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懒惰,说话没溜

热衷开坑,坑神本人。
更新全看心情
能容忍我的都是佛。
以上。

【陆花】一日为师【16】

这里栀酒。

更新奉上,祝,食用愉快。

剧情线走起~

前文链接:
【15】

番外①【独轮车】此链接已挂,车请走新连接:小仙女,点我~

密码是:zjkaichezhuanyong

————以下正文————

金九龄窝在马车里,一脸生无可恋:“七童为何不骑马?”

花满楼:“要引来那群盗贼,自然要作一番准备。”

陆小凤抱着个绿豆糕在嘴里啃,眼睛在金九龄和花满楼两人之间来回看。金九龄朝他吹了个口哨:“小凤凰,你当真不要同我到六扇门小住?”

陆小凤十分干脆地拒绝:“我不要离开师父!”

金九龄撇嘴:“小小年纪,就这么恋师,很危险呀。”说完,朝花满楼的方向短促一笑。

花满楼伸脚踹他:“不要想着拐我家小凤了。说正事。”

陆小凤插刀似的学嘴:“说正事!”

金九龄:“……”

自己和这对师徒犯冲!

金九龄坐直身体,神色严肃:“青天盟最近越发猖獗了,各地都有其爪牙,加之其行事诡谲,一时间朝廷竟拿他们没有办法。”

花满楼把《圣贤集》放到陆小凤面前,道:“接着上次的瞧。”而后与金九龄说话,“上次富贵岛被毁,逃走的那个管事可有抓到?”

金九龄发愁的叹气:“若是抓到了,哪里还会有盗贼来寻你。”

花满楼的三哥在朝为官,供职刑部,与金九龄关系极好,也是因此,金九龄才交的花满楼这么一个朋友。半年前他独身调查富贵岛之事,偶遇花满楼,虽非故意,但也让花满楼卷入了青天盟的事件里,为此,花家三童没差点儿和他绝交。

此次得了消息,他便急忙赶来金陵,生怕来晚了,花满楼出事。

听着与自身安危相关的事儿,花满楼却是不急不缓,给金九龄倒了茶:“盗贼一直藏匿在金陵,百姓十分危险。我已让花月传出我身患重症并前往万梅山庄求医的消息。”

陆小凤看着是在乖乖看书,耳朵却支愣着,闻言,抬头看花满楼。

花满楼话音一顿,摸了摸陆小凤的脑袋,继续道:“世人皆知我与吹雪关系好,他们知道待我到了万梅山庄便再无机会杀我,所以尽管冒险,他们肯定还是会在路上劫杀。”

金九龄知道花满楼聪慧,也不吃惊,只是很是担忧道:“我知道你身负高强武艺,但双拳难敌四手,还有一个小凤凰,若是出了事,你让我怎么同三童交代?”

“金兄不要告诉我你没带六扇门的人过来?”花满楼笑看着金九龄,“让六扇门的各位护好马车。”

金九龄失笑:“放心。肯定护好你家小凤凰。”而后他不放心的嘱咐,“不过,你也得顾好自己,别想我替你养徒弟。”

陆小凤揪住花满楼的衣摆,咬着唇问:“师父,我跟着你,我不在马车上!”

花满楼皱眉,第一次这么严厉和陆小凤说话:“听话!不许胡闹!”

陆小凤瘪嘴,眼瞅着要哭。

花满楼不为所动,从陆小凤手里揪出自己的衣摆。

“少爷!来了!”赶车的花平低声道。

金九龄飞身出了马车,吹了一声口哨,四周闪出七个人来,金九龄指了指马车:“留下四个人护好马车。”

花满楼掀开帘子:“花平,保护小凤,不许他出来。”

“师父。”陆小凤压着喉咙喊出声,倔强地看着花满楼,后者没吭声,直接飞身加入战局。

花平拦住要跟出去的陆小凤:“小少爷,你现在出去就是活靶子,出了事,少爷要心疼的。”

陆小凤动作一顿,低声道:“是……是我太弱了,只会拖累师父。”

花平瞧着小少爷垂头丧气的样子,没忍住,上手摸了摸小少爷的脑袋:“少爷早给西门庄主送了信,西门庄主会过来的,小少爷不要担心。”

陆小凤恩了一声,才无比担忧地小声问:“花平,我,我是不是惹师父生气了?”

花平:“小少爷放心。少爷哪里舍得和你生气呢?便是生了气,你一撒娇,少爷保准没辙。”

一支箭从窗户飞进,陆小凤被花平扑倒护在身下。陆小凤额头冒汗,生死瞬间让他后怕。

外面的打斗声时远时近,贼人也发现马车的重要性,急攻起马车来。

金九龄瞧着箭矢飞向马车,踹飞面前的蒙面人,飞身到马车附近。花满楼也解决了眼前的敌人,和金九龄一同站在马车附近。

花满楼:“花平,封闭马车,快!”

一阵响动,马车竟落下四块铁板,固若金汤。花满楼跳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回去,袖子一挥,近身的箭都被卷走,掉落到地上。

金九龄看着不断涌出的蒙面人,十分无力道:“我没想到青天盟竟如此瞧得起我们,来了这么多人。”

“来得人越多,就说明我们在富贵岛上发现的某样东西威胁到了他们。”花满楼气息略有些不稳,模样也有些狼狈。

现在他们真的是被金九龄说中了,双拳难敌四手。

便是西门吹雪赶来,怕是也经不起耗。

金九龄躲过一支箭,侧头对花满楼道:“带着你家小凤凰先走,我是六扇门总捕,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

花满楼的回应是,一袖子甩在马屁股上,马长嘶一声,带着马车狂奔而去。

马车里的陆小凤和花平被这么一甩,直接摔到了马车最里面。陆小凤揪着花平的衣服:“你不是说师父会没事儿吗?花平!这是怎么回事儿?!”

花平垂眸,不知如何回答。他的担心不比小少爷少,只是他不能慌,小少爷还是小孩子,他还要保护小少爷。

陆小凤泪流满面,咬牙切齿:“让马车停下来,我们回去,回去找师父!花平,撤了马车的禁制!”

花平任由陆小凤揪着自己,不说话,不动作,仿若耳聋眼瞎了一样。

金九龄无奈地看着赶走马车的花满楼:“你家小凤凰以后怕是要恨死我了。”

花满楼:“怎会?小凤心善的很。”

若不是眼前敌人众多,金捕头真的想回一句:狗屁!你家徒弟记仇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六扇门的七人身上都带着伤,就连金九龄也伤了胳膊,花满楼的衣服更是被箭矢划了不少口子。

蒙面人一窝蜂涌来,其中有两个使弯刀的,武功了得,绊住金九龄二人,其余人拿出铁索摆了阵,直接制住了花满楼和金九龄。

蒙面人将二人围住,使弯刀的其中一人上前:“花公子,我家主子请您去做客。”

花满楼笑:“请人的手段有些骇到花某了。”

那人奇奇怪怪地拱手:“花公子见谅。”随后一挥手,“留下二十人去追马车,不留活口!带花公子和金捕头走。”

“唉唉唉。”一个青衣汉子走出来,甩了甩手里的刀,“花公子是我的客人,你们这样直接带走不太好吧。”

金九龄凑过来:“七童,熟人?”

花满楼:“不认识。”

蒙面人:“青天盟行事,闲人避退。”

青衣汉子将刀抡出,打翻许多人后,刀又返回到手里:“青天盟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劫我的客人?”

蒙面人被下了面子,沉着脸:“劝你不要逞一时意气,丢了性命可是得不偿失!”

“其实,我挺怕死的。”青衣汉子笑着道,“只是我家小公子十分在意花公子,肯定不想花公子出事。比起死,我更怕惹了我家小公子心里不痛快。”

青衣汉子说着打了一个手势,一群戴着青铜鬼面的青衣人出现,身手敏捷地将蒙面人打倒在地。

青衣汉子把刀架在使弯刀的人脖子上:“弯月鬼,双生兄弟,善使弯刀。十年前,戮望月山庄上下三百口,被朝廷通缉,后逃遁。”

弯月鬼额头冒汗:“你是谁?”

青衣汉子直接抹了他的脖子,看向弯月鬼中的哥哥:“不杀你了,回去给你家主子捎个口信:去你娘的青天盟,再敢动花公子,就让你们死!”

弯月鬼立刻逃离,也顾不上自己弟弟的尸体。

收拾了蒙面人后,青衣人皆数离去。

金九龄:“多谢这位壮士!”

青衣汉子拿刀挑开铁索,摆手,笑眯眯道:“不谢不谢。我只是想向我家小公子邀个功。”而后他拿出两个瓷瓶,“二位身上有伤,这是我家里祖传的伤药。”

花满楼接过瓶子:“多谢。只是在下并不认识阁下家里的小公子。”

青衣汉子憨厚一笑:“会认识,会认识的。在下先走了。”

说完,不等花满楼挽留,便飞身离去。

金九龄看着满地的尸体,又看了看花满楼,无言以对。

TBC.

评论(16)
热度(53)

© 栀酒 | Powered by LOFTER