!”
“陆小凤。”花满楼轻喊了一声,“我没事儿,你把你的事情做完。”
“闭嘴!”上官飞燕一使力,花满楼的脖子上已现血迹。
陆小凤猛地松开宫九:“司空,杀了宫九!”
司空摘星咒骂了一句,一刀捅在了宫九的心脏处,再看陆小凤已经一脚踢开了上官飞燕,将花满楼抱在了怀里。
司空摘星丢开宫九,拿下头上的假发,踢了陆小凤一脚:“得,杀了宫九,我们回去全得被老头子关禁闭。”
陆小凤横抱起花满楼,不在意地回了句:“没事儿,就说是我杀的,把你撇出去。”
【3】
“花满楼,等我长大了,娶你过门行不行?”
“七童,瞧,我做的花灯,漂亮不漂亮?”
“七童,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朦朦胧胧间,花满楼瞧见了幼时嚷嚷着要娶自己的陆小凤被陆爷爷揍了一顿,瞧见少年时陆小凤给他做了花灯,还瞧见了五年前陆小凤离开之前所说的话,以及在陆小凤在酒吧里搂着女子和他打招呼。他猛地睁开眼,瞧见了真切的有些憔悴的陆小凤。
看到他醒来,陆小凤惊喜地扑过来:
“七童,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花满楼摇头:“你回来,为什么不先来找我?”不知为何,花满楼耿耿于怀。
陆小凤“嗨”了一声:“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我这执行任务呢,不方便找你。”
花满楼在陆小凤的帮助下半坐起来:“那五年里,你为什么不和我联系?”
陆小凤没说话。
花满楼继续道:“你是不是在躲我?”
陆小凤收回掖被角的手,看着花满楼:“我躲你做什么?别瞎想,把伤养好是要紧事。”
花满楼也的确没在问:“飞燕呢?”
陆小凤刚准备回答,敲门声响起,司空摘星推开门,吊儿郎当地吹了声口哨:“陆长官,老头子让你快点儿滚回去。”
陆小凤点头,同花满楼告了别,便匆匆离去,像逃难似的。
司空摘星进了病房,抱着胳膊看花满楼:“我来替他回答,你那个未婚妻因为长期帮助宫九贩卖毒品,被关押了,你们的婚事估计也告吹了。”
花满楼点头表示知道了。
司空摘星继续道:“至于陆小凤嘛,他违反命令杀了宫九,估计得被老头子关个一年半载的禁闭,然后再训个几年才会放他回家。”
花满楼抬眼,看向司空摘星:“你帮我捎句话,告诉他,我等他回来。”
司空摘星走到病床旁,一脸戏谑:“你懂陆小凤对你的感情吗?”
花满楼迷惑了一瞬:“虽然不懂,但他在躲我,躲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司空摘星笑了起来,转身往外走:“好。我替你传话,你也顺便想一想他对你的感情。”
花满楼这才安心笑了笑:“多谢。”
完。

评论(11)
热度(29)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