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一日为师【1】【2】

大家好,我是致力于挖坑【划掉】的栀酒
这里是陆花年龄差师徒操作,长篇中长篇不定
花花是师父,陆小鸡是个熊孩子
来吧,吃下这一发安利
陆花还能再战一百年!
我是栀酒,我为挖坑代言!
正文↓↓↓

【1】

花满楼看见陆小凤时,陆小凤正被卖包子的提溜着领子,灰头土脸的却还宝贝似地抱着怀里的包子,死不丢手。
陆小凤说好听点儿是个流浪儿,不好听点儿就是个小要饭的,从他记事起就在乞讨,除了乞讨也不会别的什么。
他第一次偷东西,是因为养他长大的老乞丐要死了,病的爬不起来还想着要给他弄吃的。但是他没有成功,刚溜进药堂就被逮住了,还被人揍了一顿。
等他回去栖身的破庙时,老乞丐已经咽气了。陆小凤那时候并不知道什么是难过,他认识的乞丐有的才见过一面便死了,他见惯了生与死,觉得老乞丐不用再挨饿受冻是件好事。
没了老乞丐,陆小凤学会了偷,日子过的很有意思,虽然时常受伤,但陆小凤觉得还好。于是,浪浪荡荡,流浪至今。
花平将几个铜板放到包子铺老板的手里,趁着老板接钱的瞬间,陆小凤跳开好远,狼吞虎咽的把包子塞进自己嘴里,生怕有人和他抢似的。
得了钱的老板也不再纠缠,只是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看热闹的人群也瞬间散去。
花平知道自家公子心善,不待花满楼吩咐,便拿出一锭银子要交给陆小凤。
陆小凤看着银子两眼放光,但却拒绝了:“拿着这个钱,我估计都活不到明天,我不要!”
花满楼收了扇子,走上前来,拉住陆小凤:“跟我走吧,我正缺一个徒弟。”
陆小凤抬头看花满楼,忽然有些局促的往回缩手,他觉得自己不配与这般美好的人接触。
但花满楼却握的更紧了,他声音平和,似平静的溪水:“你叫什么名字?”
陆小凤挣扎了两下,呲牙道:“我做什么要告诉你!”
花满楼拿扇子敲他的脑袋,笑着道:“因为你是我的徒弟啊,哪里有师父不知道徒弟名字的?”
陆小凤一口要在花满楼的手腕上,花平急切过来,一把抓起陆小凤,厉声道:“你做什么?”
花满楼吃痛的皱着眉,却没有生气:“花平,别抓痛他,小孩子难免顽皮。”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良久,才半是不情愿半愧疚道:“那个……对不起!”
花满楼似乎并不嫌弃他破烂脏污的衣服,伸手把陆小凤抱在了怀里:“没关系。”
陆小凤第一次与人如此亲近,也是第一次有人愿意与他亲近,他看着花满楼,忽然有些想哭。

【2】

花满楼抱着陆小凤到了百花楼,伺候的花晨和花月迎上来,要接过陆小凤。
陆小凤脸红红地拒绝了,花满楼笑了几声,才道:“我抱着吧,他害羞了。”
花平在一旁着急:“少爷,您手腕上的伤要先包扎一下。”
花满楼摇头:“不碍事,先去准备热水,给……”他的目光放在陆小凤脸上。
陆小凤道:“陆小凤。”
花满楼这才继续道:“给小凤洗个澡,换身儿衣服。”
花晨与花月领命退下。
陆小凤扯了扯花满楼的头发,声若蚊蝇:“你先包扎手腕……”
花满楼一愣,正准备说不碍事,陆小凤又很是傲娇:“要是你不包扎,我就不给你当徒弟。”
“好,我听小凤的。”花满楼将陆小凤放到凳子上,笑得很是愉悦。
闻言,花平急忙去拿了药箱过来。包扎时,陆小凤一直盯着花平手上的动作,眼光凶狠的仿佛只要花满楼喊一声痛,他都能扑过去要花平一口。
花平收了药,对着花满楼道:“方才上药时,小少爷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给吃了。”
“恩?”花满楼眼眉弯弯,“小凤只是个孩子,还能吓到你不成?”
花平吐槽道:“若是少爷你能瞧见,肯定不会觉得我是在说笑。”
陆小凤惊讶地尖声道:“你!你瞧不见?!”
“是,你师父我是个瞎子。”花满楼很是随意的说着,大有逗弄自家小徒弟的架势,“小凤不会嫌弃为师吧。”
陆小凤大概是觉得自己太过直白,不安的搓着衣角,听到花满楼的话,他抬头,极其认真道:“我给师父当眼睛!”
放好药箱回来的花平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个笑了。
花满楼一愣,也笑了起来。
“首先,小凤应该去洗个澡。”
陆小凤又红了脸。

TBC.

评论(10)
热度(88)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