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禁止转载。
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zjkaichezhuanyong

【陆花】一日为师【13】

内容简介:花平:这……真……的……不……是……相……亲……吗……

不要吝啬评论哟,小可爱们

前文:【12】

————以下正文————

花满楼被自家傻徒弟一番回护感动到了,摸了摸傻徒弟的头,笑道:“等用了饭,我带你们去学堂瞧瞧。”
陆小凤抬头,在顾不上吃,受了惊吓:“学堂?!”
叶孤城也收回目光,拿起筷子:“听师叔的。”
陆小凤哀怨地瞪叶孤城:在我师父面前装什么乖!而后扯着花满楼的袖子,可怜巴巴道:“我不去学堂,师父教我不成吗?”
花满楼被看得心软,便柔了声音:“先去瞧瞧,若你当真不想去学堂,咱们便请个教书先生在家里学。”
陆小凤想了想,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好吧,我乖,我听话。”
花满楼笑弯了眼,给傻徒弟又倒了一杯果酒。
身后伺候的花平:这是养徒弟还是养媳妇儿呀……
西门庄主神神在在的插了话:“我让管家请了老儒生过来。”
闻言,花满楼面上一喜,也有些激动:“你在何处寻到他的?”
“他喝醉了,倒在了我家梅林子里。”
花满楼:“你便把他请来给孤城当文师父了?”
西门吹雪:“绑来给你瞧瞧,顺便给两个孩子当文师父。”
“吹雪有心了。”花满楼客气了一句,随后面上略带促狭,“……老儒生对你的宝贝梅林子做了什么?”
西门吹雪抿嘴:“他把孤城种的小梅树苗子给拔了。”
叶孤城皱眉,面色青黑。
那株梅树苗子是师父亲自到培梅名家虞先生那讨的!
西门吹雪看了叶孤城一眼:“管家重种了回去。”
“它能活吗?”叶孤城十分担心,带这些莫名的慌张。
西门庄主很少见这样的小徒弟,便笨拙地拍拍他的肩膀:“若活不成,便再去要一株。”
叶孤城抬眼看他,少年目光清亮,瞧得西门庄主沉寂的心一颤。西门庄主收回手,慌乱隐的极好:“把虞桐新培的苗子全要过来,也使得。”
陆小凤咬着筷子:“老儒生十分有学问吗?比我师父还有学问吗?”
西门庄主巴不得快些换话题,便和颜悦色地回了陆小凤:“你师父十分景仰老儒生,他十分风趣,你应当会喜欢。”
陆小凤眼睛亮亮地看向花满楼,良久憋出一句:“师伯对师父真好。”
花满楼:“……”哪里怪怪的。
西门吹雪咳嗽了一声,十分不想搭理自家胡言乱语的师侄。他给叶孤城夹了菜,和花满楼道:“他性子放荡不羁,你为何那般推崇他?”
花满楼也给自家傻徒弟夹菜:“幼时曾得老先生指点,受益匪浅。”
两位师父便就着老儒生聊了起来,一边聊一边给自己徒弟夹菜,动作不停,抢菜似的。
陆小凤和叶孤城看着自己碗里的菜山:“……”
花平:这种单身父亲们带着孩子相亲相谈甚欢十分和谐的诡异感觉不能好了(●°u°●)​ 」
陆小凤凑近叶孤城:“我师父很少这样激动的,看来师父很喜欢师伯呀。”
叶孤城不为所动。
陆小凤:“师伯今日的话也比平日多了些呢,师伯肯定也很喜欢我师父。”
叶孤城盯着陆小凤:“闭嘴。”
此刻,两位师父从老儒生又谈到了徒弟教育问题。
花满楼:“我家小凤性子皮,索性十分尊师重道,还算好管。”
西门吹雪:“孤城与用剑一途十分有天分,很好。”
花满楼:“小凤也是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我可当真是捡着一个宝贝。”
偷听的陆小凤笑眯眯地点头赞同:对对对,我是师父的宝贝徒弟!
西门吹雪:“孤城性子冷,但品性善良,很好。”
花满楼:“两个孩子一同长大,将来也能互相帮衬。”
西门庄主这回没再说话,只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被师父们寄予厚望的将来互相帮衬的师兄弟两个对眼,皆从对方眼里瞧出:帮衬个鬼,落井下石才是正道!
凌乱的花平:少爷,你确定不是再和西门庄主相亲?!聊完孩子的教育问题您还想聊什么?!

TBC
小剧场
陆小凤:师父师父,你夸夸我~
花满楼:我家小凤根骨极好,虽有些少年顽性,但诚心诚己,且十分善良…………(所省略修饰词汇打成txt大概有1M那么大)
栀酒:花公子,您真的不考虑出本名为《论一个徒弟控的修养——如何花式夸徒弟》的书吗?我可以把书推荐给西门庄主,毕竟庄主夸徒弟只会用“孤城……,很好。”这种固定句式。
西门庄主:(눈_눈) 默默拔出了剑。
栀酒:威胁作者是会被删减感情戏的!
叶孤城:(눈_눈)默默拔出了手中的剑。
叶孤城:阻我与师父谈恋爱者,杀。
栀酒:……
人生十分艰难,来点儿评论可好(✪▽✪)

评论(9)
热度(66)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