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一日为师【15】

这里栀酒。

更新奉上,祝,食用愉快。

前文链接:【14】

————以下正文————

金九龄已经许久未见花满楼,且因着六扇门事务繁忙,并不知道好友收了个徒弟。所以当他瞧见被花平抱在怀里的陆小凤后,没管住自己的嘴:“七童,你何时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

花满楼:“……”

陆小凤从花平怀里下来,跑到花满楼身侧,拉住他的衣角,看着金九龄,满眼好奇。

金九龄弯腰,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你叫什么名字,你母亲是谁呀?”

陆小凤头回被问到父母,颇觉得新奇,十分乖巧地回道:“我没有见过她。”

“金兄。”花满楼拿扇子敲开金九龄伸过来摸陆小凤脑袋的手,“小凤是我徒弟。”

金九龄揉着手:“……原来不是儿子呀,白高兴一场。”随后他拿出一把匕首塞给陆小凤,“来,小侄子,见面礼。”

陆小侄子把匕首往他师父手边儿递。

金九龄在一旁笑:“你这徒弟收的好,处处都想着你。”

“小凤自然是好的。”花满楼因着金九龄夸了自家徒弟,心情更好了些。他把匕首给花平收着,拉着徒弟往茶室去,金九龄在身后跟着:“我今天过来,是邀你去京城……”

花满楼:“之前我孤家寡人,同你奔波倒没什么。只是现在有了徒弟,我得一切以他为先。所以,京城我是去不成的。”

金九龄给自己倒了酒:“带着小侄子一块儿过去,也可趁机磨练一二。”

陆小凤在一旁,安心的当着吉祥物。

只是金九龄偏生不让他安生,问:“小凤,想不想抓犯人?”

陆小凤笑:“我听师父的,师父去京城,我就去。什么犯人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他们。”

金九龄原本想借小孩子的好奇心把花满楼的宝贝徒弟骗到京城,到了那时,花满楼还能不来?谁知这小娃娃瞧着年纪小,倒是个聪明的,还借此给他师父卖了个乖。

花满楼摸摸陆小凤的后颈,眼睛看向金九龄:“你来金陵,除了邀我去京城,还准备做什么?”

金九龄坐直了身体:“青天盟下的一队盗贼潜进金陵,意图不明,但我怀疑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花满楼皱眉:“因为我曾助你捣毁富贵岛?”

“……可能。”金九龄神色担忧,“所以,我想请你到京城六扇门,那里比较安全。”

陆小凤瞪了金九龄一眼,金九龄一脸莫名其妙,自己怎么惹着小侄子了?

“师父,我们亲自去伯父家里拿梅树苗子,好不好?”陆小凤心血来潮似的说,“听说西门伯父家里有一山的梅树,很漂亮。”

花满楼看金九龄:“金兄觉得万梅山庄安全否?”

“万梅山庄。”金九龄重复了一遍,忽然笑了,“万梅山庄有剑神坐镇,自然比六扇门安全。”

陆小凤一脸不解:“有人要伤害师父吗?”

花满楼:“没有。我们去万梅山庄游玩。”

陆小凤点头,眼睛里却隐隐带着戒备和戾气,花满楼瞧不见,但正巧盯着陆小凤的金捕头看了个正着。

他短促地笑了一声:“七童这个徒弟收的极好啊。”

小小年纪,智慧超群,却又善于藏拙。若非天生如此,那得有怎样的经历才能培养出这么个性子呢。

陆小凤朝着金九龄眯眼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怪叔叔,你一直盯着我瞧干什么?我是不会帮你骗我师父去京城的。”

金九龄:“……”

对这小侄子的评价漏了几点,年纪轻轻,心眼极小,十分记仇,且是个护师狂魔!

TBC.

评论(9)
热度(58)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