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一日为师【5】

更新来了!
前文:【1】【2】
【3】【4】

————以下正文————
【5】
百花楼鲜少有人登门,所以陆小凤才会在见到屋内有人时,惊讶的忘了咽下口中的点心。与花满楼并肩站在一起的是一个十分冷的人,一身白衣,衬得他周身的气质也透出凛冽来。
他瞧见了陆小凤,问花满楼:“这便是你新收的徒弟?”
花满楼走到陆小凤身边,拉住他的手,回道:“是,我的徒弟,陆小凤。”
陆小凤一直在看男人,看他腰间所佩的剑,看他隐在衣角并不明显的血迹。陆小凤的手紧了紧,目光中也透出警惕来。
花满楼似乎未察觉到他的紧张,带着人往内厅去,话语中带着笑:“你忽然来访,家中并无准备,只有些薄酒。”
“无妨。”男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陆小凤,陆小凤也毫不退让的回视过去,尽管他将眼里的恐惧掩藏的很好,但这并逃不过男人的眼睛,男人忽然轻笑出声。
花满楼很是讶异道:“你方才是笑了?难不成收了徒弟后,性子都变了?”
西门吹雪道:“让我笑得不是我的徒弟,而是你的徒弟。”
花满楼失笑道:“小凤因为之前的经历,有些敏感。”然后他安抚的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膀,“这位是我的朋友,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庄主,你大概应该喊他作伯父。”
陆小凤发紧的脊背在花满楼的轻抚下渐渐放松,又看了看西门吹雪,良久才喊道:“伯父。”
西门吹雪点了点头,拿出一块儿牌子,扔到陆小凤怀里。后者手忙脚乱地接过,好奇地摸着上面的花纹,然后又乖巧地递向花满楼。
花满楼拿过,给他装到腰包里,道:“这是你伯父给你的见面礼,好好收着。”
陆小凤捂着自己的腰包,点头:“哦。”
三人围着桌子坐定,花晨与花月上了酒,酒是花满楼自己酿的,取以百花为料,酒香清冽,这是在别处喝不着的酒。
陆小凤耸了耸鼻子,偷偷摸摸地伸出小爪子想偷些酒喝。但下一刻,一把扇子便压住了他的手,陆小凤皱着脸,讨饶:“师父,我,我就尝一口,真的,就一口!”
花满楼摇头,道:“等你长大了,你想喝多少我也不会管你。小孩子,喝什么酒?”
陆小凤一直在外流浪,挨饿是常有的事,他又正值长身体的时候,所以身体其实并不如外表看起来的那般毫无伤损。花满楼是个医者,且是个了不得的医者,这些他自然能瞧得出来,是以一直以来他都十分注重陆小凤的膳食问题。
花满楼把花月端过来的药膳推到陆小凤面前,才与西门吹雪说话:“你平素并不喜出庄子,今日怎么在外逗留这般长的时间。”
西门吹雪放下酒杯:“我徒弟跑了。”
尽管他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一样,还是那么平静,但花满楼却是听出了无奈。
陆小凤也是一口粥呛在喉咙里,不住的咳嗽。花晨连忙给他拍背,花月也急切的给他倒茶,花平在后面偷笑。
西门吹雪的目光从陆小凤身上划过,忽然说道:“孤城大概是缺一个小凤这样的朋友。”
花满楼没搭话。
西门吹雪继续道:“我和孤城暂时住在百花楼。”
花满楼自然是同意的,因为他也觉得陆小凤需要一个年龄相当的朋友。
TBC.
下一节小孤城出场,请期待~( ̄▽ ̄~)~

来评论区耍啊~( ̄▽ ̄~)~

评论(6)
热度(59)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